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的城市都是 觸覺敏銳的城市

撰文: 約翰百德 (John Batten)     攝影: 圖片由作者提供

31 Oct 2016

mingpaoweekly_2016-10-31_13-35-35-681x365

建築師對九龍城伯特利神學院的構思圖

《怎樣的城市才是「優秀的城市」?》,這大概會是香港各大國際商會聯同訪港商人主辦活動的主題,旨在推廣「趣味、活力和創意」。這也可以是香港的大學 、政府部門、非政府機或業界組織舉辦座談會時選用的題目,由一組訪問學人給予智者的意見。然而,在這種清談場合,好意念往往在說出口的一刻後便告消失。

珍.雅各(Jane Jacob)影響深遠的著作《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美國都市街道生活的啟發》(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1961年出版)最能解釋一個優秀的城市應具備哪些城市規劃特質。雅各的其中一項觀察到了今天仍然未變,就是安全的街道,就是那些人類活動頻繁的地方。良好的人類活動正正與觸覺敏銳的城市規劃息息相關,能讓人們善用街上的空間。雅各的概念簡單而合理,當時不少學者最初都看不起她的想法。例如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美國人對汽車着迷,這個情況在現今香港仍然發生,六線行車的天橋會切過早已建成的市區範圍,活活地扼殺了有機形成、朝氣勃勃的社區,天橋底下的新建成空間亦變成「死位」。由於沒有街道活動,這些空間事實上也相當危險。建築本身無可避免地帶來了公眾不希望看見的活動。

可以理解,香港的城市規劃運動活躍分子會集中在這類問題上:香港的城市規劃欠佳,街道環境並不友善。我們很幸運,優美的維多利亞港和圍繞着它的山巒疊嶂,加上兩岸高低有致的建築物,讓我們擁有壯闊的風景,那種熟悉感溫暖而伸手可及。在旺角等人聲鼎沸、百業興盛的地區支持下,香港的氣氛得到進一步提升。優秀的城市需要一種特別而有機,而不是刻意製造出來的氛圍。維港與旺角的熙來攘往,為香港即時注入了那種獨特氣氛。

顯然地,這一切都值得我們保護!保護行動可以由你身邊的角落展開,由個別建築物、美麗的室內和室外空間、城市舊區和郊野開始。我們對香港的愛,正是由這些地方裏的每一個人累積而來。這些地方中,有些可能未被我們認識、印象模糊,例如你可能從未步進香港大學附近的聖安多尼堂。路過時不妨進去看看,教堂的室內設計是簡約現代主義的典範。來到中環大會堂時,試試拾級而上,走進劇院看看它以幾何圖案拼成的牆壁:香港藝術家何倩彤便把它比喻為「梯形的宇宙」──確實如此!寧靜的空間瀰漫着幾乎叫人景仰的氣氛,最能打動參觀者的美學神經。

同樣地,在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的新傳記中,他的兒子基斯杜化這樣解釋父親抽象畫作很多時候都被觀眾感受:

「事實上,我最常在喜歡羅斯科作品觀眾口中聽到的形容詞,是『動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詞語,因為它帶出了作品與我們身體上的情感回應。我們欣賞畫作後來到這樣基本的層面,對作品有身體機能的反應。我們到達了一個關鍵位置,我們神經系統中的物理、化學和思想驅動元素互相產生作用,一同創造出一種情感反應……當觀眾與畫作之間真正產生互動時,可以觸動人的心弦,而那個反應,正是基本、身體和非自願的,最少有部分如是。」

「非自願」的說法可說最準確不過。不管是氣氛剛好的地方,還是在美學上吸引眼球的畫作,你所看所感的即時反應都是非自願的。英語中「相信直覺」會以”go with your gut feeling”(直譯正是隨着腸子裏的感覺行動)來形用,這裏便十分適用:你所感受到的美好應該會是美好的;你覺得不對勁的往往也是不對勁的。

香港不但沒有良好的城市規劃,還欠缺對保護空間應有氣氛和優美環境的觸覺。最近期的例子,要數可能被清拆的北角皇都戲院。對於這座地標建築物,任何不原座保留的行為都是愚不可及的。政府,是時候行動了,快從我們的財政儲備拿點出來回購皇都戲院,把它重新建造成劇院:市民都會樂於光顧,更重要的,是我們都會再次愛上它!

另一個例子在九龍城。伯特利神學院多年前與政府達成協議,同意原址保留神學樓。現在,他們想在歷史建築神學樓後面興建一座大型新翼。新翼的設計難以置致信地欠缺觸覺,與神學樓本身的歷史和對面民生書院的低樓歷史格格不入。這種醜陋的設計是不能接受的。古物 諮詢委員會和古物古蹟辦事處,是時候行動了:快拒絕這項申請!

詳情請見:www.info.gov.hk/tpb/tc/plan_application/A_K18_322.html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