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絕望與希望

撰文: 陳微薇

12 Sep 2017

mpw2547_b014-015_000_crop

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上月香港重判三名雨傘運動學生領袖及十三名反新界東北官商勾結的示威者入獄,引來國際傳媒大幅報道及多國政治人物批評,德國人權專員更直言判決阻嚇港人政治參與。其實十六人本已履行原審法官所定的社會服務令,但律政司死咬不放要求覆核刑期,結果卻更像重審。判決一出激起民憤,引發自佔領運動以來最大的遊行,坊間爭相討論香港一直引以為傲的法治是否仍然存在。

親政府傳媒將輿論焦點放在違法和「暴力」,但對於不能輕易以畫面傳遞的制度暴力卻避而不談。微薇於五年前曾經談及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現在不妨「回帶」。規劃涵蓋極近各口岸的古洞北、粉嶺北、坪輋及打鼓嶺,於約五百三十三公頃土地上,發展可容納十五萬人口的新市鎮。規劃原初根本沒有打算諮詢公眾,卻早於09年諮詢大陸居民。年輕人亦揭發了計劃只有兩成土地給港人作公營房屋,其他私樓則是為內地富豪而設的低中密度天價豪宅。

除了政府黑箱作業,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本曾承諾以傳統新市鎮模式發展,但梁振英上台後卻變成任由地產商「原址換地」,以低價囤積大量土地的地產商自然眉開眼笑,政府也懶理予人官商勾結之感。儘管如此,當時村民和示威者並非完全反對計劃,而只是要求土地運用符合公眾利益,給予足夠賠償和安置,以及保留農地。他們用盡和平方法遊行、出席公聽會、收集反對意見書等,政府卻自恃有保皇派護航,無視反對而粗暴「剪布」通過撥款議案,終觸發示威者衝擊議會。

政府有強權不講道理,年輕人卻公義行先。除了政制,近十多年香港不少爭議都與保育相關。歸根究柢,有權有勢的人視土地為生財工具,但年輕的保育人士卻追求永續發展,生態、環保、農業等真正指向平民福祉的價值。後生世代質疑無止境的發展觀,不是香港獨有。美國億萬富豪Tom Steyer創立對抗氣候危機的團體NextGen Climate,其中一個目標便是推動千禧世代投票,選出能夠保護環境的議員。

NextGen Climate綜合不同報章、電視台及智庫的民調,發現在所有調查中,千禧世代對環境的關注皆比其他世代高:八成年輕人同意美國應在2030年前轉用可再生能源;76%後生認為氣候變化是嚴重危機;64%認為聯邦政府要有更多行動對抗氣候變化。然而在2014年,已登記且有投票的年輕人只有22%。團體認為如果能夠鼓動這世代,潛在力量將是非常驚人,他們以加拿大2015年為例,千禧世代投票人數增加了18%,成功趕走了親石油工業的保守黨首相Stephen Harper。為了要令環境議題返回正軌,在未來三年他們要依靠年輕人將權力從白宮奪回。

氣候議題如是,政治議題如是。 當然,面對香港殘缺不全的選舉制度,有志的年輕人不是被DQ就是成為階下囚,要似歐美國家般反映影響力難度極大。然而政權要趕盡殺絕,我們也要繼續反抗。魯迅在小說《故鄉》中說:「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面對絕望的處境,不妨細味匈牙利詩人裴多菲所言:「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