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幸我遇到了你

撰文: 邁克     攝影: 邁克

19 Nov 2016

 

縱使早有心理準備,早上醒來聽到賴納柯翰逝世的消息,還是非常難過,網上悼念文章讀了一篇又一篇,遲遲提不起勁吃早餐。上月二十一號他新唱片發行,一早在iTunes預購,當天午夜一過手機自動下載,急不及待連續聽了三遍,深深鬆了口氣。不僅僅因為好聽,更因為莫名其妙有和時間競跑的心願,非要在他還在的時候,分享他最後的光輝。

起牀後決定以食量慶賀他的一生,穿戴整齊越過盧森堡公園,金黃的落葉連顏色也有氣味,輕輕哼的是一首不是他寫的歌。《Passing Through》收在一九七三年出版的第一張現場錄音專輯,不知道多久沒翻出來聽了,正奇怪怎麼會在喉底浮上來,忽然心頭一動:歌名正確翻譯不會不是《路過》,但某某的筆向來握不穩,斜斜一滑,不就是《到此一遊》嗎?

到此一遊

到此一遊

有時歡喜有時愁

慶幸我遇到了

向羣眾宣佈

你目睹我到此一遊

最初認識他的時候,他不是先知也不是智者,是個會寫字的多情男子。某個炎熱的南洋下午,頂着火辣辣的太陽去麗都戲院看《江湖豪客俏佳人》,雖然領銜主演的華倫比堤和茱莉姬絲蒂赫赫有名,羅拔阿特曼可沒有票房保證,慢一步極可能失諸交臂──果然沒有猜錯,映期只得三天,幸好大世界的二輪戲院立即接龍,才有機會一看再看。第一個畫面荒山野嶺陰陰沉沉,男主角緩緩騎馬而來,五官尚未看清楚,毫無防備之下被吉他托着的流水般的歌聲驚震:

真的,你遇到的所有男人都是莊家

個個都說他們已經放棄做莊

每次你給他們遮頭的瓦

我瞭解那種男人

很難捉着任何人的手

伸向天空只為了投降

伸向天空只為了投降

天長地久唱下去,沉醉其中不察覺光陰似箭,吉隆坡老友提醒,那是四十五年前。啊,可不是?張愛玲《半生緣》說的,「日子過得真快──尤其對於中年以後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指顧間的事。可是對於年輕人,三年五載就可以是一生一世。」女主角在斗室裏抽鴉片,打開窗驅散阿芙蓉鬱香,那把低沉的聲音又來了:

旅行的女士,留一留吧

直到夜晚過去

我只是你途中一個驛站

我知我不是你的愛人

我曾經和雪的孩子同居

那時我是士兵

我為她和每個男人開戰

直到夜晚越來越冷

緊緊記下名字,散場後衝去附近烏節路商場唱片店找唱片。黑底封面中間一張大頭相,和英俊扯不上關係的歌者赤裸裸望向鏡頭,有種能知過去未來的況味,教我想起操控末代沙皇的魔僧。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