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自助(四 )

21 May 2016

除了自助餐可以是一面照妖鏡外,其他日常飲食場所,也有可以捉妖的機會。例如在港式燒臘店,收銀員跟客人便常有類似對話:客人點叉燒飯,收銀員會提醒客人單點雙拼同價,問客人要否多點一樣。許多客人會為此另一選擇費煞思量,點了油雞又改口說燒鴨。最後決定點熏蹄,怎料收銀員又說,熏蹄雙拼是要加錢的。結果客人只好選擇不太想要的燒鴨。

叉鴨飯塵埃落定,收銀員再問客人要什麼飲料。客人原本沒有預算要喝些什麼的,但當知道不另收費,於是問問什麼選擇。收銀員拋出例湯奶茶檸茶檸水咖啡。客人想要凍咖啡,收銀的便說凍飲要加三元。客人為了不想多付,只好選不太想喝的熱咖啡。

我們就來歸納一下這頓飯;原本此君只想吃一碟簡單的叉燒飯,這是他心中早想好了的,所以他才會去燒臘飯店。他原來是個自主的消費者,因為有需要有慾求,主動到自己選定的地方,打算用金錢來換取希望擁有的東西和服務,即是那一碟簡單直接的叉燒飯。但當他遇上店家設計的消費模式時,便於電光火石間敗了給自己潛藏的市井貪念,和被所屬的中華民族文化中,根深蒂固的怕蝕底情意結重重捆綁着,動彈不得卻全不自覺。如果心平氣靜地想一想,金錢的真正價值,是它可以換取我們想要的東西。要用多少金錢去換,換來的是否你真正需要和想要那東西,那是個人價值觀的問題。這位客人,是看了價錢牌後,覺得付出的銀碼是個合理的交換,因此才決定去買叉燒飯的。但最後,他卻完全違背了自己的本意。因為自幼中了「千祈唔好蝕底」的詛咒,所以當聽到同一價錢可以多選擇一款燒味和飲品時,就立刻放棄可以選擇單一選項「叉燒」的自由,硬要多吃一樣,令自己成為貪欲的奴隸。

更可悲的是,原本這個新選擇某程度上啟發了他,令他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吃得豐盛一點的話,心儀的選擇究竟是什麼。可惜,當他知道豐盛變奏要額外收費時,他的理智早被之前貪小便宜的心態所蒙蔽,不能估算新價錢和新滿足感之間的價值平衡。其實,假若他願意多付差額,他是可以很滿足地吃到叉燒熏蹄飯配凍咖啡的;又或者他不想額外多付,其實亦可以高高興興要回原來打算點的叉燒飯。他的軟弱,令他不太想吃的燒鴨,佔據了本應全是叉燒的飯面。叉燒的份量少了一半之餘,還要喝不愛喝的熱咖啡。所以說到這裏,其實他是「冇蝕底」,還是「蝕曬大底」呢?一個人,一個民族,如果連在這些芝麻綠豆的小事上,也不能掌控好自己,在其他認真重要的大事上,試問又怎會成功呢?(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