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繁光專欄:二十年(三)

撰文: 曾繁光     攝影: 法新社

04 Sep 2017

預產期前五星期,菲傭Anna來了,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大兒子已十二歲,小兒子七歲。做起家務有板有眼,她說:「我懂得照顧嬰兒,但同時照顧兩個我擔心會應付不來。」我安撫她,表示初期我也會留在家裏。

我希望上班至預產期前一天才放假,這樣便可以讓我有足足十星期留在家裏陪伴孩子。沒想到到了三十七周,我感到胎兒的活動減少了,我立即回去見醫生,醫生表示我的血壓偏高,血糖又高,胎兒像受壓必須立即進行剖腹手術。偉賢在巴西公幹趕不及回來,我只好獨個兒進入手術室。

醒來,很想看看孩子,護士卻告訴我︰「大小孖都體重不足需要住護理箱,你可以去看他們,但暫時不能抱他們。」我去看了他們一眼,心裏疑惑:「兩個像貓兒般大的孩子會不會有很多問題?」

產後第三天,偉賢回來了,我抱着他哭了:「兩個兒子體重太輕,我想他們熬不住!」

他勉勵我:「別擔心!天生天養!無論怎樣也是我們的孩子,一定可以健康快樂地成長!」那夜我睡不着不停地哭泣,覺得自己不是個好媽媽,連基本的體重也未能給孩子,我擔心自己會無法把孩子照顧好。醫生給了我一片安眠藥,我睡了四小時便醒來,躺在牀上想着孩子,不斷哭泣。

到了第五天,護士把兩個孩子送到牀邊,我第一次抱着自己的孩子,偉賢不停為我們拍照,不知怎的,我的心情也好起來。病房裏,我們學餵奶,為嬰兒洗澡,他抱着老二我抱着老大,我們一起餵孩子。

我擔心為孩子洗澡時,一個不留神把他們掉進水裏去,他們都是軟綿綿的我實在無法捉住他們。不知多少次,我真的讓孩子沉到水裏去了,我大驚,他們卻在笑,我也感到奇怪,為什麼初生嬰兒已懂得笑。

幸好,孩子回家後,菲傭像很熟手似的,把一對孩子照顧得很妥貼,除了她放假的日子,基本上我只是跟孩子玩。她每晚醒來兩次餵奶,我擔心她辛苦,問要不要多聘一個菲傭幫忙,她說:「以現時情況我可以處理得好,不需要多一個傭工,我反而擔心跟她相處不來,更何況你也沒地方……」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