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說書】霍玉英x黃芓程。家長內心都住着一個「說書人」

撰文: 梁志穎

30 Aug 2016

雖說,今天是影像資訊年代,但是,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小孩,這個小孩在晚上睡覺前,最想做的不是看一套肥皂劇,看一部票房大片,而是聽一個小故事。

沒有影像,沒有大型製作,沒有爆破特技,沒有凌厲的剪接……有的只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用一把值得相信的聲音,講一個值得相信的故事。

每個人心裏都埋藏着一段聽說書的回憶。只是,我們忘記了。但是隨着一個人慢慢長大,忽然又會發現,每個以前曾聽過說書的人,其實心裏面同時住着了一個說書人。說書人,不一定是專業廣播人員。說書人,可以是你和我。

不要揪着孩子的耳朵講故事

今時今日,做父母還剩下什麼呢?洗澡、上廁所、餵飯、換衣服、陪吃飯、陪玩甚至瞓覺,都是外傭工作,其他時間,孩子的「生活通告」密密麻麻,上學、補習、鋼琴、小提琴、游水、跆拳道、普通話、西班牙話、奧數……管接管送,身心俱疲的,除了孩子,還有家長。

家長尚有餘力的話,會拿起一本故事書,給孩子談談笑、說說書嗎?

即使家長拿起了一本故事書,說啊說,最後可能又是一句:「呢個故事教訓我哋……」說書,都變成家訓,那還能叫做「說書」嗎? 《明周》記者訪問了兩位「童書說書人」,談及為孩子說書的心得。其中一位是黃芓程,英國倫敦大學媒體藝術學士,香港中文大學家長教育文學碩士,曾任安徒生會服務督導,過去十年,先後與不同機構合辦家長及小朋友讀書會,經驗豐富,講故事數量數以千計;另一位是霍玉英,香港中文大學哲學博士,香港教育學院中文系副教授,香港兒童文學文化協會會長,近年專注研究兒童文學及繪本,除研究和教學外,從事兒童小說創作,作品《紫色的獅子》獲第四屆書叢榜最受小學生歡迎十本好書。兩人都為推廣香港繪本文化而努力。

兩位講故事的人,如何看待跟孩子說書這回事?以下對答,黃代表黃芓程;霍代表霍玉英。

變色龍尋找自己的顏色

問:兒童圖書為什麼能夠觸動讀者?

黃:我在機緣巧合下看到了《自己的顏色》,這是第一本令我非常感動的圖書。它的故事很簡單,講述一隻變色龍尋找屬於自己的顏色。對於我來說,這是一本很震撼的書。為什麼簡單的圖加上簡單的字,卻令我很感動?可能和當時自己有點迷惘有關。

我認為圖書是在回應自己的生命,你的生命正在經歷一個什麼階段,你有什麼缺口,可能透過一本書就能幫助你滋潤自己缺少的東西。由這本書開始,我覺得圖書實在太神奇,我要研究更多,以及讓更多人知道圖書是這麼厲害的東西。於是就開始做家長的工作:推介圖書、教家長如何講故事。

霍:我以兒童文學作為研究方向,是因為學校新開了一個「兒童文學」課程並找了我去教,最初做的時候興趣不大,但教了一個學期之後覺得,這將會是我這一生的興趣。在教兒童文學或者讀兒童文學的過程裏面,可以治療很多過去的不開心,或者叫「悲傷治療」。我覺得兒童文學裏有很多童話故事,以及後來我主力做的繪本,能夠幫我治療創傷,這也是我以這個為本業的原因。

童書教訓的對象往往是家長

問:你們都提到繪本,可否談談繪本在香港是否受到足夠重視?

黃:我覺得是家長用書的心態有些不同,我接觸過很多的家長,他們都覺得:「我同小朋友講故事,是要教他們東西,我要說教,我要孩子明白一些道理,我要他學東西。」所以這些家長能接受的圖書範圍比較狹窄。他們覺得:「我很清楚知道這本書會教我小朋友什麼,有一個教訓,我就會用。」但其實即使同樣是繪本,都有很多種類。家長近年的接受能力有所提高,他們覺得:「我們一齊去享受閱讀,我和小朋友是在建立關係,而不是高高在上去教小朋友。」所以近年有很多好書到了家長手上,他們開始懂得如何使用。

霍:香港以前已有創作,但不受重視,而台灣在八十年代就開始翻譯西方的圖畫書。在翻譯的過程中,當地創作者同時開始製作類近的圖畫書,雖然不是現在圖文結合的圖畫書,但起碼他們的起步比我們早。

家長說書人 最重要的三個技巧

問:家長想掌握跟孩子說書的技巧,可以怎樣做? 黃:我會建議,家長要有時間,即是將這件事放在很高的priority(優先權),即你可能要犧牲自己的其他東西。如果你認為講故事是重要的,你就要花時間去揀書、去準備、去講。講完,小朋友喜歡就要講多一次。

霍:每次家長問我這個問題,我多數就話:睇書、睇書、再睇書。你自己應該要對那本書很熟悉之後,才跟小朋友講,若果講者對故事不熟悉,小朋友就沒有趣味去聽你講故事,所以對書的掌握和了解很重要。小朋友很喜歡將書翻來覆去聽很多次,其實做家長,甚至我們做說書、講故事的人都應該是一樣,我們都一定會將書重讀一遍又一遍,我覺得每一次重讀都會有每一次重讀的得着。

訪問到最後,即將成為第二個孩子母親的黃芓程說,很多人以為兒童圖書的對象只是孩子,而忽略了看一本好書,大人自己都會感動。「我後來修讀了家長教育碩士,家長教育,重點是作為父母時,自己個人有沒有成長,而不只是為了育兒和教導小朋友。我在圖畫書上看到很多例子,再用講故事的形式去幫家長,家長有沒有問自己,自己有沒有從書上學到什麼,有沒有用書去幫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然後再去和小朋友講故事?其實很多書,小朋友和家長看了,都會得益。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