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真正)時裝災難

撰文: 黃偉文     攝影: 黃偉文

03 Jun 2017

就算不是追求完美至近乎吹毛求疵的處女座,我看也沒有幾多人頂得順心口有幾滴麻辣米線湯汁漬而若無其事繼續狂逛星期五晚的銅鑼灣?是的,在這種情況下飛的返屋企,我覺得都不能歸咎於「貪靚」了吧?是「個人整潔衞生」的問題也好「危機處理」的考量也好,總之就是名副其實的「時裝災難」──不是襯錯對鞋或者eyeline畫得太重手咁簡單!

借問聲你一生人又經歷過幾多種(真正)時裝災難?

我?我直頭有成部catalogue㖭啦!

爆呔

最傳統喜劇的cliché橋段,和踩蕉皮跣低同grade的硬滑稽,偏偏它的陳腔濫調又正正是因為它「真的會發生!!!」吧?而且更多時候是因為「踩蕉皮跣低」了才引致「爆呔」的雙喜臨門,唯有求神拜佛意外發生那天剛好是grunge look對應的造型,可以臨時把恤衫脫下來綁在腰間遮醜。

甩鈕/爆拉鏈

相對來說,鈕扣突然脫落是比較輕微的災難,打道回府的急切性一般較低,除非你鬆脫那個button的位置不幸剛好在尷尬敏感的區域,比如岌岌可危的緊身恤衫的第三或第四粒;又或者有如建築學上「主力牆」一樣的「力學重點」,即是那種玩立體裁剪和draping設計的款式,要來支撐全件衣物不致崩潰倒塌的「西裝腰間唯一一粒鈕」「裙頭褲頭唯一一粒鈕」;相比之下「爆拉鏈」通常比較大鑊,除非那件衫是可以打開來著的,否則能遮遮掩掩瞞混過關都算好彩了。最怕是那種連身裙的背脊拉鏈若果爆了,就算有頸巾jacket可以掩護,有時成條裙也可能因此變形瓦解……如果不想狼狽回家便只能祈禱附近有那種廉價fast fashion連鎖店,不過就算不必擔心budget,立時三刻要你重新買過一身啱colour啱size啱styling的衣物都是頗考功夫,和運氣的。

甩色

不要以為科技已經進步到什麼染料都不會中途甩色,事實上真正完全穩定的牛仔布或麖皮染料我還是未見過,尤其是還得看看穿著當天的各種外在因素,比如深色的suede手袋孭吓孭吓刮吓刮吓會把顏色留在和它一言不合產生磨擦的淺色外套上(尤其像毛巾之類表面同樣有點凹凸不平的布料),另外下雨天和出汗也是Denim的大敵吧,如果它遇水仍不會甩色在你的白恤衫和百波鞋上面,試問又如何做到越洗越有味道的washed out效果?不過在預計不到的情況下邊行邊甩就陰公啲囉。

食物汁液

夜蒲時被人淋紅酒屬於「天亡我也」類,重點已不是認命還是不認命,而是究竟捉唔捉住對方賠錢?點講數先夠elegant?而佢其實又賠得幾多(如果案發時你穿的是價值十幾皮的Dior純白新裙)?

也不要再說「平時一定無事,唔知點解總係著白色top嗰日先食茄汁意粉」那種懶幽默懶看透世情的話了,出嚟行的時裝精,誰不是早已經預咗還「白衣詛咒」這種宿命,對於無法避免必然發生的事情,研究如何「提防」是多餘的,不如早日花點心力時間想好如何「善後」──明知那天穿白,便提早帶備一小枝即場救急除漬的stain remover才出門;又,如果我是開餐廳的,如果明知自己餐牌上有供應任何有「彈汁」可能性的食品,一定會長備一兩枝「超能除漬劑」來看舖頭,是不是比起其他那些食店在出意外後,才有伙記給你醋給你梳打水或者更白癡地叫你入廁所用洗手梘液「試吓得唔得」高級體貼得多呢?

(未完,下星期,災難繼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