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物發現案

撰文: 黃偉文

26 Nov 2016

「死老鼠發現案」是上星期網路最瘋傳的……唔,算「時裝界」吧……的花邊新聞。某紐約女客在某fast fashion大型連鎖店買了條裙回去,穿穿吓發現內層「刮刮地」,掀開才赫然發現夾裏包邊縫口位突咗隻老鼠爪出嚟,仲漲卜卜添!

很難不引起浮想聯翩。

理智的那個我當然覺得漏洞多多,咁大隻米奇喎,那位車衣女工要多粗心大意才能留意不到無端端有嚿異物凸起而順利抵達包裝出貨兼中途經十幾雙眼都無人發現?所以有陰謀論者認為一定是老闆刻薄員工引致的惡意大整蠱,但若果是這樣那條鼠屍還先得防腐處理才能保證由完工直至送到客人手上那兩個月(至少)之間不會腐爛發臭溶解成一灘血水吧?所以理智的那個我比較相信是段有心靠害的假新聞而已。

但八卦的那個我着眼點反而是,如果這個case是真的,而我剛好是那位苦主,那麼,若果我返返吓工突然覺得自己著住條裙內籠「拮拮地」,一睇之下原來有隻死老鼠,我應該A:頂硬上著住套「真屍套裝」飛的返屯門屋企,享受「帶着micky去旅行」多半粒鐘,一路不安到飛起吖;還是B:即刻跑入廁所鎖埋道門脫光自己,跟手打電話俾同事家人或老友幫我去附近shopping mall即刻買番條size 36嘅裙,(「吓!買乜嘢款?頂,是X但啦仲揀款咩阿姐?」返嚟救命,一邊體驗裸體被困廁格的全新感受吖,定係……點呢?)

時裝怪異集

經常買衫的人怎麼可能沒有幾篇自己當主角的「異物發現記」?

我名下的甚至多到可以搞選舉。

比如最「牙煙的異物」是大頭針,而且還不止一次,通常也是穿了外套外出之後,突然發現身體某部位產生異樣的小刺痛,伸手摸摸才知道是lining入面有支(相信是造衫過程忘記拿走的)大頭針。這事情我分別在兩個一線大品牌的產品中都遇到過,居然兩次都沒有引致嚴重損傷,這才是「買得衫多自有衫神庇佑」吧!

「最浪漫的」是以前有個專門用舊衫re-construct的法國牌子叫Xuly-Bet,買回來的二手再造仔恤衫的口袋中,忽然我摸出一張四十年前的巴黎公車票,如果你第一反應是「票的原主應該入土為安了吧」,那麼一定會好恐怖,我是個一直戴粉紅色眼鏡生活的寫作人,難免會在心裏編出一段可歌可泣的巴士奇緣。

異物之王

「最常發現的異物」當然和你一樣,又是冒失的售貨員忘了拆下的security tag,又不知為什麼這些tag總是能神奇地「偷走」出來,它的唯一功用不是在離開店門時嗶嗶嗶嗎?為什麼它總是連這個簡單的任務都做不好?

我不是讚自己「大人有大量」,但一般來說如果那個漏tag的店是在香港本地,即使還是得自己勞煩自己特地make a trip返回店舖「除tag」,久而久之我都練習到”good”聲吞得落,唯一仍然睇唔開的無法原諒的是那些外國的店的漏tag事件,偏偏懶散又愛遊魂的法國人非常擅長呢味嘢,他們的案底在我本數簿中真是傲視全球無國能及!

人之常情,遇到這種情況當然是自己私底下先用暴力扯之,但一來你未必夠大力二來夠大力你又怕整穿傳說中入面那枝墨水結果一拍兩散……好吧,下一步驟你當然會嘗試走進其他相熟到不會懷疑你高買的local時裝店,央求幫忙,結果你發現這個世界的安全標籤的型號與系統竟然是如此地多,比如在巴黎種下的禍根,試了全個香港甚至亞洲50家店居然無人能解。

令我最憤怒的經驗是法國有名買手店L’Eclaireur,由於某個相熟sales(注意,已經係「相熟」嘅啦吓!)有次漏拆了security tag,引致我經歷了上一段所有苦難後,卒之要我等足半年(那件衫已經過季了)等到下一次fashion week拿回Marais區給繫鈴人解鈴,爆seed位是那位相熟sales當然是典型法國人,一聲道歉都沒有只笑嘻嘻地拿回店後把tag拆下當無數……到現在說起我都仲係想舂佢一搥!

另一家法國一線品牌也忘了拆tag讓我回港後才發現(姑諱其名因為我在他們家買過幾百樣東西而這種事故只發生過一次……而且,你看下去會明白的),不,正確點說是買了回去一直沒穿直到pack了去東京才首穿、在南青山逛街時間間shop都警鐘大響才發現問題,為了不想當天之後逛的每一家店都要尷尬地解釋一次,立即跑到原宿該品牌最近的分店求助,主動道明來意兼講清楚是巴黎哪家店哪位店員賣給我的(方便引證)之後,那位其實無辜的店長拿着我的衣服入了後房5分鐘,出來說:請問你們想喝什麼?介不介意在VIP房坐下等15分鐘?因為發生了點小問題。

其實我也沒有說不好的餘地吧,加上她們連續20個90度鞠躬,我也捨不得發脾氣吧……15分鐘後,店長把拆好tag的大褸再次拿出來,對着嘆完香檳又嘆咖啡的我再來20個90度鞠躬時,我終於忍不住說:其實我進來時也留意到你們的防盜系統也是不一樣的,請問你們是用15分鐘跑去找別家用同一system的店來幫我解圍嗎?

店長保持優雅笑容淡定地回答:不!我們讓同事跑去工具店買線鋸,回來再小心地把tag慢慢鋸下來……

巴黎的屎由東京的「無辜者」漂亮地執,這才是大店風範吧!

(如果我是店主,以後有客拿回未拆tag的衣服都一定會賠1000蚊cash coupon囉!)

───────────────────────────

WYMAN WONG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鍾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