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數碼年代力挽狂瀾

    攝影: 互聯網

22 Feb 2017

banner_concept01_pc

我已經是第三次嘗試走進去。書店早在1月24日開業,但大年初三統一時代百貨五樓人龍仍大打蛇餅;年初四更是排隊排到落四樓! 反正我住在旁邊的酒店,也就此打住,讓子彈飛一會,改在非公眾假期才拜訪曾入選為世界最美20大書店的蔦屋書店 (Tsutaya) 在台的第一家分店。

這些年來,紙媒出版被說成夕陽工業,在一切數碼化的同時,實體書店在台灣又好像是個不滅神話。新年數天台北遊,逛書店真的逛得我夠,不論誠品信義店或者「誠品行旅」旁的松山文創園區誠品書店,都見人頭湧湧。儘管有「文青」說今天誠品太商業化,走進來的顧客只是為了一種「情調」而非書籍,但那有什麼相干? 如果shopping mall能因為一家書店而帶來人流,為何不可?

蔦屋書店的主題係「咖啡X書局」,當日我沒有光顧咖啡店,但可以想像食物以及商品仍是生意的重要收入──我不知道還有多少文具、皮包、iPhone保護殼,或不為大眾熟知的品牌有待發現,但這個商業模式,似乎在台灣仍可行。

如果說書店改造商場是一個起點,那末用整幢樓的書店去改變一條街甚至一個區,倒是抱住更大的野心。月前逛上海「衡山和集」不得不說是Shanghai surprise,《天下雜誌》就說「衡山和集」和台灣「誠品」和日本「蔦屋」鼎足而三。「衡山和集」在徐匯區,香港人熟悉的「老吉士酒家」附近,衡山路曾是法國租界,路上新開了不少特色店,「衡山和集」係一幢老房子,裝修是刻意地隨意(譬如找了一些舊家具回來後再在旁訂造配合的鐵架),「和集」的意思是結合了書店、咖啡店、展覽場,以至商店。儘管那是廣州不小的企業家毛繼鴻所創,仍不失「獨立」精神,為興趣而無怨無悔所做──在數碼年代力挽狂瀾,守護紙本書和雜誌、黑膠唱片、實體CD、海報、攝影……儘管我已「文青」不再,但仍被「作者」的心機感動。看見一些CTI的二手唱片、還有不朽的Oscar Peterson、Bill Evans……當耳邊響起Vangelis的《南極物語》時,我的確有點觸動──不能說純是懷舊,而是慶幸世上仍有一些有心人將一些好東西,又或者legacy 保存下來。那又不是我開玩笑說「衡山和集」是文化版的Dover Street Market所能比擬。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