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年代‬】弱與強︰游蕙禎

02 Jul 2016

游蕙禎,廿五歲從政的小美人,水汪汪的啡眼睛帶點悲情。

半年前,她給香港政壇一個以弱戰強的啟示。游蕙禎首次參選區議會,挑戰在黃埔東扎根多年的梁美芬,截止投票前小時,游蕙禎得票超過2000票,選民屏息靜氣,等待可能「逆轉」的一刻。

最後,梁美芬得2345票,游蕙禎得2041票,僅負204票。游蕙禎功敗垂成。

素人追貼建制派大家姐,輸了議席,贏了掌聲。縱使選民對這名OL認識不多,只知她重視「香港人」,講「本土」,承諾奪去我們失去的。

輸了區議會的半年後,游蕙禎再強調「我係香港人,無另一種身份」,積參與政策倡議,親自拍片作政策「懶人包」,講述對退休保障的建議。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年輕人一早磨拳擦掌,青年新政有一種特色,成員找回自己認識的地區做倡議,游蕙禎是其中一人。

寫同人誌小說

在宣傳上做了半年青澀”OL”,游蕙禎開始不顧形象,在立法會捲起白衣袖以市民身份質問官員,一身黑衣出席城市論壇,手舞足蹈跟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辯論。她黑白分明,表明不只換特首,更要改變整個制度

記者好奇,為何立法會冷氣充足,五步一哨的保安陣叫人心寒,何以熱得要捲起衣袖?「當日我跑去立法會,真係好熱,唔係扮嘢。」游蕙禎以微笑回應,着記者稱呼他「阿禎」,青年新政相熟的成員叫她「柒禎」。

「那麼,我叫你阿禎吧」,年齡相距十年的鴻溝,慢慢拉近。

阿禎父母做公務員,忙於公務,將阿禎寄給沙田的親戚照顧,下午放學與兩位表姐玩,晚上回旺角的家,十多年來穿沙田旺角。獨女每天坐火車穿過獅子山,靠閱讀打發時間,父母挑了歷史書,她順便看到春秋戰國的同性戀故事,看得着迷。

長大後讀嶺南大學中文系,同學寫詩寫論述練文筆,她埋首開專頁寫同人誌(Boy Love)小說。文章定時上載,現代矇矓的,劃時代曖的同性戀故事也有。雨傘後太忙擱筆,叫讀者一直呆等。日本有不少文化研究學者分析,同人誌故事是作者對平等思想的投射,阿禎不諱言性格不平則鳴,辯論很少輸。

不想被標籤為「傘兵」

父母做公務員,做女兒卻反政府,獨女不怕管束,她說因為從管不了。「由小到大,無人可以阻止我做喜歡的東西,佢哋父母反對,我會辯論,佢哋俾意見,只作參考。如果佢哋父母唔聽,我會繼續。」「阿禎」言論升級,在網上叫梁振英做「中共小丑」,叫張德江做「殺人犯」,父母忍了很久,才苦口婆心叮囑一句:「你小心誹謗俾人告啊。」

今日的社會氣氛,特首告上法庭不是無可能的。「阿禎」依然故我:「管不了!」

雨傘後組織如雨後春筍,一班在佔領區相識的志同道合的年輕人走在一起,才有今日的青年新政。游蕙禎說以前在高登做CD ROM”(唯讀的意思,指只讀不發帖),結束七十九天佔領,游蕙禎坦言不甘心,在高登應朋友邀請,到樓上咖啡店「共商大計」,組成青年新政,開始政壇的路。

「傘兵好抗拒,不想給人標籤。我們不只是傘兵。」 雨傘快兩年,游蕙禎說話進取,不怕跟政黨大哥大姐辯論。

由去年區議會開始,電視台舉辦的選舉論壇減少,其他媒體舉辦的,建制派未必應邀,有傳言今年立法會選舉,論壇同樣不多。游蕙禎說上次區議會選舉,莫說辯論,連與梁美芬一句正式對話的機會也沒有,今次立法會不想再失望而回。

「我好想問梁美芬:究竟張德江來港,工程地盤停工四天,導致香港損失多少錢?建議起難民營,不如諗下停發每天一百五十個單程證。成日話我哋背靠大陸,究竟是大陸帶契我們搵食,定係香港帶契大陸搵食?」

同上一代人的分別

游蕙禎與梁天琦同齡,回歸時只有六歲,懂性以來面對的是失信的巨人,她說在自己生長的地方,已厭倦了表裏不一的偽裝。「常識書都有教,香港的社會,追求公平公義,廉政公署捉貪,警察維持治安。另一個政權來了,你變了agenda議程1984的《基本法》說要高度自治,一早承諾的治權去咗邊?年輕人係積極,要攞返主動權,呢個就係我哋同上一代的分別。

上一代移民,有親人一早走了,阿禎說她一定不會。

微風吹起游蕙禎的秀髮,她輕撥髮端,望着鏡頭微笑,這一刻,永遠青春。

「十年後我仲留喺青年新政?我三十幾歲喎,見到咁多十八、九歲,唔會啦。依家啲年輕人千禧後都玩snapchatFacebook算係out。」阿禎說,「青年新政」要保持「青年」,她從不留戀政壇。

立此存照,看來她不會參選二十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