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的疑惑(一)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04 Jun 2016

tooopen_sy_156758426256

在許多人的眼中,我可能是一個冷血的人。冷血的人不一定是殺手;今天的社會環境和氣氛,要殺人並不一定要用實體兇器,殺了人也可以逍遙到毋須受責的境地。不顧他人感受的尖銳惡意言論,因自卑和恐懼心理而誘發的壓迫及欺凌,一切金錢上的不平等交易和詭詐,乃至社會的不公義和粗疏失誤的政策施行等,都可以直接或間接地殺人於無形。

我自問沒有如此神通廣大,可以靠日常工作上的話語、行為或者責任來置人於死地。但我依然可以被歸類為「冷血」,原因是我從來不怕血。不怕血就是冷血這個概念,我也是近期才開始漸漸明白。因為從常理來看,不怕血和冷血應該是沒有關係的吧。它們一個是說明某人對一種常見的恐懼因素的免疫力,另一個明顯地只是用了「血」這個字,來比喻一種思想和行為上的取向。正如廣府話說一個人「黑心」「壞心腸」,絕對不是指這人的心臟和腸道都壞掉,都是黑色的一樣。

而我被定性為「冷血」,信不信由你,竟然因為我不怕吃見血的生肉這個不是特點的特點。不如先這樣說吧,我知道許多人是不能吃帶血的肉的。他們有的可以是餐刀切開牛排時,如果有殷紅的液體流出,不理是汁是血,看到馬上就要吐,嚴重的更就此暈厥過去。為何對鮮血會有這種反應,我想是一個複雜的問題。當中原因有帶悲傷的,譬如曾經親眼目睹過屠殺慘劇,心裏的陰影永遠都不能磨滅。但亦有些只是幼年被不正確引導,因而對血存在非理性的恐怖感。但無論原因為何,若是從理性的角度來看,一個人吃不了血,是否就等於心地善良、熱情熱血呢?

同樣道理,嗜吃帶血的肉,也不等於這人本質上就是嗜血,就是生性凶殘酷愛殺戮,或者對生命無情無意,對痛楚亦無動於衷。可能大家看電視和手機的澎湃資訊看得太多了,漸漸習慣不加思索不去求證,不接觸真人真事,單憑別人加鹽加醋的二三四手見聞和見解,便斷定世界就是如此,人也就是如此簡單的二元分類。

當然,吃不吃血紅的肉實在是最無關痛癢的事;只是這個對「血」的誤解和歧視,畢竟亦反映出人習慣不自覺地把東西連繫起來,而那些連繫有時候牢固得會使人的思想變得狹窄。不過,在討論不吃血的「問題」的來龍去脈之前,我反而想先談一下另一極端──不顧一切,吃牛排時堅持只吃blue rare的這種任性行為究竟有多任性……(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