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做楊過

28 Dec 2015

Finer life是:生命中有長情熱愛。

「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

明末清初有才子張潮,著有題為《幽夢影》之作,書名十分文青,而我不怕文青,最緊要不肉麻不矯情有料到。他這「文藝格言式筆觸小品」,出世玩世,胸懷練達,爾雅任俠,行文中有輕靈劍氣,讀起來痛快清朗,一讀愛不釋手,經常重訪玩味,雋語哲言警句,似清補涼又似清雞湯,有時又似啤酒甚至葡萄酒威士忌,乾幾句灌頂,不亦快哉。

遇人無癖無疵,收線,他的交友之道,妙得永記於心。一個人如果沒癖好,不必結交,是個無情淺趣的人,一個人沒有瑕疵,不識也罷,太假。

癖,習性,癖好,偏執地喜歡。「偏執地喜歡」,單是看見已經偏執地歡喜,那種不可理喻,那種無可救藥,最真。

能偏執地愛上一樣東西,還要長程長情,有mileage地堅定喜愛,是成就,是壯舉,一世人點都要楊過一次。你有沒有這些熱愛?你有沒有找到你的小龍女?有的話,恭喜你,熱愛滋養也豐富生命,世上永遠東西可以簡單而誠實地令你快樂,是最純粹的一種關係,永遠不會辜負你,與癖兩情相悅,非常不負如來不負卿,大家只負責做自己,已經可以相愛直到地老天荒。

讓我成為楊過的小龍女,也是陳慧和陸離的小龍女,是:花生漫畫。楊過都係等咗姑姑十六年,我由小學開始,便開始愛讀Snoopy的故事,而且很喜歡那隻永遠得蟲蟲對白的小黃雀Woodstock,情深年歲是楊過的雙倍了。Snoopy和查理布朗的友情、Snoopy和Woodstock的老友鬼鬼更是抵死絕品。聖誕,永遠記得有一回Snoopy和Woodstock又排排坐在狗屋頂上。Snoopy說:”He has these Reindeer, see, and they fly through the air pulling his sled…”

第二格:Snoopy:”And if you believe that, I have a gold bird nest that I’ll sell you for a dollar!”

第三格:兩隻嘢捧腹仰天勁笑,”HAHA HAHA” font size 50起碼。

第四格:Snoopy攬緊小Woodstock笑說:”Merry Christmas, little friend.”窩心到漏。

無可否認世上無雙,花生漫畫中的擁抱攬實,真心親愛,是世上最甜最實的抱抱,看見心肝會慢鏡融掉眼會笑的。當我的表妹們在玩煮飯仔和Barbie,我至憎,其他毛公仔漫畫主角米奇老鼠吉蒂貓亦一律看不上眼,除卻Snoopy不身痕。以我年少時的膚淺,肉體和樣貌是重要的,他們咁鬼可愛趣緻,尤其小鳥胡士托,得意到死,每逢被Snoopy一擁入懷,其無辜或冧豬傻樣,無價。其次是他們性格又活潑、幽默系數又高,偶然笨蛋得要命,教我如何不愛?

人物方面我癖愛Linus,他是個哲學底的仔仔,本身就是個大癖:毛巾癖。永遠與他的打令毛巾生死相許,已經值得頭號大愛。某程度,花生人物個個都符合張潮可交之友的金榜,他們個個都有癖亦疵,周星馳說「做朋友真係冇得頂」。Schroeder的癖是貝多芬,Lucy的癖是Schroeder,Charlie Brown的癖是”little red haired girl”,Sally的癖是Linus,Marcie的癖是書本,Peppermint Patty的癖是Charlie Brown,每個人都充滿鮮明個性和性格缺憾,擺明是任你結交包冇錯的一羣好朋友仔來。在他們面前,你不怕自己笨、霸道、nerdy,傻氣,他們每個都一身疵和真氣,叫你很安全自在。而有”Flying Ace”癖愛扮飛機師的Snoopy和摰友Woodstock,永遠都在。

年紀漸長,他們不老,不因為童心,還因為透明的智慧。英國出版的花生漫畫,還可把小連環圖分成”Snoopy features as The Great Philosopher”或”Snoopy features as The Matchmaker”等。哲學代表Linus忽然會說「值得反思是:人生像一輛有十個波段的單車,我們都有很多gears沒有用上」,但Snoopy會答「錯了,這不值得反思」。愛情呢,Snoopy在打字機上寫「你問我愛你嗎?我只能答。Yeah」,完。

我對花生漫畫癖愛不完,著名心理學家Albert Ellis說”The art of love is largely the art of persistence”,勁過楊過。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