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成Mo(-del)之路」(上)

03 Sep 2016

這一篇的題旨只有一個,而且重點是「非常違反主流價值觀」,如果你自問保守,為免令你unfollow或者取消關注我,請不要細讀下去,立即翻過另一頁!那個題旨就是:

「如果你很希望得到一樣東西,切勿努力爭取,一爭取就沒有,一不爭取就有。」

因為還有個壞蛋叫「命運」,總是躲在前面街角惡作劇,整蠱你同我!

興發街起義

自己知自己事,當然未曾幻想過有一天真的能以supermodel為職業,花枝招展散步巴黎米蘭紐約倫敦的天橋,還要有人工可以!但人生流流長,試一次都得啩?總有些祟尚非典型美學的品牌,會給機會一些不是傳統的標準美人拍拍廣告或者catwalk一下吧?只要夠長命去等,只要夠耐心去找,總是有可能「乘虛而入」,給我過一過model癮吧?

而且機會也不算來得太遲,十六年之嘛!

一定是當時有份做形象指導的劉天蘭害的,中五那年的我,心中最喜歡的潮牌名單中,Esprit是位置頗高的,有一天死黨某忽然前來稟告:「你知唔知Esprit有招聘日,請Model呀!」是的,他們品牌的廣告一直能投射出一種「適合男女老幼高矮肥瘦不同風格條件的人穿着」的美好感覺,我便膽粗粗在指定日期去到他們當時在銅鑼灣興發街的總壇面試,我還記得由於當時家裏不算富有,我所有的Esprit都是在final reduction時買的,不免有點sam hui,便自以奇招突出揀了兩件在旺角荷李活商場訂製的日本風恤衫出戰(聽我形容都覺得呢兩件衫恐怖啦係話?十六歲係咁上下啦!),到了興發街,跟大隊填好了申請表之後,重點是那個即場interview包括了每位申請者得拍一張polaroid給更高層二輪審批……你知道那個年代拍照還是比較稀罕的事情,不像現在個個都是selfie達人,或者因為從半歲已開始接受父母的高密訓練,所以人人都找到自己某個大殺四方的招牌表情招牌角度,總之我拍出來那一張就是特別醜,好多暗瘡將飆未飆但已隱約成形,而且五官上還鋪上一層足以煎雙蛋的面油……

「如果我是老闆我一定唔會請這個人囉」,我看着那張即影即有相時的反應確實就是這樣,但不幸中之大幸是,原來我朋友弄錯了,遞了form之後我才發現人家請的根本不是模特兒而是售貨員囉!

玲姐沒有顯靈

第二次機會,或者我自己以為的機會,是再過差不多十年才降臨,班次還真及不上「犯太歲」頻密呢。

但這一次的興奮程度,絕對cover得到漫長的等待,因為今次「招標」的,叫玲姐,姓川久保,COMME des GARÇONS這個邪教女教主。

為了寫這一篇,我真的做了好多research,我的意思是指心靈上的research,其實亦即是好好地坐下想了老半天,卻想來想去想不出到底當年是哪一個「朋友嘅朋友嘅朋友」告訴我CdG下輯平面廣告打算來香港取景,並想起用「具有當地特色的素人」來當model……年代太久遠的事情,記不住「非重點」也情有可原吧,總之呢,我覺得玲姐來香港找人,而我有份被介紹去試鏡都算榮幸吖,做乜咁多人唔叫要叫我先?即使她的show和campaign是出名古靈精怪乜人都有的,但我那麼深愛這個品牌,志在參與亦與有榮焉吖!何況我覺得論風格和氣場,這個我又比當年應徵Esprit失敗的那個我,又吸收了多十年的時尚日月精華,功力應該開始滲透出來了吧,我自覺不是沒機會的。

試鏡過程出奇地唔出奇,平淡到一個地步,根本連故作懂事地告訴朋友「不在乎結果只重視過程」的資格都沒有。簡單來說,就是在一個weekday的下午,根據地址去到堅道某個小型私人影樓按門鈴,被一位好像有聽過名字但又不太出名的本地攝影師拍了一張半身照,信我,快到我都未意識到已經拍完可以走人,由開門至埋位中間只有一位攝影師助理出來接待,不只沒有玲姐也沒有她的team,事實上連日本人也沒有,不,事實上人都沒有,平淡過在即影即有的booth裏入銀仔拍證件相,是的,在我幻想中起碼有機會被化妝整頭和試穿一下COMME des GARÇONS的新裝過過癮吧,沒有,什麼都沒有……

(未算待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