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郭卓堅:「司法覆核風潮」下的平民百姓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李浩賢、譚志榮

19 Nov 2016

mingpaoweekly_2016-11-19_11-29-23

一個人的威力有多大?

宣誓風波,引來行政長官梁振英聯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提出司法覆核。最終法院判政府勝訴,總共獲五萬多選民支持而當選的梁頌恆及游蕙禎,隨即被取消議員資格。

梁振英罕有地對立法會主席決定提出司法覆核後三星期,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會員鄭玉佳,入稟司法覆核,質疑另外八名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羅冠聰、鄭松泰、邵家臻、陳志全、朱凱廸、劉小麗和姚松炎)宣誓是否有效。

過了兩天,另一名香港市民郭卓堅申請司法覆核,他挑戰三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黃定光、石禮謙、蔣麗芸以及特首梁振英的資格。

司法覆核變成了一種「時尚」 |

一時間,上至特首、律政司司長,下至平民百姓,此起彼落,紛紛提出司法覆核。根據法援署資料,過去15年,市民向法援署提出司法覆核案件急增,2001年為147宗,2010年增至229宗,至去年案件數目急增至500宗。

司法覆核,變成一種「時尚」。

記者先後訪問了提出司法覆核的鄭玉佳和郭卓堅。前者雖是第一次提出司法覆核,不過他曾在雨傘運動期間申請旺角禁制令;後者多次挑戰政府決定,有「長洲覆核王」之稱,曾就新渡輪加價、免費電視牌照、焚化爐、鉛水事件、長洲村代表選舉、取消丁屋等,提出超過三十次司法覆核。

mingpaoweekly_2016-11-19_11-29-18

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會員鄭玉佳

有人批評市民濫用司法覆核,但是,每個提出司法覆核的人,都覺得自己「被迫如此」。第一次提出司法覆核的鄭玉佳說:「老實說,過往立法會議員的宣誓都有問題,但未試過鬧到這麼大的風波,今次的情況非常嚴重,是踩過了底線。」第N次提出司法覆核(至少有兩次「迫到」政府「庭外和解」及作出讓步)的郭卓堅說,四年前就已經發現梁振英就職宣誓時漏了「香港」二字,本來無意提出司法覆核,可是現在「有人要把泛民迫到落海邊」,他只好站出來「反撃」。

八年海員生涯 未若今天風波險惡 |

訪問當天,雲淡風輕。兩人覺得道理都在自己這邊,訪問時往往不見憂心,倒是給人一種臉有得色之感。鄭玉佳說:「我很關心立法會的代表性及正常運作,現在的感覺是一塌糊塗。我認為如果不發聲,全香港人都要付上代價!」郭卓堅承認他提出的司法覆核,最理想的結果是輸,因為,這樣梁振英和三名建制派議員席位固然可以維持,但是另外八名可能受司法覆核影響的議員,按理也能保住席位。「你挑戰我八個,我挑戰你四個,但你有一個是首領。」他像資深棋手一樣分析棋局,畢竟,他已經累積了三十多次的司法覆核經驗。

兩個政治取向南轅北轍的人,都經歷過時代的試練,千帆過盡,今天形勢,是處之淡然,還是不由自主、反應激烈?鄭玉佳年輕時當過海員,整整八年時間,他飄泊在外,在海上載浮載沉。「對我們來說,身份認同其實很重要。」他形容香港目前處於暴風雨之中,「十層樓高的海浪打過來,船身好像隨時會沉沒」。

不明白香港為何會變成這樣 |

海員生涯之後,他駕駛的士,從海上轉到陸地,一切,彷彿十分平穩。「以前我是一個只會開工和放工的的士司機。」兩年前的兩傘運動,改變了他。「佔中堵路,除了影響我們的工作,也損害香港經濟,迫使我不得不站出來。」

訪問期間,那個「迫」字好像變得特別響亮。

在香港活了大半輩子,鄭覺得香港變了,不是因為釋法改變,而是秩序改變。「我是經歷過香港貧苦時候的一代,以前的香港很有人情味、講團結、講奮鬥,可是到了今天,我們生活變得比較豐足,卻偏偏有人走出來,說要搞革命,破壞現在有的美好生活。」他不明白,當年的香港,為何變成這樣。

從保釣坐監、支持民運變成覆核王 |

mingpaoweekly_2016-11-19_11-29-21

有「長洲覆核王」之稱的郭卓堅

同樣在香港活了六七十年的郭卓堅,也不明白。他不明白為何香港從五六十年代的「貪污年代」,走進了彭定康的「民主啟蒙」年代,而現在又倒轉過來變得更壞。「1973年,我參加保釣,那時被警察扑穿了頭,瞓了一個月醫院。」他曾在台灣修讀法律,回港後做基層公務員,那一次示威的結果是判監三個月,留了案底,升職之路,從此斷絕。

1989年北京爆發民運,「5月26日,我隻身飛到北京,支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在天安門露宿了好多個晚上。」7年之後,回歸之前一年,他退休了,搬進長洲居住,本來應該不問世事,結果許多事情「睇唔過眼」……

「如果我不出來,香港會怎樣?」 |

釋法之後,有人說「一國兩制已死」,有人「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就像維港對出的海面,遠看平靜,近看波濤洶湧。身處這樣的時代,一個人,真的能夠改變大局?

「我只是盡應盡的責任。」鄭玉佳說。他表示,不知道堂費最終多少,但這次司法覆核得到許多團體支持。

郭卓堅的說法是︰「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不出來,香港會怎樣呢?」他說自己沒有政黨,也沒有其他人在背後支持。「最慘是要自己比錢,雖然能夠申請法援,但在『鉛水事件』也試過因覆核而要支付五十萬堂費。」

兩位長者對下一代的叮嚀 |

過去5年涉及司法覆核的公帑開支,大約為1億6千萬,每年平均為3千2百萬港元。鄭玉佳否認自己濫用司法覆核,因為別人提出的覆核,例如第三跑道和環評,是有個別目的,而他自己提出的卻屬於「大是大非的問題」。郭卓堅說自己以前常被人罵濫用司法覆核,但今次連梁振英都提出司法覆核,反證提出司法覆核未必屬於濫用。郭卓堅可能是香港少數能背出整部《基本法》的人,他說《基本法》賦予他權利提出司法覆核,因為第三十五條清楚規定「香港居民有權對行政部門和行政人員的行為向法院提起訴訟」。

mingpaoweekly_2016-11-19_11-31-07

香港前路,該往何處去?

兩人的青春都在香港度過,他們都談到未來,談到香港的下一代。鄭玉佳在訪問最後,寄語香港下一代要學會「珍惜和感恩」。郭卓堅則想對下一代說:「要緊守崗位,不論別人怎樣引誘你,你不要說yes,要學懂說:No!」

一個人的威力有多大?平民百姓對陣政府,總是輸多贏少。2004年,盧少蘭就領匯上市提出司法覆核,雖延遲了領匯上市,但最終敗訴,領匯成功上市;2007年,朱凱廸就皇后碼頭清拆提出司法覆核,敗訴;2011年,朱綺華就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提出司法覆核,政府(終於)敗訴,而大橋工程在完成相關規定後,繼續動工。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