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BERRY的九月號

01 Oct 2016

「萬辛十萬苦」地趕赴倫敦是值得的,因為Burberry這種see now buy now的新零售模式有可能顛覆我們的時裝生活。

看完秀後每一個訪問我的人都想我說一說:「這場革命會成功嗎?」

暫且按下不表,留待本文尾聲再和你研究。

起程

自命「準時吉祥物」的我,平均每年只會遇到飛機航班delay一次,即使來往中國大陸最頻繁的那段日子,依然金身不破(嗱嗱嗱delay少於一小時嗰啲唔算delay啦吓,嗰啲叫家常便飯),所以今次出發倫敦只要我的超能力「正常發揮」便可。

是的,雖然之前在上海參加活動,大會已安排我第一個出場好讓我趕到下午4時半的浦東回港航班,但距離晚上11時多的香港往開出時間,抵埗後那五小時的「鬆動」其實有點緊的,是有風險的,尤其那是delay之國中國的delay之都上海。

我心想:平時任何一次都可以遲唯獨今天不可以,所以我那一年一度的delay只要不碰巧是今天便OK,好吧,就算真的咁邪,唯一不能delay的一次就黑仔到delay了,只要delay不超過五小時也趕得上……

結果就真是遲足五小時,「冇事冇幹」的一架飛機上齊了人足足stand by了五小時,完全沒有理由為什麼不讓你飛,總之你之前之後的航班都飛了,就是你那一班仍在坐監,上海的航空管理已經不只是不講邏輯了,直頭是毫無江湖道義亂Q咁嚟!

好吧,這個開場,大概是讓我們明白,「快」有幾重要,有幾大快感吧?

開場

時空一轉,已在英國秀埸。

倫敦我不敢以「精」自稱,但縱橫Soho廿幾年,至少也是「老馬」級的識途,開show那個The Makers House,倒真是沒聽過,但一看地圖,功底還是在的,馬上知道如何從同在這一區的酒店走路過去。

是的,這個城市的無故封路整路也是特多的,如果不是太遠的話,還是自己對腳更可靠,況且着晒晚裝在鬧市中散一下步也是難得的風情。

The Makers House原來是個舊倉庫,改這個名字當然為了歌頌傳統英國手藝,而今次和Burberry合作的單位The New Craftsmen也正是其字面意思的工匠匯集,是的,隨着這September Collection而來的是一個開放給市民參觀兩星期的展覽,或者你當它有玩有睇有買的主題公園也不為過。

近年巴黎男裝周有些品牌捨棄常規的catwalk show,用同樣的錢去製作一些如園遊會的大型presentation,由於形式更生動,與參與者的互動也更多,這類「時裝展」在媒體上的效果都特別好,這次Burberry又有Runway又有這種園遊會雙管齊下也是冇得輸了吧?

哈,還有「第三管」呢,相信是為了「美」,The Makers House其實面積不大,平時Burberry的男女裝show起碼坐一千五百人,今次男女合併卻只有七百多個座位怎麼辦?原來同一時間倫敦以至世界各地多間Burberry門市都搞了招待VIP的Live TV Party,客人們一面喝香檳一面看時裝show的現場直播,看完show一擰轉頭,新衣便已經從電視機入面掏出來,堂皇地掛好在衣架上,讓你即時上身……是的,這夜倫敦多間店舖都特別延長營業時間,讓剛看完show的guest可以即時把天橋上的靚衫穿回家,所以一向下午走秀的Burberry,這次改到晚上,據說就是為了美國這個大市場的客人們也可以see now buy now!亞洲大客要遲一天才可以參與類似的店內活動,晚了「黃金十二小時」開始葡萄了嗎?不要緊,聽說大會正考慮下次揀個更適合亞洲人的吉時開show,梅花間竹,一人一次,力求公平。

The Question

回到最初的問題了「這場革命會成功嗎?」好吧,如果你把成功定義為「賣更多衫」,那麼,短線來說,這個由「大家看完show要等六個月」變成「看完即買」的新策略,確可以多賺了一批喜歡「鬥快」的顧客,而且以往就算看中了一件衣服,由於不知道它到底是6月第一個星期四還是11月第三個星期日到貨,有時一不留神便失諸交臂,強烈到即時擁有卻有時也會被等待期間殺出的第三者澆熄……

但若你問我長線的效果,我則覺得並不會因是否see now buy now而分別很大,老套講句,還是得靠「貨品好」才算數,能引致大家爭相搶購的「搶」才是shopper的最佳春藥,所以至少這個season,由於Bailey先生交出了如此romantic的一個系列,品牌方面可以放一千個心了吧,是的,還有個必勝的原因,作為Burberry長期追隨者,本人目測今季各類物品的訂價都調低了30%至50%,似乎在「即時售賣」的新政策之外,他們還使出了消費者最愛的「薄利多銷」吧。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