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啟章專欄:不被紀念的人

撰文: 董啟章

04 Sep 2017

mpw2547_b090-099_005_crop

柏林是個非常適合踩單車的城市。地勢平坦,街道寬闊,交通流量不大,大部分馬路兩旁也劃有單車專用線,開車的人對單車也十分禮讓。在柏林踩單車,應是十分安全而且舒適的。

住在柏林而以單車代步的,肯定不少,但也有好一部分騎車者是旅客。柏林遠遠比巴黎和倫敦歡迎單車客。雖然交通系統也十分完善,電車、地鐵和巴士四通八達,容易乘搭,但假如天氣好,騎在單車上,輕輕鬆鬆地遊柏林,是個特別暢快的體驗。

我起先對單車遊是有點保留的,但妻子熱情推介,兒子也熱切期待,我就唯有硬着頭皮跟着去了。我們參加了一個單車導賞團,舉辦的據說是在這方面經驗十足,口碑最佳的公司。店子就在柏林電視塔下面,除了導賞團,也提供單車出租。導賞團分很多種,長度和深淺度不一,也有專門主題的。我們選了最基本的城市遊,預計需時四個半小時,聽來有點令人卻步。服務生安撫說,不是賽車般一直衝啦,踩一段停一段的,一點也不辛苦啊!

幾十位參加者分為三個小組,我組帶隊的是個二十來歲的澳洲女生。她說她十九歲第一次跟家人來柏林,立即便愛上了這個城市。兩年前,她買了張單程機票,獨自到柏林旅居,因為非常熱愛歷史、運動和說話,所以當上了單車團的導賞員。其他導賞員像她一樣,也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非德裔年輕人。看來柏林真是個包容的城市。

前兩天還在下雨,當天天氣轉佳,陽光普照,氣溫約二十一、二度,最適宜踩單車。一行人在柏林的馬路上穿梭,每到一個景點,便停下來講解。除了講歷史,也有不少有趣的小故事。這些都不易在一般旅遊資料裏看到的。澳洲女孩聲如洪鐘,語氣生動,風趣幽默,完全把她對柏林的熱愛傳播開去。沿途風景最漂亮的,是經過布蘭登堡門之後,穿過Tiergarten的一段。偌大的花園如果用走的,多半沒有能耐由頭到尾走完。騎着單車,在濃密的樹蔭下,乘着習習的清風,飽覽着青葱的園林,煞是爽快。

在公園西端的Biergarten用過燒烤午餐,又再起行。不一會經過Potsdamer Platz,轉進旁側的小街,來到一個看來毫無特色的露天停車場。停車場周邊是一般的住宅大樓,七、八層左右的高度,也不見有何獨特的建築風格或者歷史價值。正當團友們也摸不着頭腦之際,導賞員說:現在我們站的地方,就是當年希特拉的秘密地堡的所在。當年旁邊的建築物是總理辦公大樓,地堡建在大樓花園的地底八米深處,屋頂的石屎厚達三米,牆壁厚達四米,裏面有三十個房間。希特拉在一九四五年一月十六日住進地堡裏,長時間在裏面指揮作戰和跟幕僚開會。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日,也即是希特拉五十六歲生日,他最後一次離開地堡,向希特拉少年團頒發獎章。這時候,整個柏林已經被蘇聯紅軍包圍。二十八日午夜,希特拉和情人Eva Braun在地堡內結婚。在紅軍步步進逼,德軍抵抗無望之下,希特拉於三十日下午吞槍自殺,新婚妻子則服毒身亡。下屬立即遵從遺命把兩人遺體在花園裏火化。

德軍投降之後,紅軍把總理大樓徹底炸毀,但地堡卻未被大規模破壞。在東德時期,地堡位置處於柏林圍牆周邊,沒有任何發展或改建,成為一片荒地。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下,一九九零年德國統一,新的德國政府決定把希特拉地堡永久封存起來。從前的總理大樓原址,蓋起了毫不起眼的普通住宅樓宇,大樓前花園則成為了停車場。一個極其重要的歷史遺址,被日常生活所掩蓋,成為了一個平平無奇的地方。根據導賞員所說,當局這樣做,並不是想忘記歷史教訓,而是為了防止新納粹主義者把地堡視為朝聖場所。希特拉作為二十世紀最惡名昭彰但也最叱吒一時的人物,不但死無入土之安,更加成為了一個不被紀念的人。這樣說來,把地堡掩蓋起來,的確有它的道理。

有趣的是,二零零六年德國舉辦世界杯,不知為何卻在停車場外面悄悄地樹立了一個資料板,上有地堡的歷史簡介和復原圖。不過,如果沒有細心留意,或者沒有知情者帶路,大概也沒有遊客會自行找到這個「景點」。既要尊重歷史,又要低調處理,實在有點難為。

導賞小姐自認是個歷史迷,說起納粹德國和共產東德的逸事時眉飛色舞。柏林的歷史,好像都是陰暗的居多,但是背負着這樣的沉重包袱的城市,卻可以從戰爭的蹂躪和極權的壓抑中重建起來,成為一個多元開放的社會。澳洲女孩說,柏林市長曾經這樣鼓舞柏林人說:We are poor but sexy!這句名言,就印在她身上的T恤的胸口位置。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