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Chung專欄:如果從未有數碼……

撰文: Simon Chung     攝影: Stereophile官方網站

25 Sep 2017

917awsi-promo__0

九月號《Stereophile》”As We See It”一欄,作者Steve Guttenberg提出一個很有趣的問題:What If Digital Had Never Happened?

倘若上世紀八十年代,CD沒有發明,錄音音樂仍是黑膠唱片、模擬錄音,沒有MP3、音樂下載、高清檔案,以至串流播唱……世界會點?

這當然是開玩笑的假設性問題,不得認真。(不過我得「認真」地指出,早於1979年,Ry Cooder的專輯《Bop Till You Drop》,就自稱係首張數碼錄音唱片!)但很明顯,作者懷念昔日的「黃金日子」。他抱怨,如果不是電腦把唱片錄音平民化,我們就不會失去Hit Factory、Record Plant NYC……等偉大錄音室,使精湛的錄音技藝失傳。

再進一步的推論──如果數碼音樂沒有出現,購入蘋果iPod的總數量,會否帶來同銷量逾三億個黑膠唱片盤,譬如說像Pro-Ject這樣的入門牌子?沒有了數碼音樂,當然也沒有了九十年代的CD潮──大量的back catalog吃大了唱片業的胃口!令唱片公司不思進取,誤入歧途。

What If Digital Had Never Happened?引人深思,但不要向一面傾斜,只在懷緬the good old days(唱片界朋友最喜歡),我以為沒有數碼技術,音樂肯定少了很多方便和樂趣。

沒錯,科技trivialised了音樂(或任何藝術),當音樂唾手可得之時,沒有人像從前般細心呵護,隨手打開電腦,聽Spotify或Apple music,便知最熱門歌曲,不在意地聽,間接令樂手也製作垃圾,只討好大眾,沒有深層次藝術。有人將這比喻為自助餐,入場者都在追求量而不是質。不過,在自助餐的同時,不是也有很多講究的fine dining?如果覺得MP3不頂癮,也可以要求,改善重播器材和軟件──又或者聽回八十年代以前的錄音,世界還是一片光明。

我雖作為一個數碼音樂的擁護者,卻要往音樂的更深處探,那就是現場音樂,如果說數碼音樂不能與模擬音樂比較,那麼,錄音音樂,就更不能與現場音樂相提並論!我懷疑,在錄音技術剛發明後,也有大量擁護現場音樂的樂迷,說唱片扼殺了藝術性,不夠原汁原味。

我和自己訂明,一星期最好能看一、兩次現場音樂會,一年如果能外遊數次去「追星」就更妙,我覺得聽真嘢最能打動人心,一大棚觀眾坐定定認真享受,連氣場都唔同,獨自一人坐在音響房,搞得幾靚聲都係孤芳自賞,數碼或模擬,其實有關係嗎?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