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年代‬】當學生變成政治人︰黎汶洛

03 Jul 2016

這篇報道刊出的時候,他剛好踏入廿二歲。黎汶洛,1994年出世。兩年前的926,他衝入公民廣場,只有二十歲。

2014年9月26日。黃之鋒在記者前,突然走向廣場高呼:「一齊衝入公民廣場!」黎汶洛歷歷在目。「黃之鋒一味衝,邊有人咁傻,無人守住度門,啲人點衝入嚟,呢度門由我去守!」警棍隨即在頭上,胡椒噴霧在側噴,相片中看不清被箍緊的原來是黎汶洛。黃之鋒被捕,黎汶洛早上上電台受訪,還得到嘉賓狄志遠的關懷:「黎同學,這樣會弄傷你們的。」

一切恍如昨天。

今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訪港,黎汶洛閱報後,估計張德江會經過東區海底隧道,「之鋒,我們上山」。當日黃之鋒與黎汶洛早早下山,未到隧道出口已被警方截住。「我收到消息,張德江的車隊在東隧呆等了三分鐘,而且我們做過聲浪測試,我們在出口大嗌,他會聽到。」

黎汶洛形容,黃之鋒與黎汶洛,一個攻一個守,至今不變。

社運中的友誼

在傳媒眼中,黎汶洛永遠做黃之鋒背後的男人,未提問,他很清楚記者想問什麼。「你想話我們是hehe(同性戀),不是啦,我跟女朋友的合照有放在Facebook。」

左派報章一陣子說黃黎決裂,說他同性戀,說他支持楊岳橋做「攝石人」,所有攻擊,記者從沒有致電查詢,被跟蹤了兩年,廿一歲的黎汶洛當玩笑,還不忘調侃民主大哥:「哈哈,黎智英話學民和學聯(食完飯)唔洗碗,第一,我無上過佢屋企;第二餐餐食飯盒,何來有碗。」

228補選,黃之鋒女友錢詩文在Facebook發帖子支持梁天琦,另一邊廂黎汶洛高調為楊岳橋拉票。黃黎決裂,呼之欲出。

黎汶洛承認,年初一旺角事件後,與學民內部委員在抗爭路線上意見分歧。「我已經不是學民發言人一年了,我只是一個成員,聲明中沒有說前發言人不能說話。我支持楊岳橋是因為他贊成和平理性非暴力。在勇武的取態上,我們有激烈討論,但關係沒有如外界說得那樣差。」

黎汶洛退出學民思潮,與黃之鋒、羅冠聰組成「香港眾志」,提倡「運動政黨」,主張公投與非暴力抗爭。黃之鋒不夠廿一歲,未能參選,由香港眾志副主席黎汶洛來出戰,計劃攻入立法會,反而一直擔任「攻擊前鋒」的黃之鋒留守後方,連合照也乖乖在靠邊站。黃之鋒落區為黎汶洛拉票,黃黎不和傳聞不攻自破。

跟黃之鋒會有割裂的一天嗎?

「除非黃之鋒有一天跟我說:Oscar,我不再相信和平非暴力了。」這條是抗爭底線,也是友誼之線。

雨傘運動 無愧於心

學生組織必經的循環,組成,熱血,凝聚,分裂。雨傘過後,當日擔起領袖角色的學聯和學民,像倒了滾水的濃茶化開。依舊托起圓形黑框眼鏡的黎汶洛沉澱兩年,走入社區取經,在老人院實習,為香港眾志擬訂政綱。他說雨傘像打機一樣,「打過大佬,要去另一個stage。」

雨傘給了你什麼?黎汶洛深呼吸一口氣說,對政治多了認識,其餘的只有累。「朝早同泛民開會,各自表述,沒有結果,但不參與,傳媒會寫決裂。中午跟學聯開會,晚上學民自己開。到後期拆大台,我承認不一定每天由邵家臻講話,可以傾,但不能搶咪。如果走個人路線,不走組織路線,我們如何到達終點?」及後學民絕食,清場前圍政總,他說學民全體全力以赴,無愧於心。

香港眾志推出政綱,提出三年公投民生地區議題,五年制定香港約章,十年全民自決,外界批評有點「離地」。黎汶洛說,在社區要複製舊有好的東西,議會外的抗爭要進取,才能對建制派有威脅,政府才會肯傾,「雨傘時公投,梁振英先肯出嚟講話,你問我公投有沒有影響,我認為有!」

未來重大議題,黎汶洛說只要是支持民主的黨派組織,誰跟官員談判也可以,但要陽光下進行。「到今天,民主黨與中聯辦開會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問題在於閉門,傾乜嘢無人知,失去咗信任。」

菜園村種出了什麼?

2009年,在菜園村有兩位青年相遇。

「你好,我叫Oscar。」

「你好,我叫之鋒。」

當年黎文洛中四,黃之鋒中三,二人掛起相機,四處拍照。他們為了提交通識科「獨立專題」的習作,到現場實地考察。習作20分滿分,黎汶洛拿到19分。

「我同黃之鋒在菜園村認識了蔡淑芳、Benson、阿牛、吳文遠,當時信任基礎好高,無人戴口罩,無猜度,現在多了一幅牆……」訪問當日,黎文洛晚上未食飯,跟記者談了一小時,當懷念昔日的那份真,眼睛發亮。

那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青年新政的游蕙禎,你跟他們有過交流嗎?

「名字聽過,但無面對面傾過。」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