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明星「借衫」簡史(一)

撰文: 黃偉文

16 Sep 2017

「以前啲明星」和「而家啲明星」最大的分別是──「以前啲明星」買衫著「而家啲明星」借衫著!

以前即係幾時?

「以前啲明星」,如果對自己造型有點要求的,覺得用靚衫和靚樣招待觀眾是演出的一部分,也是表演者的一種「道義」的話,收入有一大截會用了來買衫置裝;「而家啲明星」,就算有些也算非常貪靚的,也認同「令米飯班主感覺養眼」是服務的package之一,有時也可以一整季都不用花斗零在行頭上面(就算有都只花在stylist的人工上,well,也許還得買點底衫褲和鞋,總之不用買衫啦),因為時勢不同玩法不同了,好多以前非得真金白銀才能一親香澤的名廠名牌,如今都排着隊等着借你著,還擔心你不打電話去申請,幾乎要像銀行借錢般cold call你㖭。

而所謂以前,其實十零年前,因為我肯肯肯定,零七零八零九那幾年,即使已有品牌開始紆尊降貴中門大開供明星借衫,但我仍然有幫過我一些藝人朋友買衫去出席重要場合的,可見大家還未完全是一味靠借。

但到了我舉行Concert YY的2012年,我記得幾乎已沒有任何有點名氣的藝人會「吟荷包」買衫出席公眾場合了(利申:那次演唱會95%衣服都是靠各大品牌鼎力支持借回來的),唯一分別只是大有大借細有細借,大品牌要紅星才借到,二三四五線品牌的商借對象也是成正比的「門當戶對」。

「漏夜買衫」的時代

我1990年加入電台工作,所以肉眼見到的「明星服裝內幕」可從那時計起!是的,我還清楚記得1991年那屆叱咤樂壇頒獎禮,當晚拿下「叱咤生力軍(女)金獎」的吳婉芳,差不多開場才上氣唔接下氣地穿著一套螢光綠色的Montana趕到紅館,事後她告訴我:「好險,喺九龍酒店搵衫搵到傍晚六點幾先搵到呢套!」

沒錯,在那個年代如果你不想出現這種危險鏡頭,害怕有任何大場面翹起手「無衫著」,你就得平時趁得閒一早買定好多好多的衣服,通常多到季尾都穿不完,因為沒有任何一位蘇民峰麥玲玲可以準確算得出你今年總共有28次登台,31次上電視,16個press con,65本雜誌影相……

曾幾何時,服裝費的確是每個藝人最甘而最無得慳的投資。

講開又講,有一次問起「前輩」吳君如某年某件我見過她穿上電視的Kansai Yamamoto的下落,「一早還返俾劉嘉玲lu !」她說。

??????????(我一頭黑人問號)

原來當年她們幾姊妹剛從訓練班出來不久,賺錢不算多但百物騰貴,個個想著靚嘢的姐仔們,唯有每人買每幾件新衫輪流著,即是嘉玲買了件Kansai自己新劇開鏡先穿了,然後轉借君如做《歡樂今宵》,穿完華倩再接手著去金獅影視剪綵,如果還未著殘仲可以俾戚美珍海城大酒樓登多次台,反正那時的報紙雜誌電視電台數量有限,只要條數計得準確再加配搭巧妙,應該很少眼利又無聊的觀眾能捉到正「嘩!佢又著同一件舊衫第三次!」又或者「哦~佢哋一件衫五份著!」

唱歌演戲工作已很辛苦,「以前嘅明星」還要撥出不少時間親手照顧自己的styling,但以前人人都這樣,所以多艱難都是必經的預咗的,這一代藝人大概發夢都想不到,十零二十年後,連LV、Valentino、Dior都唔使俾錢買,打個電話便體貼地送到府上借你穿咁便宜吧!

又賴互聯網?

但是除了互聯網的流行普及,我再也想不到另一個原因,會令那些本來高高在上,要付上大疊鈔票不特止,分分鐘還要專程飛十幾小時才有機會買到的國際名牌High Fashion,會由「疊埋心水賺硬你」一夜之間變成「免費投懷送抱之餘還擔心你唔著」那麼平易近人。

是呀,只要那幾家龍頭老大揸緊宗旨「死都唔免費借」,那些大明星們還是得死死地氣忍痛碌卡吧?是誰第一個守唔住先打開了那個閂唔返的「潘朵拉盒子」已經無從稽考,但放下身段的原因則很可能是某個明星或者網紅某天穿了某件衫拿了某個袋引來排山倒海的媒體coverage(尤其電子的網上的),於是有些PR便覺得「橫豎都係搏版位啫,俾啲名人明星著吓又爆紅,方便過我自己每日又跪又求啲fashion editor同記者俾個面高抬貴手啦!」但與其等Angelina Jolie從幾百個牌子之中揀中你果件嚟買咁渺茫,不如你主動出擊敲佢門免費借俾佢仲借埋俾Sarah Jessica Parker 同Kate Moss同阿邊個邊大包圍啦……

(未完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