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音女歌手唱片

撰文: Simon Chung     攝影: 互聯網

28 Dec 2016

famous_blue_raincoat

在詩人歌手Leonard Cohen芸芸作品中,音響發燒友最熟悉的,該是《Famous Blue Raincoat》。那是Jennifer Warnes 1987年重唱版本,因同名大碟錄音甚佳,係公認的「天碟」,而JW也意外地成為了「天后」。

其實,在《FBR》以前,JW也不算寂寂無名,她早前和Joe Cocker合唱的《Up Where We Belong》已經係榜首歌曲。而像我們這些西岸樂迷,早就聽過《Right Time of the Night》,她才華橫溢(唱、作、編曲,兼任唱片監製),但樂評總叫她做「Linda Ronstadt 第二」,為此深感不值。

《FBR》的原唱版本清寡、簡單像一封信的獨白;JW的就更流行曲處理,加入較搶耳的色士風和很lush的弦樂,將原來「鬱鬱地想」變得「情海波濤」。歌詞原寫二男一女(Jane)的三角戀愛關係,用女聲唱來,就好像變成Jane和歌者的同性戀關係,又與收信人絲連藕斷。把曲詞逐句細嚼,每當聽到歌詞第一句: “It’s four in the morning”,我感到歉意──在夜深人靜時大播Hi-Fi,雖未曾到凌晨四點,但還是擾人清夢的!

因為發燒友特別喜愛聽女聲,像JW這類試音天后也出完一個又一個,好像同期的Mary Black,因為一張《No Frontiers》錄音甚佳,便把一位愛爾蘭女歌手推上位。來自挪威的 Radka Toneff,普通樂迷或者不大了了,但她的《Fairytales》就是一碟難求,再版又再版。同是來自挪威的Kari Bremnes給中文媒體稱為「玫瑰仙子」,她的一支《A Lover In Berlin》便是試音熱門,聽過她原文唱出”En elsker i Berlin”,更覺特色,曲風Jazzy、Gypsy了,加插低吟的男聲富幽默感,把「愛情就是飄泊游離」唱得輕鬆,發燒友英文版聽多了,不妨找挪威版聽聽。

發燒天后的製作「方程式」,離不開舊曲翻唱,好像「大眼妹 」Rebecca Pidgeon (《Spanish Harlem》)、Patricia Barber(《Light My Fire》)、Jen Chapin(《Revisions: The Songs of Stevie Wonder》)等都是,音樂多編排得Jazzy,但切記不要太艱深,像Patricia Barber便難免曲高和寡。

我最近喜歡用另一位挪威女歌手Randi Tytingvåg試音,樣子其貌不揚,但聲音的爆發力令人想起Rickie Lee Jones。新專輯《Three》係以簡單民謠方式、現場唱錄《Let It Be Me》、《Que Sera Sera》、《What A Wonderful World》等舊歌。《Both Sides Now》更是絕佳的深情演出,聽着聽着,Joni Mitchell絕頂的歌詞叫我一次又一次懷疑她是外星人──廿多歲便把生命看得透徹,還自認不明白(I really don’t know life at all)。《Both Sides Now》肯定是我指定的funeral song。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