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踩蹻師父

撰文: 駱以軍     攝影: 明周資料室

06 Oct 2017

%e9%a7%b1%e4%bb%a5%e8%bb%8d%e9%85%8d%e5%9c%96%e6%98%8e%e5%91%a8%e8%b3%87%e6%96%99%e5%ae%a4

我走進巷底,一間無甚尋常的一樓公寓,按了門鈴,這是西特林介紹我的踩蹻師父,據說有中風老人被他一踩,後來可以站起來緩慢行走;有西醫判定癌末,或紅斑性狼瘡,或類風濕性關節炎,各種奇症,在這都有被踩活踩好的種種傳說。「也許去讓踩一踩,你那兒的洞就癒合了也未知。」西特林說。

但我進了屋,只見一些老者,滿臉悽惶,散坐在客廳小板凳,一邊一布帘遮着,踩蹻師父的頭頸露在簾上方,下面可能是一正在被踩的婦人,殺豬般嚎叫。那踩蹻師父滿臉乃至頭髮都冒着蒸氣,想是十分費勁,他口中碎念着:「妳都快死了,還不知懺悔。」他的眼神銳利,恰好掃到我,使我覺得他這話像是對我說的。

我看這陣仗,其實想溜,但卻被電視旁一雜物櫃上的一尊銅鎦金佛吸引了。那尊佛像非常怪,有三顆頭,背後伸張的數十隻手臂,像賁張羽翼威嚇敵人的禽鳥,每一隻手臂上都握着刀鉞斧杵,各種法器,主要是祂的正面臉孔極凶惡猙獰,偏左側那顆頭則是一臉慈祥微笑,另一顆頭的表情像被電擊那樣翻白眼。

我說:「這是藥師佛嗎?」

那幾個坐在小板凳上的老者,面無表情抬頭看着我。布簾後的踩蹻師父,像大和尚怒叱愚昧小沙彌的口氣:「那是時輪金剛。」這時我注意到那尊銅佛的雙腳下,各踩着一些小人兒的雕塑,難道這尊佛就是「踩蹻之神」?

我就不贅述那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嗎,我在那昏暗、空氣不好的客廳,看那些老人像待宰的雞鴨,一個個走去布簾後,然後發出不同樂器嗡嗡或嗝嘰的哀鳴。這段時間,我用手機上網,查了維基百科「時輪」,非常怪:

「……『時輪怛特羅』起源於古代印度北部的『香巴拉』淨土,其國王月賢最早傳承和弘揚『時輪金剛』教法,約在公元11世紀前後從印度傳入了西藏,……月賢王在香巴拉編成了6000行的《本續》註釋,並以無數珍寶建立了時輪金剛的壇城。六百年後,香巴拉國第一代迦樂季,為文殊之化身耶舍王,為了對抗將可能滅亡香巴拉國之蔑戾車,乃糾集婆羅門仙人,將其召入時輪曼荼羅內,嚴禁殺生,給與時輪大密法灌頂,並宣說《略續》三千頌……」這裏我重複看了幾次,都看不太懂,這說的是這小國家將被外強侵略,於是國王找了些「婆羅門仙人」,進入時輪陣中,那是什麼?是發展出一種「仙人音波炮」的高端武器嗎?還是將侵略者的軍隊引進那個曼荼羅之中,以時光的顛倒夢幻,讓他們像清晨的露珠,全部在這將被蒸發的小顆粒幸福狀態中,讓來襲大軍迷失於那時間的迷宮裏?這段叙述沒頭沒尾,沒有交待那場戰爭後來究竟是什麼局面。大軍圍城的流火飛矢、大批屍骸,或改進城中巷道戰、游擊戰、肉搏戰,廢墟瘡痍,什麼都沒記錄。

這種感覺就很像是:「二〇二七年解放軍各軍團集結福建沿線,準備攻臺。這時老派召集破雞雞超人、肝指數無限高超人、一顆腎超人、重症肌無力超人、僵直性脊椎炎超人、脊椎炎超人、……進入一個時光錯亂、萬物只是倒影、夢和夢之間可以開門進出、謊話和哀愁混淆、漫天星辰其實只是人體死亡之瞬的眼珠、舌頭、心臟、肺片、膽道、胃腸、膘子、睪丸、血管、……的空間裏。」很多人應該會問:「然後呢?」「那幾十萬的解放軍呢?」「這些莫名其妙的超人是用什麼忍術對抗漫天如雨的飛彈、火燄、爆炸?」「那場戰爭後來到底是誰輸誰贏?」

一千年前的香巴拉王國,在滅亡之際,打開了一個奇幻時空,像大屠殺之際,那些極少數躲藏在房子地窖下的猶太人,他們的臉都像破了個洞,卻仍然在那暗不見天日,知道同族之人正成千上萬被殺害後,燒成粉塵,飄浮在整座城市的上空,但他們仍然專注的耍嘴皮,五六個人圍坐在地,嗡嗡嗡嗡說着,在時間之外另有一個空間。

輪到我了,我乖乖躺上那布簾後面的一張大木牀上,因為我是仰着,這奇怪的視角看見踩蹻師父像一座塔浮在我上方,我可以清楚看見他的臉,但那像攻城士兵仰頭看着城垛上面,正拿着冒煙瀝青要往下倒的守城士兵。然後他踩上我大腿內側,天啊,那個痛,真的像尖刀剔開一個窟窿,然後刀刃伸進去旋轉,於是我和之前那些老人一樣,牲口般無尊嚴的嚎叫起來。

踩蹻師父說:「痛就是救命。」他像騎腳踏車上坡時,半站起身踩着圓圈。我不斷大喊着,喊救命啊,喊饒了我吧,喊一些髒話,那時我突然覺得自己像一正在分娩的婦人,這畫面真的很荒謬。但喊得愈淒厲,踩蹻師父似乎就踩得愈來勁。踩蹻師父說,他正踩着的這些部位,就是連着我的心、肝、膽、腎的經脈,我會這麼痛,那就是因為「你快死了。」

「你都快死了,還不快快懺悔。」

但懺悔什麼呢?

或許是我在劇痛中的掙扎,讓踩蹻師父腳踩了個空,一個踉蹌,他的左腳腳刃踩到了我鼠蹊部,那剃骨剝筋的尖刀,竟踩進了我雞雞下方的破洞。

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一瞬間,從我胯下的窟窿,竄出一個巨獸,一口把踩蹻師父吞了,繼續朝上暴脹,將這公寓的水泥磚牆撐破,半空中是鬚髮賁張,一臉哀傷、憤怒、孤獨的美猴子,就像電影裏演的那在城市廢墟上方嘴噴烈焰的酷斯拉。「妖猴哪裏去?」突然從廢墟中又冒脹出一尊三顆頭,無數隻手的巨大天神,啊,就是那尊時輪金剛。祂把手上抓着的那些刀啊、斧啊、劍啊、法器,像一株枝葉翻飛的菩提樹,嘩嘩全往美猴王身上招呼。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