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選手】奧運難民代表:我見過太多戰爭 太多死亡

09 Aug 2016

奧運難民代表 為誰爭光?

參加奧運,首先─你要來自一個國家。

可是,有一羣人,他們失去了自己的國家。根據聯合國數字,全球難民達到六千萬人,如果他們能組成一個國家,那將是世界上第二十四大的「國家」。

六千萬名難民之中,不乏專業運動員。

今屆奧運為此特別成立了一支難民代表隊。十名隊員來自叙利亞、南蘇丹、剛果民主共和國以及埃塞俄比亞。他們沒有了國籍、國歌,也沒有國旗,但是他們將手持奧運五環旗進場。

像讀好了書卻不准你考試

「游泳是我的生命,泳池才是我的家。」來自叙利亞的泳手Rami Anis 說。

為了逃離戰火,二十歲的Rami五年前成為難民,從阿勒坡(Aleppo)前往土耳其,再輾轉搬到比利時。他本來打算以游泳在當地謀生,問題是─要保持自己在狀態,就要練水,即是要花錢。幸好當地的游泳教練為他在泳會爭取到免費練水,更替他在附近找到一間租金便宜的房子。

「作為一個運動員,我其實真心希望能夠代表國家出賽。」Rami說:「但是,一個泳手的生涯有限,我不能無了期等待下去,就好像一個努力溫習的學生,卻永遠無法參加考試。」

每個人都能實現夢想

同樣來自叙利亞的難民選手Yusra Mardini,只有十八歲,她將出戰100米自由泳。Yusra自己也沒想過,游泳會先後兩次把她從鬼門關救回來。在那個決定命運的日子,Yursa與家人如同其他許多難民一樣,偷偷乘船離開自己的國家,前往土耳其,沒想到的是,一艘只能坐六人的船竟然塞滿了二十人。開船三十分鐘後,引擎失靈。「那一刻我腦海只有一個想法,我深諳泳術,如果浸死,實在是個笑話。」最後Yursa和船上另外兩個女人
合力將船推上岸。「我從此不想再在大海游泳。」Yursa吐出心聲。

輾轉到達德國後,Yursa獲安排在柏林的精英體育學校訓練。每早7點起牀,訓練三小時後上學,午膳後又回到泳池繼續訓練。Yursa為此感到高興,她說:「在叙利亞訓練的最大挑戰是戰事,有時我甚至會在泳池內看到炸彈。」

她經歷過戰爭,知道人生的道路並不平坦。「但是,像嬰兒般坐着哭泣,並不能解決問題。」她說:「我希望藉着參加奧運,鼓勵其他難民:每個人都可以做他想做的事,只要你相信自己。」

為了其他難民而奮鬥

「當你身邊每天都有這麼多人死掉的時候,我不明白可以怎樣生存下去。」來自剛果的難民選手Popole Misenga說。

Popole的媽媽在戰爭中遇害,弟弟亦不知所終。「我見過太多戰爭,太多死亡,我不想再捲入這些紛爭,我只希望有機會好好發揮所長。」現年二十四歲、將出戰柔道比賽的Popole說。

「有同鄉勸我找一份工作。但是我一直保持信念,我希望更多人看得見難民,知道原來難民都可以有所成就。我會在比賽時為其他難民奮鬥。」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