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多啲 HIGH FASHION VERSION

撰文: 黃偉文

01 Feb 2017

最怕那種酒樓,剛坐低甫開口點菜,部長見你今日原來打算家常便飯無乜叫名貴嘢,便死唔斷氣搏命推介「喂今日我哋啱啱劏咗條靚XX魚喎……」你愈禮貌婉拒,他更鍥而不捨「唔食魚我哋啲蝦都靚吖,流浮山新鮮大隻XX蝦蒜蓉粉絲開邊蒸正喎……」「哦敏感蝦咩?XX蟹’依’家啱季節喎XX蚊斤出面食唔到……」

其實什麼行業都是,愈名貴的貨品利錢愈高,在High Fashion這種「形象就是資本」的行業,更是不好意思「薄利多銷」怕搞cheap自己自碎招牌,咁以後點賣貴嘢……在這種情況下唯有諗多啲計仔出嚟,整多幾款名貴嘢,否則只是粗衣麻布,雖有名牌加持,mark價亦唔可以貴得有幾離譜,所以若不搞盡腦汁搞到產品們「不必要地名貴」,請問又能「賺得你幾多?」

鑲金?鑲讚石?

舉個真實個案,有個在YSL上班的法國朋友告訴我,當初Hedi Slimane重返Saint Laurent Paris坐正首席設計總監之初,管理層一方面十分歡迎他把品牌改成平易近人的波鞋牛仔褲牌子來賺取年輕人(本來花在streetwear上面)那塊大餅,但同一時候又擔心即使訂價時再心狠手辣,光靠潦倒街童/失敗飛車手/窮Band友造型撐起全公司,到底要賣幾多對波鞋幾多條牛仔褲盈利才可以飈升300%?

據說,之後那季開始,嫌傳統靚材料太老氣不夠青春所以死不就範的H先生,最後被勸喻猛出皮褸皮褲這些算是比較「賣得起價錢」的產品來為公司吸金,否則好日都唔出一件真絲或皮草的SLP,也許到個牌子紅完都未賺夠成正比例的籌碼。

是的,站得住腳的大品牌幾乎都有自己擅長的「收貴啲」「賺多啲」技倆,有些板斧很傳統,有些點子較摩登,總之都起碼有一招能「搞high自己」,例如:

①「靚料」賺多啲:即是盡可能用名貴的材料才製造產品,因為一個袋若果唔用鱷魚皮又點好意思收你一百萬?是的,這個動作「有必要」亦得,因為總有些「唔貴唔鍾意」一定要買「山珍海錯」的有錢大客的需求要去please;但你說「不必要」亦可以,有時一個斜孭袋用牛皮製造賣三幾千亦可以有型有款見得人有餘,但不採用罕有物質又怎可以收到你十幾萬一個提升利潤,於是designer便不知去哪裏找到些聞所未聞的「阿馬遜河秘魯段瀕臨絕種之雌性大食犀牛剛滿青春期的屁股內側皮」來車個袋,又或者在牛仔恤衫上無端端加塊無乜特別功用只為名貴而名貴的天山雪貂皮草做袋冚……你想我舉例?擅長「有必要」傳統靚料的人人都會想起愛馬仕吧?至於「為貴而貴」的,不知何故我第一個諗到後期的Visvim。

②「重工」賺多啲:除了真絲、厚絨、靚皮革、罕有毛毛等好料是普通價值觀中公認的「貴嘢」之外,利用複雜耗時的工藝來裝飾衣服也是很能mark up價錢的,這些無啦啦釘堆珠加pat刺繡的設計,說必要也不是一定必要的,但有人enjoy這種美麗而願意多付銀両來買,自然也鼓勵廠家多生產這種貨品。擅長使出這招數的Fashion House有一直以來的Chanel和Alessandro Michele加入之後的Gucci,而亂咁加重工為了收貴錢結果搞到古靈精怪的「失敗」例子也有,是,我的一票投給HBA的天橋line!

新派賺多啲

還有一種全不靠以上提到傳統名貴元素,但仍然可以「賣貴啲」「賺多啲」的招數,我其實覺得有點「偏門」,但這些人既然能突破人類心理關口,具備不做「指定動作」而可以令大家甘願自動付鈔買單的能力,雖說有點邪門我也是心悅誠服並且希望偷師的,只恐怕未必有偷的本事。

譬如,不好意思又要舉Hedi的SLP做例,從「完美主義」角度來看,他很多設計不但沒有不遺餘力追求最最最最最高級的標準,有時我甚至覺得他有點偷雞㖭(可能他真心覺得咁有型啲啦吓!),比如一件傳統設計會用馬毛製作領子的經典斗篷款,他無端端改了有點降格的絲絨算數,好吧,說「愛護動物」的解釋我接受,那麼,其他品牌視為賺錢良機的珠片衫,當人人選用真人親手縫製,兼用特別名貴的水晶再加特別複雜的3D繡法以便向消費者收取更高費用時,Hedi很多時採用了成本檔次都差好遠的現成「珠片布」來製作高級成衣,當然,但收的卻是「手釘」的價錢,但這樣做也能把collection幾乎賣光,所以他最深厚的功力原來是打造品牌image,讓它有如邪教一般地存在,到時到候向信眾們徵收奉獻吧?

同樣地,我也不容易理解Vetements很多特地為了「違反俗世審美觀」的設計,為什麼居能擊中那批擁有「最保守價值觀」的顧客而大紅特紅?光說說這些只賣design和concept但質料手工其實淘寶貨一夜便能抄到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噱頭貨品,到底為何仍然令人對訂價屢創新高的原裝真品死心塌地……這已經是一篇大學論文的題材吧?

各師各法,只要沒有傷天害理,也不便說教,所以現在我還是寧願加入姨媽姑姐大隊,在新正頭祝福大家「賺多啲」吧。

▂▂▂▂▂▂▂▂_________________

WYMAN WONG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鍾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