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年代‬】大歷史觀下的「國師」︰陳雲

08 Jul 2016

嶺大校長,梁振英,梁金成,支聯會,民主黨……國師陳雲鬧過的,他嗤之以鼻。「都是小人物,有乜好講。」要講,講香港將來。

陳雲提倡永續基本法,與台、澳、中國建立華夏邦聯,推動華夏文化復興,透過逐步修憲,研究獨立的可能性。他的著作《香港城邦論》為香港另闢政治道路,吸引不少年輕信徒。有人稱他做「港獨之父」,他否認:「哈哈,香港獨立了,我就認。」

他說用議員身份,可以與美國參議會議員游說,「回復」香港應有的治權,重構香港八、九十年的光輝年代。

城邦是烏托邦,還是現實?

寫了一本總統寫的著作

「現在(香港)已是城邦,只是沒有爭取到自治權,97之後已經係(城邦)。」陳雲的《香港城邦論》一切建基於此。在教育經濟外交有詳盡論述,連派公務員到英國受訓,防止中共與黑幫勾結也詳細的倡議。

《香港城邦論》儼如一本行政決策者的計劃書,陳雲心有不甘,俯身喃喃細語:「《城邦論》本身是特首的政綱,怎會是議員做的,這是做中國總統的材料,其實我好辛苦的。」

中國皇朝歷代有變法,今有陳雲的《城邦論》,著書立說,在所難免。

「我為什麼要激?因為香港沉滯不堪,被兩大謎團蒙蔽,不見天日。我於是揮舞長劍,劃破謎團……我這次是來真的,我老實不客氣」──《香港城邦論II光復本土》

陳雲所說的「兩大迷思」是中產階級壯大後推翻專制政權,其二是自由、博愛、平等、民主等普世價值,這兩位一體的迷思無助推動香港的民主,所以痛罵中產,宣揚自救思想。

兩個陳雲?

陳雲以Wan Chin 在Facebook的大峽谷十分活躍,數小時發帖一次,回響很大。陳雲網上言論激進,發明了「叫人落地獄」,有人將他網上激進言語輯成《陳雲激語錄》;近日銅鑼灣書店林榮基「被消失」後返港開記者會,會上表示「港獨」可以解決香港問題,陳雲藉此發千字文闡述城邦理念,有條不紊。一直流傳,網上與真實的陳雲割裂,甚至有網民「叫佢食藥」。

「我無食西藥,只有食中藥保身。你話我言論激烈,激得過支聯會要結束一黨專政,判中國有罪,這個要革命才行。」

政經界波平如鏡,一陣微風,泛起漣漪。陳雲說是時候預測風暴,但沒有「在地忠誠」的中產從沒有預測前路。其實更激的,還未說出來。

「支爆(按:支那即中國,意指中國經濟爆破)之後,香港的經濟會衰退十年以上,如果無紓緩,香港會永久沉淪。」

中共迫令香港獨立?

「中國靠什麼統治?它又不能動武,經濟好時,玩滲透還可以,經濟轉壞呢?香港的精英有一半擁有外國護照,在香港基要的位置,隨時變特務。到時中國會命令香港獨立,會有很多香港人遊行反對。」

陳雲看出,「精英」在桌下悄悄做動作,政治板塊開始動起來,他斷言香港不變是沒有可能的。「鄭耀棠用特權,在英殖民政府好普遍啦。這代表什麼?專業人士在反你(中央),你(中央)點管?蛇齋餅糉已落伍,商人組黨是不能阻止。現在有班人說,香港獨立無可能,如果香港真的獨立,唔該佢哋應承我,即刻離開香港!

陳雲生於香港,少時在國民黨陣地的聯和墟長大,輾轉間遷居共產黨基地八鄉橫台山。長大後留學德國,回歸後擔任藝術發展局的研究工作,其後在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旗下擔任文化研究總監。

陳雲慨嘆,當年董建華誤聽了梁錦松減資源,才令他的文化研究沒有落實。政府當年沒有實踐的,都寫在《香港城邦論》。

既合作  又搞事

自07年走出政府,陳雲一直在嶺南大學中文系任助理教授,閒來低頭著書,向外怨「香港政治無希望」。等到今日,他說決定出來在政壇「揮舞長劍」,源於五年前他建議修改《基本法》22條,杜絕雙非來港,曾寄望泛民將建議帶入議會,不但無人和應,民主黨竟反罵他「法西斯」。參選在即,他說開始調節心情,始終「打政府工,做老師,隨遇而安;做議員,是要有使命感。」

在網絡大鳴大放發炮罵政府,罵泛民,但他承認在政府和民主黨都有老朋友。一旦當選,入議會可以合作,關係不一定對立,但不免會「搞事」,例如揮動共產黨旗。「邊個係你朋友?」「(在議會)到時你咪知。」

還未說到他剛創辦的「香港復興會」,陳雲嚷着趕回鍵盤寫書。

「我的組織係好鬆散,近乎墨家。」「國師」不欲詳談,推門隨風而去。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