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雨傘.政治新生代】劉小麗: 街頭.毒女.代議士

26 Sep 2016

人稱「小麗老師」的劉小麗,任職理大香港專上學院社會學及文化講師。在雨傘運動期間,她成立「小麗民主教室」,每天手持擴音器在旺角佔領區講民生、政策,超過200多課。傘運後,她與前學生成立「青年重奪未來」,關注大白象工程,衝向立法會;也為支持小販擺賣,曾在街頭擺賣魷魚,被控以阻街、無牌擺賣及加熱熟食的罪名。她參選九龍西選區,憑論壇上的表現,民調支持度持續攀升,最後在該區以第三名逾3.8萬票當選。她視今次當選,為一次公民社會充權,展示傘後兩年來集結的政治能量。

問:雨傘運動之後,你一直實踐地區工作與街頭抗爭,為何選擇組黨參選議員?
答:有人問我,傘後為何仍繼續辦「流動教室」,因為我相信知識介入社會,能提高公民意識和參與,做到充權。而且我也真的喜歡講學,喜歡去做。愈多人做,愈見到希望,不斷開花、壯大,會有影響力。例如家務義工隊,能讓本來不懂參與政治的人(尤其是女性),透過服務基層長者,有機會做跟政治有關的事情,無論政治理念是否失落,也會對社會帶來好處。大家見到長者過怎樣的生活,一齊去想應如何做,變成推動力量,這本身是美麗的。我從街頭行動中聽見市民需要,再在選舉或議會中提出民生議題,就變成更直接的推動。

問:對當選有什麼想法?
今次能夠當選感意外,感謝市民支持外,同時知道責任重大。我認為傘後市民希望有新氣象,關注競選的新人是否符合他們的意願。好像我落區謝票,曾問過街坊為何投票給我,他們說不介意我是新丁,鼓勵我會好快上手,最緊要是實現政綱。我本來沒有知名度,大家也沒想過我能勝出,原本想藉參選的平台帶出議題,或為左翼和雨傘保持政治能量;去到選舉論壇,開始受到注意,大家便開始審查我作為參選人的可信度。特別是臨近選舉的三星期,許多短打博弈,受政團指罵,儘管你初心只想改善基層生活,想全民退休保障,但難免受到人格審查,幾乎粉身碎骨。我的同行者同樣受到委屈,但他們有什麼難關也頂,頂得住就頂。如兩個女孩被敵對團體圍攻,或試過回收直幡時險象環生。臨選舉他們落力擺街站,我也沒時間去幫他們打氣,覺得對不住他們,也最感謝他們。其實選舉論壇很大壓力,壓力大到作嘔,但我不想他們覺得那麼努力,原來是在支持一個傻瓜,所以我對自己說,一定要做好。這半年來,我也忙得只找過父親吃三次飯,慶幸得到他支持,那種支持是無形的。

問:如何看今次選舉的問題?
由簽署確認書、選舉出現A隊、B隊、C隊,點票多出三百票,選舉機制問題,令人感到道德良知、人權法治、社會底線,深深受到挑戰。那次我去候選人簡介會,衝了上台,不是哭,是被人夾到喊和嘔。那次我姐姐打電話來問候,我說好沉痛。香港選舉制度,過去雖然好多流弊,例如有種票,但都維持表面上公正,但今日卻是毀滅。周永勤、朱凱迪的情況,更是涉及到人身安全的問題,原來揭穿真相就是用性命去相抵。但是,再懦弱的人,這時候也不要退,要頂到哪條線便頂到哪條線,否則香港會淪陷。如果我們不夠膽去以命相搏,可以去游行、集會,可以在臉書和朋友說,不能靜下來,退縮不是辦法。

問:進入議會後,將會怎樣實踐理念?
當選是取得了空間,之後便要嘗試發揮。我視選舉為傘後其中一個出路,但還會在民間,繼續組織,例如教室、桂林日市、家務義工隊,這些工作都未完成。與此同時,會摸索議員角色,認真議政需要有,議會抗爭也需要有。墟市政策會繼續跟香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去傾,而在議會會推動全民退休保障。為何要致力於這議題?因長期的街頭經驗,見過不少拾紙皮的長者。我曾計算出150個汽水罐只能換一個菠蘿包,自己也吃了一驚,那麼要拾多少天才能換五元買一個菠蘿包?為何老人要那麼慘?擺街站,我們請長者寫下他們的權利、有什麼要爭取,他們不懂,但是我們不能因此而欺負老人家。我去世的媽媽是家庭主婦,她曾問我為何退休保障要入息審查?只有打工的人才有?我銘記於心,對這件事,好執着。

問:經過這次選舉,如何體會從政的得與失?
失去了私人空間。其實我是個「毒女」,喜歡去茶餐廳看書,就這樣可以過一整天。我本來是個不喜歡拍照的人,但多不願意,也要拍照做訪問。如果不是扭曲自己,我會嘗試調節。比如,平時我喜歡去細味一本書,但選舉有如考試,我要死記、背書、fit into context,中point,選舉完了,就要回到當初單純,不為什麼,只為了維持議題的本心。(當選後)雖然少了一份自在,卻可以將自己一直口講的理念嘗試去實踐。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