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專欄:大碟預告(中)

撰文: Serrini     攝影: Serrini官方Facebook專頁

07 Jul 2017

18920229_1476714755727156_5880552814706302904_n

上回喋喋不休介紹了自己2017年大碟的三分之一,這回冒着給編輯討厭的後果繼續講下去──因為我真的好喜歡嘛!一人包辦寫唱17曲的感覺就像是挑戰了歌利亞巨人一樣,而我真的很希望各項細膩感情都和眾人分享,一起感覺小浪漫,讓世界更美好。不過接下來三首歌其實是自己面對憤怒、失望、背叛的可愛小曲,疑幻似真,可能是自己的故事,也可能是聚集身邊朋友故事寫成的,詳情真的開親密小音樂會才會分享。聽着快要完成的作品,竟有點經歷catharsis的感覺,治癒力滿滿。

大碟的曲目7叫做《每次你捉住我隻手衝紅燈我都想死》,是個1分鐘的小曲(朋友戲稱這是一首IG歌),純粹想起以前自己的經歷而寫。衝馬路真的不適合心弱的人,這也讓我反思到自己以後一定不適合再跟心急的人類一起,也許不少喜歡我音樂的人也會有共鳴(因為內心都是奇怪的小孩)。接下來兩首輕快歡欣的歌《Don’t Giva Shyt》和《不要那清晨露水》都比較甜美罵人的感覺,前者「你說了一套,又做另一套,然後推搪說你不知道。你說過會待我好卻沒有做,然後怪我總想得你太好」道盡失望女生之心聲,「不給一口釘」後就是重生;後者雖然有詩意中文歌名,確是一首petty到不行的英文歌,更加放肆罵Dew(清晨露水) Nay(不要), 明明歌曲很好聽,vocal也很順, 自己一邊錄音一邊笑笑笑,這兩首歌和自己初期petty創作很有呼應。

Petty後突然來個轉折,一首後搖滾的《青春荒廢》曲末兩句就是主旨:「青春總會荒廢,如此匆匆過一世;芳菲總會枯萎,曇花一現便著迷」頹廢城市文風貫徹大碟,這首歌是全張專輯最難拿捏的作品,差不多最早完成音樂部分,卻久久沒有錄唱的部分,不過一定會找到 方法的!緊接豐富編曲和petty題材,突然就來一首純木吉他的抒情曲《菖蒲色歌》。日文裏「六月の菖蒲」就有「太晚了」的意思,歌者唱着自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接着電幻編曲的《哀樂無名》可能就是答案,其實女生一直都不開心,無名的失落如同心頭重壓。

貫穿大碟的是一條女生心情推演的時間線,下回再繼續分解。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