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繁光專欄:二十年(一)

撰文: 曾繁光

21 Jul 2017

7月1日假期。早上起來打開電視機吃早餐,看着新的特首宣誓就職,才想起香港已回歸二十年。我的一對孖仔已經二十歲。偉賢已做完運動從健身房回家,見到桌上的鮮橙汁便拿來喝,我立即說︰「二十年如一日,總是要搶我的橙汁!你先洗個澡換衣服,我為你準備一杯很大很大的鮮橙汁!」他還是要把我的橙汁喝完說︰「兩杯!謝謝!」

我為他弄早餐。他開始胖,早餐只吃麥片和生果,再加一杯咖啡和一杯橙汁。我們在花園吃早點,可算鳥語花香。他呷了一口咖啡說︰「我們今天該好好慶祝一下!」

「慶祝什麼?」我故意問。他臉上露出孩子般天真的表情,像要把我捉弄而沾沾自喜︰「慶祝什麼?不為什麼!慶祝不需要理由!過了二十年我們還活着!該慶祝!過了二十年我們仍然生活在一起,該慶祝!過了二十年,我們的孖仔都已讀大學,該慶祝!過了二十年,我們終於擁有自己的花園洋房,該慶祝!還有,不用每天在電視機面前見到思歪!全港市民也該大事慶祝!……」

他說話時,幾根白髮在陽光下閃爍,臉上的皺紋也深了少許,正刻上了我們這二十年的生活。見他心情那麼好,我從雪櫃拿出一瓶他喜歡的香檳,他望着香檳說︰「這麼早便飲酒!我還要開車呢!」我說:「你說有那麼多原因或不需要原因也該慶祝,沒有香檳,怎可能有完美的慶祝!放心吧!喝了酒便不要開車,我們有兩個司機呢!」他開了香檳,「砰!」一聲讓酒塞射向半空,跟我碰杯後說︰「兩個司機還沒有起來麼?」

我呷了口香檳跟他說︰「早起來了!老大去了跑步,老二到港鐵站接女朋友!我們待會出海啊!阿許一家、阿輝一家也來,還有剛從加州回來的蘇珊,當然少不了你的老友德祥,二十年前蘇珊去了美國後他朝思暮想,不知今日相見會如何!」他說︰「都二十年了,德祥結過婚兩次都離婚了,現今有不少女朋友!至於蘇珊,她不是嫁了個老外人類學教授的麼?」我說︰「別再提那個什麼人類學教授了,他跟一個中國去的博士生熱戀起來,跟蘇珊離婚,女兒和家當都給了蘇珊,這趟她帶女兒回港,打算回流發展!」

他說︰「回流香港!房子很貴啊!而且這個年紀找工作不容易!」我笑着回應︰「你太不了解蘇珊了!她怎會做沒把握的事!她這次回來當大學教授,她在1997前買了的豪宅一直沒有賣出去……」我們呷着香檳,聽着鳥兒唱歌!我想︰「倘若當年德祥不曾跟蘇珊分手,不曉得他們的日子會怎樣?我也在想︰這二十年,我們做了一次又一次的不同決定,每次的決定都可以是影響深遠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