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自己之幾時出自己品牌

29 Oct 2016

自問:聽說你最近又做時裝設計師了,那個Slogan Tee系列出到Season 4了吧?

自答:不好意思先要更正你一下,現在我在做的事情我不敢叫自己做「設計師」fashion designer,「設計師」對我來說是一個受過正統訓練所謂科班出身的人才有資格自稱的,即是給你一塊布料一些零件一些工具便可以由2D到3D弄一件能穿上身的衣服出來的人,那些在前人歷史中找找靈感再找工匠重新整合(即是都有啲抄抄哋啦)的、只配配顏色選選布料再在長短闊窄上比劃一下的、單純決定哪個piece搭配哪個piece再砌個Look出來的……以上種種只能叫做stylist,我頂多只是stylist。

自問:這樣說會不會太謙了?

自答:哈哈不是為了謙虛而這樣說的,是為了「攻擊」市面上太多那些明明是Stylist卻自稱是designer的人而這樣說的!以前的High Fashion世界高手如雲,近十年八載,大中小牌的「設計師」幾乎只剩那些比較會做styling的人而已,尤其那些漸趨街牌風格的大fashion house、和那些做做吓street fashion突然覺得自己去巴黎開個catwalk show便能高攀hi-fashion的……sorry離題了,請繼續問。

自問:好吧,我重新開始。是什麼讓你由一個只喜歡買衫的「時裝精」,轉型成每季生產自己小小成衣系列的”Styyylist”的?

自答:世人的邏輯是好奇怪的,一個入行了一段時間有點資歷的演員,到了一個位置總會不斷被問:「咁你幾時做導演?」好像演員做久了下一步就一定要做導演,而不可一直做演員或者改行賣人字拖或者加入無國界醫生或者乾脆退休什麼也不做的,所以像我這種眾所周知的買衫狂,久而久之就有好多人問:「幾時出自己品牌?」開始時,最初五十個人我都會耐心解釋「咁又唔一定要出衫嘅吓話?」問吓問吓我就索性怕咗你啦真係做咗佢啦,方便過你班友仔又不斷問我又被迫不斷解釋!

自問:哈哈所以這條和國內網站合作的Slogan Tee系列就是「不勝其煩」之下的「創業作」嗎?

自答:呀,不是,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幾年前和本地品牌Izzue合作的capsule collection。

自問:是個很有趣的經驗嗎?

自答:重點反而是,真是讓我學懂好多東西,好多以前只做顧客做了幾十年也不會懂的東西,所以,是的,這樣說起來是很有趣的。

自問:分享一下好嗎?

自答:一開始總是天馬行空地、不惜工本地、不顧實際地想搞一些自己真心喜歡的東西出來,而合作對方就派出一個專業團隊出來協助你把idea實現,意思其實是,憑他們的經驗告訴你什麼可以做出來什麼不可以,什麼就算能做出來他們都相信不可能有人會買,因為走得太前了。

自問:所以會很不開心吧?

自答:如果年輕十年做這件事,「你敢阻我?」一定會拍斷張枱走人,然後互相告上法庭不歡而好耐都唔散吧?幸好那時已年過四十,哈哈,收「經」了!遇到各種「唔得」時,會平心靜氣反問:咁點先得?唔該你俾番幾個折衷俾我揀?人大了,明白有時所謂「折衷」,只是和你「初衷」不一樣而已,不一定就等於很差很差、完全無法接受的東西,所以不妨先考慮清楚plan B的風景是否都優雅才火遮眼把機票甚至passport撕掉吧……不過有違做人原則核心價值的那種「初衷」就梗係無得跪低啦!哈,我係咪又離咗題呀?哈哈哈!

自問:係就係嘅,不過OK啦,呢個「折衷」都可以接受!哈哈哈!咁當年這個處男系列效果出來滿意嗎?有沒有遺憾?

自答:開心的是,有幾個12年生產的款式,到今天看起來仍然自覺不失禮又不落伍,仲都幾original㖭 ,比如一件用魚網料做的trench coat,我估拎去St. Martins申請入學都有機會被取錄的,哈哈哈,自己幻想啦吓!遺憾嘅話,有嘅,最遺憾嘅係後來正式生產出街的那個collection其實是「第二稿」,「第一稿」我們design team完整地搞好了才被sales department徹底推翻胎死腹中,那是個完全用潛水料,或稱太空棉做出來的系列,sales話太前端太奇怪無信心賣得出所以不開綠燈,結果兩年後那種面料紅遍全球,如果我們當日出了,比那些Juun J.、Neil Barrett還要快兩年,都幾威水㗎!所以實在是好可惜。

自問:哎吔!講到呢度都未入到正題去講你個最新系列嘅廣東歌詞tee㖭,咁唯有留返下個星期繼續啦,各位讀者記得留意番這個被譽為「史上最貴華人明星代言費的廉價Tee系列」嘅內幕啦!

(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