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片(着最閃的衫,扮十分感慨)

    攝影: 法新社

20 Aug 2016

──如果奧委會不准許參賽服釘滿珠片,那麼,我寧可各國女子體操運動員都穿淨色緊身衣就算了(是的,無謂的colour-blocking或幾何分割都不要了),像現在那樣硬要在胸前加幾塊(而且真的是寒酸的幾塊,多都無),有如剛剛食完一塊閃亮的餅乾在心口黐了幾塊餅乾碎那樣……我只想說:「珠片唔係咁釘㗎!」

(不過算啦,更大鑊的其實是千年不變的大pat藍色眼影,抹甩咗佢我哋先講珠片啦。)

──自問都算珠片專家吧。不要問我為什麼有事無事都釘啲珠片唔閃唔安樂,還不明白的可以去再聽吹神的「浮誇」一次。視珠片有如日常基本維生品者,這個世界基本上只有三種人:第一種,叫黃偉文;第二種,叫戲曲師奶,是的,她們大概太into大老倌的世界,所以誤以為台上那些金碧輝煌的戲服根本就是現實中的casual wear,所以她們即使落街市買餸都要Bling Bling Bling,cheap珠片唔緊要,但唔閃就勢係假;第三種,True Diva,喂大佬,Diva喎,唔係話唔閃嘅嘢都着得上身呀?唔閃吓閃吓即刻無厘神氣成個病壞周身唔聚財喎,代表人物:容祖兒。(所以我同佢咁好朋友是有理由的,我們半夜喺屋企飲酒傾心事都是一人一件珠片衫的。)

──想起另一位Diva的真人真事,Stylist幫她借了一批十分難借到的高訂做concert,誰知Diva看了,嫌設計師太前衞新派唔夠閃,馬上下令手下把那些獨一無二的Haute Couture漏夜送返番禺「同我釘滿珠片佢!」Stylist用生命攔截方能保住Paris那些fashion house的原裝design。

──不過話時話,很多人以為動輒過百萬一件的Couture就等於由頭到腳釘滿珠片才夠重工才夠物有所值,事實上一件高訂除了sequin之外還有好多種「值錢位」的,詳情今天先按下不表,反而現很多新派一些的designer即使釘珠片也有些很不同的審美標準了,比如Prada注重的很多時不在於折射度而是立體感,Raf Simons最愛的招數是只做一小片名貴的東西而不是全身(比如一小片的釘珠片或刺繡)然後把這一小片放在一件衫最「當眼」的地方「鎮壓」住全個look……

──Old School一點的美學當然還有它的地位,不然Chanel當年重金「保存」下來的Lesage刺繡坊就不會有如此多的fans。不過普羅大眾懂得分辨何謂優質珠片的還是少之又少,簡單來說,珠片和Lace一樣,愈少重複的pattern愈不似牆紙的,就愈難得愈名貴,所以一幅不斷迴環的格仔或間條或波點圖案的珠片,價值遠遠比不上一截永不repeat的「清明上河圖」,但重複的又分等級,人手一針一線的珠片當然比機器織出來的「珠片布」高級得多,分別在哪兒?通常人手縫的看上去明顯少很多不必要的多餘線步。

──當代有關珠片的重要發明我覺得有兩個:其一是成幅可以用熨斗熨上去的閃石熨畫,雖然它不是珠片而且效果有點廉價,但它卻幫忙奠定了「閃閃令」的時尚美學地位,還突顯了珠片的高貴;其二是”Bling Bling”這個詞語,產生了一種正名的功效。

──在我成長並開始對時裝產生興趣的八十年代,不巧是個珠片的「黑暗期」,上一波的珠片熱剛過去,下一波又未回來,珠片那十幾年象徵了一切舊社會的老套,所以要在那些乞兒裝與Punk的破爛美學之中找件珠片來購買是非常艱難的,我記得人生中第一件珠片衫來自西環某六七十年代dead stock夜冷特賣場,是件加加加大碼的女裝黑珠片cardigan,應該是原本造給1973年某肥婆的登台服結果賣不出的月下貨。

──如果要說新世代珠片衫的game-changers,我則會選九十年代末發明把古董衫釘滿珠片或閃石的LA品牌R.H.Vintage,和近十年不斷發掘珠片衫日常化可能性的兩個品牌Manish Arora和Ashish,有趣的巧合是兩位設計師都是印度裔的,不知是否這個民族特別夠耐心和巧手處理各種的明閃和間姣。

──突然撫心自問,我為什麼喜歡珠片衫呢,當然因為引人注目的「閃」,除此之外呢?我覺得還有因為「拮」,它會刮傷別人和自己,但你又會想走過去輕輕摸一下證實又多「拮」……怕別人忽略了自己又怕別人走太近太親密……這也真的是很「我」的一件事。

你呢?你的珠片故事又是怎樣?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