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年代‬】「八十後」網絡作家︰鄺俊宇

04 Jul 2016

2012年立法會選舉,民主黨首次在新界西取不到一席。

落選的李永達事後黯然,面對多個記者的提問,重複三次說:「我覺得我輸的原因,是地區工作做得不好。」說罷,拂袖而去。當年民主黨神情落寞的大合照,排左後方有一位叫鄺俊宇的青年,當年他廿九歲,已是兩屆的區議員,去年順利連任。鄺俊宇在民主黨的排位愈來愈前,他極有可能出選今屆超級區議會功能界別的立法會議席。

選舉正在倒數,鄺俊宇竟想到用網絡連載小說《陰霾不散》來宣傳。小說講述當元朗變了困城,動亂起來,單靠元朗警署的警力根本管不了。小說思想大膽,但在網上世界,愈大膽愈有可能受歡迎。「《陰霾不散》我寫了三年,一出就有數千個share,劇本大綱三年前寫好,有結局,我今日先拿出來,哈哈!」

這些年,很多事情,有如事先寫好的劇本,一切都在鄺俊宇的預期之內。

神推鬼撞  終於上位

我細個已經住朗屏邨,住樓上十樓,我喺返呢喥樓下開辦事處,09年到到依家,每年做1500至2000個求助個案,呢條邨已經離唔開我。」開啟錄音,這是鄺俊宇的這一句話。扎根社區,他做到了。

這個區議員不簡單,朗屏邨一介書生,鍾情寫作,筆鋒常帶感情,在網絡散播「老土」,動員力強。鄺俊宇個人專頁有16萬like,比民主黨多五倍。

他很會將社區與網絡連在起來,將小市民的苦難傳開去,用網絡動員。「用作家身份去推動政策,聽日去遊行,我寫一個post,100人幫我share,幫我post,呢種覆蓋叫入屋!做議員,不可以頹mode(意即保持消極的狀態)。」

他用文字為大眾療傷,在網上寫「治愈系」小故事。一篇千字《找天使》有2500分享,內容是主角要為離世癌症病人尋找倍伴他一天的護士,最後終於找出「天使」,出席死者葬禮,完成死者的心願。

他中學參加辯論隊,「殊不知」結果拿到「最佳辯論員」;他將小說的連載放上網,他說一覺醒來,「殊不知」在Facebook有萬個share,今日他依然說口才不好,文筆普通。區議會鄉紳前輩上前稱讚他,他依然畢恭畢敬,言談謙卑。「我不是戴志偉,民主黨裏面我是三杉淳(《足球小將》中患有心臟病的王牌中場),一個脆弱的秘密武器。」鄺俊宇的眼神多了一份自信,不再是前民主黨秘書長張賢登身邊的小子。

選舉要靠「人味」

2008年民主黨拍了《民主黨闖出新世代MV》,前排有甘乃威、李永達、張賢登,黃成智與胡志偉,載歌載舞,平均年齡近五十歲,最搶鏡的是當時廿四歲的鄺俊宇。他穿起傳統的民主黨綠色T-shirt,在舊立法會跳break dance打筋斗,短短兩秒的過鏡,活力十足。最後,大哥走的走的,落選的落選。鄺俊宇亦甚少穿起綠色的黨衣。不再跳舞,轉當網絡作家。

鄺俊宇在政策上對恩師張賢登言聽計從,地區向另一民主黨資深區員黃偉賢請教。去年,張賢登退出民主黨中央委員職位,鄺俊宇亦隨之退出,二人關係,可見一斑。「這沒有影響我,我的戰線不在這裏。」鄺俊宇淡淡然說。

推動黨內「清新革新」,鄺俊宇說並不容易。

四年前,鄺俊宇在民主黨的會議上建議「以首投族為目標」,與會者:「吓!」建議用宣傳網絡化,當時鄺俊宇專頁有8萬like,與會者:「係咪架?」用微電影包裝,與會者:「選舉同愛情關咩事啊。」再進言,與會者:「你淨係識地區,點出嚟選?」

鄺俊宇已不止一次表示,選舉要靠形象,要有「人氣」。「人氣不是指受歡迎嘅人氣,係要似返個人嘅人氣,太多政治人物唔似一個人。透過報紙banner或者選舉先見到佢嘅,不夠人味。」台灣陳水扁sell鐵漢柔情;馬英九sell改變的力量;蔡英文sell文宣。人家走了十六年的路,今日終於到鄺俊宇。他有等待頑石點頭的耐性,「你要明白,要有一種更大承認,先可以披甲。」

有一種不能說的愛情秘密

從政近十年,誰是敵友,這個八十後再清楚不過了。「我想將泛民、非建制,建成一條跑道,我鄺俊宇跑緊,唔認同鄺俊宇嘅都可以一齊跑,而唔係想辦法將鄺俊宇推出跑道,但當你問佢跑唔跑,佢就話唔跑,我只係唔准你跑。」

勇武思潮興起,他認為本土派是同一條「跑道」,但動武要審時度勢,講2047,倒不如做好這十年的工作,「我同意激是一種化療,但是癌症都不一定要化療啦,有方式一步一步治療。」

寫愛情多,惹人遐想,你是否寫你自己?

「(點解寫愛情咁多呢?)我唔知點……(你有無拍拖?)你估下……(忙?)好難講!挑戰過的,有超過二十個記者!你繼續問啦(點解咁秘密,結婚講唔講) 唔講!(以前有拍拖)唔講!繼續問!(點解唔講得呢)……」

明白,有一種不能說的愛情叫鄺俊宇。誰說他柔弱,鄺議員是知輕重的倔強青年,可能這是「老土」的元素之一。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