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啟章專欄:奧圖.法蘭克的女兒

撰文: 董啟章     攝影: 董啟章

25 Sep 2017

法蘭克一家的唯一倖存者,父親奧圖.法蘭克,在戰後的三十五年餘生之中,竭力守護他的女兒留下的珍貴遺產──安妮.法蘭克的日記。這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當中牽涉的不僅是日記的出版、翻譯、改編,以及紀念館的設立和相關活動的推廣等等事務上的承擔。奧圖要殫精竭慮應付的,還有種種有關日記的爭議。

我上次提及過,《安妮日記》其實有不同的版本。簡單地說,就是日記的原材料、安妮自己據此而改寫的版本,以及戰後由奧圖.法蘭克編訂的版本,也即是譯成多國語言、風行世界的普及本。研究者一般把三者分別標記為a、b、c版本。我新近讀到的,是企鵝出版社二零一二年的增訂本,補回了不少奧圖刪減的部分,可以理解為第四個版本。

出於對安妮日記最原始面貌的興趣,妻子借回來厚厚的一冊《The Diary of Anne Frank: The Critical Edition》,我見了便立即忍不住拿來翻看。此書由荷蘭國家戰爭文獻研究所(the Netherlands State Institute for War Documentation)於一九八六年出版。我們借閱的是一九八九年的英譯本。書中把上述的a、b、c三個版本並列,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安妮一家躲藏生活的最原本紀錄、安妮夢想着戰後出書而作的改寫(主要是文句潤飾和細節補充),以及奧圖.法蘭克為了保護女兒的私隱和形象而刪減了什麼。

此書有意思的地方,不但在於版本的比較。在前半部分,收錄了七篇文章,分別簡述了和日記有關的幾個重要問題。細讀這些文章,令我對奧圖.法蘭克的為人,以及他下半生所面對的挑戰,有了更深的認識。對他來說,戰爭結束,奇蹟地從集中營活着走出來,卻才是人生最艱苦的戰鬥的開始。

其中一個要面對的問題,就是究竟是誰出賣他們。法蘭克一家四口,連同生意伙伴Van Pels一家三口,加上牙醫朋友Fritz Pfeffer總共八人,躲藏在奧圖的公司房子後面的密室達兩年之久,在一九四四年八月四日,被警察上門逮捕。這事很明顯是有人告密的。奧圖公司的幾個下屬,長時間冒生命危險向他們提供物資,都是忠誠的友人,肯定沒有嫌疑。根據奧圖和協助者的推測,最可疑的是公司的貨倉管理員。此人的品格備受批評,行止亦有不少令人懷疑的地方,但始終沒有實質證據,證明他就是告密者。荷蘭警方對此事的調查,一直延續至六十年代,有關人等多次作供,結果還是沒法定案。真相於是便隨着時間而湮沒了。據說奧圖本人沒半點報復之心,也無意繼續追究下去。一九六三年,當年帶隊進行逮捕的奧地利警察Silberbauer被停職受查,奧圖.法蘭克發出聲明,認為此人當時只是聽命而行,執行任務時並無大過。結果Silberbauer無罪復職。

日記出版之後,又掀起了改編話劇的風波。一位來自東歐的美國猶太裔作家Meyer Levin,率先取得奧圖.法蘭克的同意,把日記改編成英語舞台劇。Levin很快便寫好劇本,但尋找劇團卻四處碰壁,似乎是因為劇本質素欠佳。後來奧圖跟Levin解約,另覓更佳的團隊製作舞台劇。一九五五年十月,舞台劇在紐約首演,大獲成功。之後翻譯成多國語言,在歐洲各國上演,反應亦非常熱烈,在德國的演出尤其震撼人心。不過,死心不息的Levin卻向奧圖提出訴訟,指控對方違約和欺詐。官司糾纏三年,結果雙方和解,奧圖向Levin賠償了15,000美元損失,換取對方完全放棄任何權利。

隨着話劇的糾紛,歐洲方面又無風起浪,傳出了安妮日記做假的流言。未知是出於誤解還是惡意,一份瑞典報紙作出了奧圖.法蘭克付錢給Meyer Levin創作「安妮日記」的報導。往後質疑日記真確性的聲音此起彼落,當中包括記者、學者和教師,分別來自德國、奧地利、法國、英國,甚至美國。這些人多半是試圖否定猶太人大屠殺的事實的極右分子。面對着來自多方的惡意攻擊,奧圖.法蘭克為了保護女兒的清譽,制止歪曲歷史的謠言,發起多番訴訟,直至臨終前還沒有放棄。造謠者有的受到制裁,有的逍遙法外。

要粉碎這些企圖,最好的方法莫過於對安妮日記進行一次徹底的鑑證。一九八零年八月,奧圖.法蘭克於瑞士巴塞爾逝世,安妮日記按其遺願交託予荷蘭國家戰爭文獻研究所保管。基於這份文獻的重要性及其引起的爭議,研究所決定把它交給司法部轄下的科學鑑證實驗室作出嚴格的鑑定。實驗室專家根據日記的物料化驗(墨水、紙張、封面布料等)和筆迹鑑定,做出了一份長達二百五十頁的詳盡報告,確認係由安妮.法蘭克本人於所述之時期寫下,具有高度歷史真實性。由此推論,戰後偽造的說法可以完全否定。鑑證報告的簡化版,連同使用的技術和方法的引例,也收錄在Critical Edition當中。

讀《安妮日記》要讀到Critical Edition,不是狂迷的話,就肯定有點學究味。不過,捧着這本厚厚的書,翻着那些看似枯燥繁複的資料,我卻有一刻莫名的感動。一個女孩子真誠的心聲、聰慧的思考、活潑的文筆、對生命的珍重和期盼,是絕對值得後世的許多人,竭盡心力去加以守護的──就像那位溫和、寬容,但卻堅韌無比的父親一樣。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