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與問責

撰文: 陳微薇     攝影: 法新社

02 Feb 2017

gersgvfsdav

去年一場五十年一遇的北海道大風雪,差點也吹走了微薇的新年禮物。原定的航班因早前的風雪打亂而取消,但是航空公司只有一個冷漠的短訊,並沒有任何解釋。在主動致電後雖得回機位,但對方卻極不耐煩,好像是我們的錯。反而到了日本,酒店方面因無法遷就航班延誤而退款一事說了不下十句「不好意思」。道歉文化,不同民族有不同取態。

文化的沉澱是語言,日文中涉及道歉的詞彙豐富,配合不同語氣和敬語,不下數十種。在商界,新入職人員要接受敬禮及道歉禮儀培訓。道歉在日本被看作是一種禮貌行為,是有修養的表現,亦是人際關係的潤滑劑。相對在中國人看來,經常道歉是工作能力差的表現。同時,中國人重「面子」,道歉意味着做錯了事情,就沒有面子。到底道歉是為了挽救面子,還是掉了面子?

日本曾有著名藝人因兒子的盜竊未遂嫌疑,在家門前召開記者會,深躬長達數分鐘,含淚向廣大電視觀眾道歉,更辭去了所有電視節目工作,徹底引退。該藝人縱橫藝能界近半個世紀,是家喻戶曉的明星。為了兒子而低頭謝罪不特止,還要以告別舞台以表誠意,他說因為感到 「如果自己不辭職,風波便不能平息」。「子之過」由父親受罪,在其他文化看來或是矯枉過正。但在中國,類似「我爸是李剛」的事件則比比皆是,子女做錯事,不單不承擔,還以「靠山」之名惡言相向。同是公眾人物,卻有天淵之別。

一個是愛道歉的國家,一個是愛人道歉的國家。中國人不僅不能掉面子,更要爭面子。十六歲的台灣女生周子瑜在娛樂節目中揮舞中華民國國旗,招致國內人在網上激烈討伐。周子瑜在網上發放的道歉影片說自己錯了。微薇卻想問,錯在哪裏?香港人在節目中揮動區旗有問題嗎?即使經紀公司否認此舉是要安撫憤怒的中國觀眾,但為了顧全公司的業務及龐大的市場,公司不得不「下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道歉是自省的表現,放諸政治,
則是表達願意負責的態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特首董建華推行主要官員問責制,所有司長和局長須為過失負政治責任。在他任期內,三位司長及局長因被指犯錯而自動辭職,當年的官員還懂道歉。

然而到曾蔭權年代,2008年有關泰國反政府集會港人滯留事件起,唐英年發明「集體決定,團隊負責」而沒有個別問責官員需處分,到今屆林鄭的鉛水事件,繼續秉承「部門集體失職,無個別官員需負責」的傳統,且拒絕道歉,高官問責制名存實亡。新鮮熱辣的故宮空降西九風波,即使零諮詢罔顧程序公義,在立法會她仍然堅拒道歉。

在民主國家,問責制度即使沒有明文規定一個部長犯下何等重大錯誤後要下台,但他們通常都會這樣做,因為這個「負責任」的舉動隨時可以影響執政黨的未來,較近例子如脫歐的前英國首相卡梅倫和修憲公投被否決的意大利總理倫齊都主動請辭。

無論任何懲罰機制,都需要一個監察機制。沒有監察機制,就只有「空口說罰話」,而沒有落實罰則的可能。在民主制度下,如果官員的道歉能平息民憤,那他就不用下台。但香港沒有民選政府,又何來落實問責的機會,制裁不了政府,只能看官員的面皮有多厚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