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有樓唔使飲水

撰文: 陳微薇     攝影: 明周資料室

11 Aug 2017

又來了!今日的香港,隔三差五總有人衝出來意欲打劫平民的資源,說的是香港的大自然。上月底,香港大學科斯產權研究中心發表研究報告,呼籲政府重啟大型填海工程以解決房屋問題。在記者會上,負責人提出可以考慮填平船灣淡水湖,表示當年建造水庫時已造成環境破壞,因此影響較少,並推算水庫可供應三十萬個單位云云。

令人莫名其妙的是,這個建議卻是引述自一名校友的主張,教授鄒廣榮「戴晒頭盔」,表示引述計劃只是希望「拋磚引玉」,又指研究不是建議要船灣淡水湖填海。言論一出,自然引起四方有識之士狠批。如此隨口噏當秘笈的「建議」,完全經不起推敲。最簡單的一問,船灣水塘位置偏遠,附近又沒有基建及交通配套,若要發展房屋,還不是要在附近郊野公園地斬樹開路?所謂環境影響不大根本是語言偽術。

夏蟲不可與語冰,且先撇下環境問題不管,香港的房屋問題並不是純然土地不足,隱藏的土地如棕土、會所、丁地、軍營等,開發成本極低,只不過要挑戰既得利益,於是閉口不談。而若看到房屋不足就只想到開發土地,也未免過於直線思維。香港樓從來是投資工具,這十多年更多了中國人湧入炒賣,即使再多的新樓盤,平民百姓也負擔不起,不以政策解決土地分配問題,房屋問題永遠存在。

而另一坊間談了無數次而官商裝作不見的關鍵,則是人口政策。經濟學家眼中只有增長,彷彿我們都是耶穌,可以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無視香港只有有限的資源。香港一日不能自己審批單程證,一日也不能控制人口增長,要解決房屋問題,自然遙遙無期。而前天文台長林超英也對此建議給了有力的駁斥,那就是淡水湖的戰略價值。

香港人精於賺錢,卻往往缺乏宏觀的視野,全世界包括中國在談水資源和水安全之際,香港竟會提出自毁水塘。建議者只看到今日香港主要以東江水作飲用水,想當然以為可千秋萬世。殊不知根據世界銀行近期的報告指出,二十年內,全球將有十六億人面臨水資源短缺,到2050年,全球淡水需求將會增加五成,工業用水會增加五成到七成,若按目前的供求情況,全球GDP會因此陷入萎縮。

不少具危機意識的國家因而一早埋首研究如何確保供水穩定,最成功的莫如以色列,它有全球最大的海水化淡設施,日常的飲用水,超過四成來自海水,預計到2050年數字更可達七成;微薇也曾談過新加坡再造水的成功,污水循環再用,變為可飲用的食水,目前已供應當地約三分一的用水,更可以反過來賣給馬來西亞。

反觀香港,先不說現在的東江水是以天價購買,事實上,不少環保團體已指出內地水污染嚴重,東江水也不能倖免。而根據香港水質事務諮詢委員會的考察,東江流域人均水資源量為每年1100立方米,遠低於國際標準的1700立方米。若有任何環境天氣突變,即使東江水是「屎水」,香港還要跟廣東其他城市競爭!

香港識時務者以為要緊跟政治正確的天條,談供水自主怕「大逆不道」,卻沒有想到如此消滅自己的資源反而有可能在將來為「主人」添煩添亂!有情飲水飽,但想不到在香港會有人認為有樓的話,連水也不用喝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