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嘢買到……阿姆斯特丹

12 Feb 2017

是的,除了心愛得可以長住的倫敦東京、工作上避無可避的巴黎紐約米蘭上海北京、貪近散心必備的台北曼谷,世界上任何城市我都盡量「不去第二次」──當然因為人生苦短,而我恰巧又是個善變怕悶的雙子座完全體。

春節假期剛剛重訪Amsterdam,倒不是因為她有什麼過人魅力(雖然也不是完全沒有,事實上作為一個蹓躂散步的城市她其實是不只幾分姿色的),真相貽笑大方,但苦主不是我就不介意和盤托出啦。

話說十幾年前第一次去阿姆斯特丹時,抵埗一天我得馬上留在房間趕歌詞,便着同行旅伴先行出去逛逛,誰知幾小時後我寫好功課和大隊會合,便發現人人有點狀態異常,結果那個短trip之後的兩天我便得趕鴨仔一樣照顧着大家的起居飲食和安全,離開Amsterdam時固然所有人都忘記有來過這個城市,我作為全團唯一健康清醒的人為了看管大家自然連走馬看花的機會都沒有,還看什麼花呀大佬?看住這羣失控的隊員都夠裙拉褲甩險象橫生了吧?

所以十幾年後,我還是得再去荷蘭一趟補償自己,嘩,真是感覺全新猶如未去過一樣!

鑲金?鑲鑽石?

 

再盲目樂觀的人,也不會預算在這個時裝精們很少講起的地方買到衫吧?不過嫁了過阿姆斯特丹的老友給的內幕貼士是,有個地方叫「九條街」(De 9 Straatjes)算是城中最Hip的精華,我自然明白那個「最」字是相對於全個風車國,而不是大世界。

結果我倒是找到家不失禮的select shop,不失禮的意思是有性格有態度,並非純粹「興乜就賣乜」,Vetements這種「濫紅」雖然有,選的單品卻不算隨波逐流,最驚喜的是居然有Dirk Van Saene,我喜出望外之餘不忘問店員:「Dirk Van Saene?是那個在江湖上消失良久的Dirk Van Saene嗎?」她也完全懂我在講什麼微笑點頭。

幾乎忘了告訴大家這個店叫Van Ravenstein。

雖說可去的不多,但像Droog這種神級家品牌子的全球唯一概念店,都算撐得起這個城市的門面,嫌東西大件難抬的話,去café飲杯咖啡當買咗嘢都是種心靈滿足。

好吧,你一定要逛「其實全世界邊度買都一樣」的名牌專門店嗎?P.C.Hooftstraat是屬於你的,至少可以看看Chanel在裝潢風格改變後的第一間shop。

博物館與商店街

 

反正這條名店街附近就是我覺得Amsterdam有睇頭得多的博物館區,所以先看展覽後shopping或者調轉,都是本人瞓身推薦的無敵組合,俗氣仙氣兼備的假期活動!

至少去看看梵高吧,即使沒有真心喜歡也可以用來告訴別人「我去過」虛榮一下,回去故事當手信,然後去隔鄰的Stedelijk Museum,花幾小時把過去百多年的荷蘭藝術與設計以「懶人包」的步調一次過濃縮消化。

我去的時候,附近的小型私人博物館還剛好有Banksy,展品有點搵笨但因為未遇到過,倒是羊牯得心甘情願。

如果我告訴你阿姆斯特丹逛得我最開心的竟然是「博物館禮品店」不知你又會不會柴我台?但真的,國民主調比較從容的國家,通常都喜歡花心思時間在「家居佈置」和「美食」上,在荷蘭這個案,可惜只有前者是正確的描述,不過此行我倒是發現了阿姆斯特丹人另一個有趣的性格──愛撰寫文案品嘗文案,如果你認為我以偏概全便請糾正我,但我今次旅行真的處處看到些標語抵死的產品在賣(見附圖),也許你會說「唓,呢啲嘢原產地都未必係Netherlands啦!咁都入佢數?」

沒錯,我見是英文slogan都知未必是生於荷蘭,但一個城市的商店居然能集合了密度如此高款式如此多水準又如此勁的「標語產品」,至少證明了市民的「高質幽默感」吧?

一想到這一點,居然有一點不想回香港了。

▂▂▂▂▂▂▂▂_________________

WYMAN WONG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鍾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