趙榮德專欄:退休後遺症

撰文: 趙榮德

11 Aug 2017

人的行為,深不可測。為何這樣說,因為有個朋友所做的事,十分不理性,他自己本人也覺得莫名其妙,但他卻做完又做!

話說朋友是學校高層,五年前退休,理應「棚尾拉箱」,把學校所有「舊文物」拋掉。但他卻把這些舊東西儲存下來。第一年,我問他是否把所有放在學校的東西存放在家中。

「我屋企冇咁大,我執下執下,足足執滿了五大箱。我想把這五箱拋掉,但諗下諗下,都係唔捨得,我驚有啲重要嘅文件,拋棄之後搵唔番,所以我將呢五大箱『舊文物』放在迷你倉!」

「放五箱『 舊文物』在迷你倉,幾多錢?」

「唔平㗎,一個箱一千蚊一個月,五箱便要五千蚊!」

「嘩,咁一年豈不是要六萬幾銀,咁你呢五年有冇去整理下啲古董,將佢化整為零?」

「冇呀!」

朋友已把「古董」放在迷你倉五年,偶然去「欣賞」一下,但「文物」原封不動,這樣便用了三十萬,為了什麼?不明白!

近年,朋友手上拿着個iPhone,但卻從來沒有用WhatsApp回覆我們,我覺得奇怪,問他︰「你有iPhone,點解唔用WhatsApp text俾我哋,回覆是否出席聚會?」

「唔使咯,我知道算咯!」朋友答。

「個機你自己買?」

「唔係,個仔買咗部新機,俾咗呢部舊機我!」

奇怪在,他不識得用手機,為何不問人?想深一層,原來他不肯拋掉「舊文物」與不肯請教人都與面子有關。朋友原本是學校高層,退休後身份全無,唯一「安慰」的是過去的文物,所以不惜用每年六萬元來買回這”faded glory”,既然自己仍有身份,所以不會胡亂請教人怎樣text一個信息。他的行為,大致可以用「退休後遺症」解釋。人的行為,真的是「估佢唔到」!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