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味與旨味(一)

27 Feb 2016

早前談過有關食材的翻譯,提到一些以英語來翻譯亞洲食物的情況,往往沒有理會行文的內容,只是十分一般概括化地,用了外語世界較常接觸到的日本飲食文化,如蘿蔔就是daikon,把日文「大根」就這樣直接拿過來,也不理所指的是來自日本的蘿蔔,還是其他地方如中國出產的蘿蔔。

在剛剛過去的農曆新年,我在社交網路平台上,發過一些蘿蔔糕的照片。那個由香港洲際酒店「欣圖軒」製作的賀年糕點,名字叫「鹿兒島厚切大根蘿蔔糕」。這個照片和配字一出來,就有網絡上的朋友回應,說「大根不就是蘿蔔麼?」這位朋友對食材名稱的敏感度,着實值得學習。她的疑問亦十分合乎情理;試想,若果不是因為日本飲食文化在過去十多二十年的一股雄風,世人看到「daikon大根」,肯定一頭霧水不知其為何物。而一底中國廣東式的蘿蔔糕,名字用上「大根」,其實也理應惹起大眾有着跟這位網友同樣的疑惑。只不過這世紀這年代,心底被日本流行文化完全征服的世人,包括陸港澳台兩岸四地的中華兒女們,看到日文名詞總是倍覺時麾又受落。諸如「元氣」「小確幸」「殘念」「激安」「宅配」「放題」「達人」等等一大堆日文,於日常生活中理直氣壯地當成中文來用,已經是大眾普及文化的現象。像「大根」這樣普通的日語,當然難不倒我們暗地裏崇日心理強大的現代中國人。

但是,這個例子還是有其獨特之處的。因為欣圖軒的廚房裏,的而且確是用了來自日本鹿兒島的蘿蔔,因此「大根」一詞是出師有名。最多只可以說這個名稱有語病,因為大根是蘿蔔的一種,所以不應該兩個名詞同時出現在同一個菜名中,就好像你不會說「炒馬鈴薯土豆絲」或者「番薯地瓜粥」一樣。但如果你把「蘿蔔糕」看成一種食物類型的稱呼(而事實上它也算是一個獨自的類型),那麼「鹿兒島厚切大根蘿蔔糕」只是旨在說明,這一底蘿蔔糕是用了由鹿兒島來的大根,切成厚條而做成的。而且,把「蘿蔔糕」說成「大根糕」,也絕對是文不通時理亦不通的;而大根亦的確是這種蘿蔔的名字,而且更碰巧是我們看得懂的漢字,完全毋須再作翻譯。所以,愚見是這樣的一個名字,可以算得上是個說得過去的例子。

但我自己覺得,這個以外大部分情況,便沒有跟以上例子有着任何類近的背景和原委。硬生生地用上外文的講法,明明有相應的原有中文詞卻棄而不用,此舉就經常令我有看不舒服的感覺……(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