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有貨唔賣咩玩法?

撰文: 黃偉文

07 Nov 2017

日本那間「被排隊」的拉麵初到香港時,蛇餅順利由涉谷原宿六本木移植到銅鑼灣,全盛時期好像還有人在網上post了「等位攻略」,一如什麼時辰去哪間投注站從邊個方位入門口買六合彩最易中那樣瘋癲!

我本來沒有起疑,但到了該店租埋同街另一個更大舖位人龍還是有長無短時,便覺得有點不合邏輯,世上哪有疏導不了的交通呢?

又再吃了兩次才發現,外面有外面排隊,店內根本有一兩個section長期block咗,好吧,如果因為廚房師傅和原料應付不到,一早便不會戴咁大頂帽開咁大間舖,所以合理解釋應該只有一個:明明handle得到,但專登攔住啲客,製造人龍,又名聲勢!

……又名「越難越要的賤格消費者之最佳春藥」!

又係「橋唔怕舊」

唔好以為我咁小事便大驚小怪,行走漿糊四十餘年的老牌購物狂,這種「有貨唔賣」的造勢小技倆我又點會見得少吖,讓我畧為戚眉的只是,想不到這一招已應用到飲食行,不,是「行行」身上去,即是全世界。

是的,當然不是新招,買唔到的演唱會飛你信唔信真係一張都無淨?輪唔到的波鞋你信唔信真係一對都無淨?搶唔到的手袋你信唔信真係一個都無淨?

十單畸屎我信得兩個係真!意思係生產者真的無能為力,拼埋老命都屙唔到多幾個出嚟奉客,其餘8個case我覺得(部分唔係覺得,係知㖭)係「有貨唔賣」,明明整到硬係唔整!

零售之後,我覺得最喜歡感染這種造勢惡習的是飲食業吧!請問你去過幾多間「訂位爆到出年年尾」的人氣餐廳,俾你千辛萬苦又求又跪訂到之後,入座時居然俾你見到仲有三五張吉枱,你問侍應「咦又話fully booked嘅?」他們一定實牙實齒「哦,果啲訂滿㗎啦個客未嚟啫」,但你由八點食到十一點打烊,個客都仲係未嚟喎,點解嘅呢呵?

朋友家幾十年前開戲院,傳統上原來每場都會在劃位表上交叉咗兩三行才開賣,真係全院滿座之後才鬼鬼祟祟告訴遲來者嗰兩行其實available──主要是怕情景太冷清會趕客,人的本性都是喜歡搶搶吓!

所以我有個朋友遇到無位的餐廳酒店航空公司總是不厭其煩一日打電話去問九十次,居然有時真係俾佢執到死雞!

而我則是在想,到底這種「有貨唔賣」的魔爪,以後還會伸向何種行業?還是已經伸到了但我哋仲懵盛盛唔知?

學校?醫院?

限咩量唧?

最弔詭的是,「有貨唔賣」,為乜呢?

講邏輯,如果煲紅自己之後「有貨唔賣」為了「造勢」,「造勢」為了「令顧客更想消費」,「令顧客更想消費」為了「賺更多錢」,那麼,何不在煲紅之後,便直接「有貨即賣」而立刻「賺更多錢」呢?而要搞到大家嬲爆爆面燶燶先收手呢?

好吧,我明白有些貨品真是不能不「限量」供應的,比如那種材料真是極罕,又或者懂得製作這產品的工匠實在稀有……但唔係喎,市面上見到好多缺貨斷市waiting list超長的東西,一加單加推就everybody happy囉喎,「有貨唔賣」是純折磨消費者來神化自己而已喎!

作為一個非marketing出身的人,我估(估錯真係歡迎指正我)你神化了自己品牌之後,從此便帶挈到同一個brand那些「非搶購款式」都立刻鍍上光環賣多兩件,而且名字響亮了之後,人人都知你公司某product引起搶購潮之後,你拿着自己個「朵」再出其他產品也好像升格了,以後想sell香水sell眼鏡sell底褲sell衞生巾sell溪錢sell乜都易好多……我猜就是諸如此類的理由吧!

但誰可以預料得到如果A貨紅了之後大量趕製「有貨即賣」,埋單計算所賺的錢不會更盤滿缽滿,得到顧客的信心和loyalty不會更打風打唔甩呢?

唔只咁,這些年來我還見過不少「有貨唔賣」引申出來的畸胎個案,有些我都好想請教高人「點解咁嘅?」。

比如某些品牌有個「明明可以唔限量但限量咗」的新產品,城中各人當然又碌盡人情卡面子卡搶貨,搶不到的自然是大多數,有些使盡渾身解數而得不到寶物,但品牌又想entertain吓不想完全激嬲的人,大會便分發了安慰獎──同一個系列但受歡迎程度差一大截的「其他設計」。

問題來了:到底這「安慰獎」的設立是為了什麼?這安慰獎其實又安唔安慰到人?我明白做人的千古定理:「要討好一個人的最佳方法一定是在他面前得罪1000個人」,所以請問除非你拿到了冠軍,拿亞軍季軍的有誰會開心,他們真的會因為覺得「咁都好過乜獎都無果啲人」而感到幸福嗎?

這個世界,要不籠絡,要不得罪,安慰獎真是沒有意義的,玩得「有貨唔賣」這個咁寸的遊戲就玩到底吧,至少會有犯賤的客人會排着隊享受被侮辱,一邊夢想着「下次終於會輪到我攀上金字塔尖望返落嚟傲視你班買唔到限量版的螻蟻草民」,而家畏首畏尾「又要殺人又要做帛金」咪仲唔型仲扣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