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終於捱到……興返Oversize!

撰文: 黃偉文

04 Sep 2017

逛Balenciaga,唔覺意聽到店另一邊的小騷動,某顧客越講越大聲,詐嬌漸漸扭大成發爛渣,音量之高其他人唔想「偷聽」都唔得。

幾乎釀成血案!

哦,原來惡客投訴的是:「點解你哋啲衫唔做貼身啲?」

完全戥彬彬有禮的店員陰公豬:一,先生你知唔知呢期巴黎世家玩乜野idea,你自己衝入嚟柒之前,有冇做吓research?通俗大眾化一點講:你等於行入壽司舖埋怨人哋冇熱嘢食,行家版比喻就是:大佬冇嘢呀你去Stella McCartney搵皮草?二,阿腥你本人睇落亦唔係話特別fit,緊身衫你著勢必唧咗個肚腩仔出嚟,何苦執着一個過咗氣(不過我估你唔知)的潮流呢?

至於「釀成血案」,不是因為谷爆售貨員,想出手樁佢的其實是我:「你知唔知阿叔我捱咗幾耐先捱得到鬆身衫興返呀靚仔?倒──我──米?」

熱烈Welcome Back!

80年代你問人「最前衞的時裝潮流是什麼?」一定有好多人答你是「大墊膊」。

往後20年你問人「最不希望come back的過氣時裝潮流是什麼?」得票最高的又是「大墊膊」。當中最恐怖的是,後來最全盤否定兼趕盡殺絕big shoulder pads的,很多其實就是當年無pads不歡的同一班人。

更更令人髮指的是,正正又是這班人,後來就算懶有態度大彈過Martin Margiela企圖復辟的美式足球膊,幾年後還是若無其事的降服於Balmain三倍加pads,並穿街過巷要耀武揚威,到了Vetements再在雙肩僭建假狗時,也是這羣人最大聲懶叻「唓,阿姐我早就著過兼興完唔吼……兩次啦」。

買衫的人最無情,也是講得通的。

所以今日著件hoodie著到粵劇大佬倌一樣舞水袖的人,自然也是悉數從Hedi Slimane的(前)明教中變節過來的,睇返CCTV保證誰都嘲笑過荷東廣東disco入面那班舊戰友。

一命二運,與衫風水

人前人後我一直都說Demna Gvasalia是我的「恩公」,姑勿論我心底裏面其實認為他是造時勢那一位,還是時勢造出來的那一位。

現兜兜的事實是,沒有他「闊身衫」就回不來了,我等自決胖子今天還得在獨裁的窄搣搣統治下苟且偷生,或者至少都要偷身!

有點似以前TVB台慶之夜送洋樓靚車那個環節吧?過去十年八年間,第一個拿着鎖匙去嘗試開門的絕對不是Demna,首先他的祖師爺MMM早在90年代中後已大力扭過那道門,大市冇反應。比他早幾年出手的Riccardo Tisci也刻意把T恤的剪裁放大,也是惹來很多「保守派」的嫌棄要他改返窄(說起來Givenchy by RT的崛起我覺得也算是冥冥中為了Vetements和Demna的成功開路)。

在罵治和G家之間其實還有個更淒涼的案例,叫做「悲慘的Juun J.的一生」,這位大韓才子其實在一零年後便幾乎季季「枕住」大量推出巨大版型的tee、恤衫和外套,但他就是做來做去都無人知咁滯,幾年後才殺出的程咬金Demna卻是一炮而紅,一插條key入去大門就「卡嚓」應聲而開,你話呢啲唔係叫命水叫做咩吖?事實上這兩年令Vetements和Balenciga賺到盤滿缽滿的那幾道首本名菜,資深時裝精一眼便看得出,都是來自Margiela曾經施展過、卻因走得太前而市民未ready受落的板斧。除了因為過了些日子科技更進步了所以造得更精美之外,idea上Gvasalia和他的團隊幾乎是毫不修改全盤照搬(雖然說MMM生產這些款時Demna也正在裏面上班,也有「他可能有貢獻」的疑點利益),總之時機對了,小眾變大眾,棋仔變大明星,而我也實在見慣與明白這種時來運到的命運荒誕劇,已無任何嘲諷之意。

尤其當我也是oversize潮流回歸的受益人之一。

世界上唯一能與「時來運到」匹敵的東西就是「長命」!又或者可以這樣說,人世間各種不同的比賽去到最後其實都只是在鬥一件事:「鬥長命!」

我又終於捱到興返oversize了,Yeah!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