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的下場

撰文: 黃偉文

12 Sep 2017

時尚界的Cinderella故事都只有一條方程式:初出茅蘆滿懷熱血的灰先生灰小姐,辛辛苦苦創立了自己的小品牌再做做做做做……最後天才被大集團大fashion house的王子看中,然後一登龍門入宮坐正從此名名利利享之不盡……一般來說令主人公「起圍」發跡的那間「風水屋」都不會始亂終棄,儘可能都keep住營運,提醒別人和自己:這是我的「初心」,大家快來看看我是如何的「勿忘」。因為長情乃公眾一致推崇的做人素質!

是的,我姑且把那些「後來的大師」的第一個個人品牌,都魯莽地視為他們的「初心」吧!

初心幾錢斤?

菜心我就知幾錢斤!初心的價值?因人而異啦,可以差好遠㗎!

如果那個讓自己揚名發跡(很少能發達)的「本命Brand」等如每一個designer的初心,那麼飛上枝頭後,仍在百忙中分身分心每季出多個collection的意義,可能有幾個重量:

一,象徵自由意志的夢想!在大品牌門下就算有股票分,始終是打工,打工即是有老細,有老細即是有人要please,不可能隨心所欲追求自己真正喜歡的藝術方向,即使沒有扭曲自己去逢迎,也不能拿出真心的全部,只可貢獻出老闆啱用的那部份。Keep住自己條line,至少可以為自己保留機會不受限制地做些真係鍾意嘅嘢。積極點看,就是「賺大人的錢,養細路的心」。在大品牌那邊接客,拿肉金回家貼仔!

二,大品牌捧你的時候無論上到火星還是金星,始終不是親生老豆!留着自己個檔口仔,一朝反臉,至少有瓦遮頭,所謂進可攻退可守。

三,當初引來金主垂青那些千萬之衫億萬之裙,畢竟都是這個「初心廚房」泡製出來的,留着個人品牌繼續作實驗場,或者可以再誤打誤撞出幾個「可持續發展」的潛力爆款。

現實呢?

不厭其煩講多次,如果設計師的第一個個人品牌都是他們的「初心」,那麼這些「初心」的下場,很多相信他們本人都始料不及的。

隨機抽樣幾個實例:

本來最擅長「Fast Fashion料Couture做法」的Alexander Wang,入了Balenciaga後「貴料貴做」便魅力盡失,即使重新跳出來,不知何故好像有點「魔術被拆穿」的感覺,連個人品牌都彷彿沒有光芒了,初心算不算被拖垮?

本來個人品牌做得還OK的Kris Van Assche,要做好Dior Homme大概令他吃不消吧,泊了大碼頭幾年後,「初心」已有後勁不繼跡象,所以索性摺埋,順便向大老闆以示忠貞,也是狠心而聰明。

Jean Paul Gaultier和Martin Margiela入主愛馬仕時幾乎沒把任何招牌個人風格帶進新東家,一切以老闆傳統為先,也是變相明示「我嚟打工返去養家㗎咋」,雖然兩位當時努力撫養的「初心」,一個「downscale」到只做高訂,另一位直頭提早退休了。

John Galliano也是慘慘豬,因為他的「初心」原來一早賣掉,一有什麼冬瓜豆腐,連John Galliano都不是John Galliano做的。

不如又數數另一些新加入的「現在進行式」,比如Demna Gvasalia,為了感激伯樂,近兩季好像把當初Vetements賴以成名的精髓都留了給Balenciaga,反而最近一季2018春夏的「初心」系列已不太壯烈地犧牲了!

又例如Haider Ackerman,他把自己line最sophisticated的東西,都有如「物歸原主」般還給他們應屬的製作水平──Berluti,他的初心將會何去何從,暫時我仍處於觀望狀態,希望幸保不失。

至於Karl Lagerfeld,奇人也!一生揸過fit的品牌水蛇春咁長:Fendi、Chloé、Jean Patou和幾乎已經人牌合一的Chanel之外,你還看得出他最「個人」的風格是什麼嗎?那條叫Karl Lagerfeld 的系列如果偏是面目最模糊的,那麼何謂他的「初心」也許連老佛爺自己都阿兹海默了吧?

百變程度次之的後起之秀叫Raf Simons,在Jil Sander,Dior和Calvin Klein年代交出來的考卷縱使有好有壞,個人系列倒是一直做得相當有火,直到去了紐約的這兩季,我都深深覺得,不愧是個基因強橫的「初心」。

好了,看了這些人初心的下場,我當然都會想到自己,能不能穩守「賺大人的錢,養細路的心」這個宗旨來對待寫歌詞和生活中其他的事,那些初心我還能不能找個地方像通靈保玉一樣供奉着,莫失莫忘?

你又點?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