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雨傘.政治新生代】梁天琦: 15%的漫漫長路

28 Sep 2016

梁天琦傘運後結識黃台仰,加入本土民主前線,當時主流傳媒甚少提及本土派的主張;今年年初旺角爆發衝突,正參與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梁天琦成為傳媒焦點。衝突之後,梁在補選中總共取得66,524票,得票率為15%。半年後,他按政府要求簽了之前所無的擁護《基本法》特定條文確認書,報名參選立法會,但在最後一刻仍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青年新政的梁頌恆成為梁天琦的「影武者」,最終取得接近4萬票,在新界東當選。梁天琦距離立法會議席可謂只差一步,而他身上還有一項「暴動罪」的控罪懸而未決,本土派將來會繼續擴大影響力,抑或漸漸瓦解?

問:「本土」概念一直演化,本民前於9月2日發出聲明指「本土派概念日漸過時」,這是什麼意思?

補選之前,本土派未成主流,亦未經民意檢測,所以未了解市民接受程度。因此,我們第一要爭取認同,再去談前途問題,然後帶出我們本身的政治立場,待大眾思考,再層層推進。現在講本土,不論泛民、建制或本土派,每一個政黨都已表明是應該推行的理念。一旦「本土」二字已經被接納,成為大勢所趨,某程度上已經完成歷史任務。因為當初提出這兩個字,最想強化的是香港人的主體意識,一旦成功,香港人就有意圖去選擇自身命運。香港主權最理想的狀態應該在於香港人,而非憲政框架、《聯合聲明》、《基本法》和所謂中央。

問:你在九西為游蕙禎拉票,同區候選人黃毓民批評你為「政棍」,本土派會否分裂?

沒想過會發酵至此,其實只是擺過一次街站,上過一次開篷巴士。選舉結果已成定局,若因紛爭水火不容,是一件愚蠢的事。雖然政治綱領有分歧,但仍有許多common grounds(共通立場),比方本土派要強化香港人身份認同,保護香港文化、廣東話、爭取入境審批權,我們需要在議會內推動不同議題,或者反對不義議案,這些都必須共同面對。

問:青年新政兩名成員入局,未來有何計劃,會與泛民合作進行議會抗爭?

本民前會退居幕後,由青政在前代議,我們提供論述。議會內受結構所限,能做的很少,只可以阻攔,無法倡議,這是現實。唯一只剩議會發言權,所以最能發揮作用的,就是運用話語權清晰闡述香港的前途問題。因為將來下一代想回看歷史進程,會看得一清二楚。等於08年社民連、毓民入局,當時他們標榜社會民主主義,抗爭手法要趨向激進,不可再行禮如儀……他們的發言、提倡的理念,至今仍然影響我們這一代人參政。如果梁頌恆、游蕙禎和其他標榜自決的議員,能把握機會闡述他們的想法,我們下一代論討政治的門檻,就會是香港前途和自決問題,相對從前談如何落實民主,層次上高好多。議會抗爭並非無效,拉布,點人數,甚或在表決時,帶動更多泛民議員一起搶佔主席台,進行肢體抗爭,將議會抗爭常態化,會形成一定力量。單丁一兩個,各有各做,成功機率更低。阻擋不義議案,什麼方法都得試,應該先把分歧放下。

問:這次無法參選,有什麼感受?未來會擔任什麼角色?

失敗難免失落,但不等於結束。細個看毓民掟蕉爭取生果金,令我覺得做代議士代表人民,是一件好尊貴的事,做不了沒辦法。這次選舉,從一開始有政治主張審查,就已心知肚明,不論我做什麼,都會徒勞無功。我目前擔當說服人的角色,例如同其他地
方領事交流,做外媒訪問,將香港的情況帶到世界各地;或者為青年新政尋找幕僚,與其他非建制政治組織代表交流。要增加自己的說服力,其中一個方法是進修,因為我的知識尚未足夠,許多人批評我們空有理念、立場,但從未白紙黑字寫下藍圖。我現在就算寫,只會是砌詞,目前能力未到,但我仍然有時間。

問:目前你在等待選舉呈請結果,預計結果如何?

好多法律界人士指我們贏面大,袁國強身為律政司司長,提出的一些法律觀點,依我看來,非常荒謬,他不可能不知道違憲後果,但仍夾硬來,點解?一定有後着。即使高等法院、終審法院贏了,都有後着,那就是人大釋法。那麼,我一天維持這個政治主張,就無法參選。我自己亦有一宗暴動罪指控,預期明年底到2018年初開審,或者到2019年就會有結果,最壞的情況,就要去赤柱(監獄)。

問:港獨是否受到愈來愈嚴厲的打壓?

青年新政入局,其實仍未穩妥,要等宣誓過後再說。之前有《大公報》記者跟蹤我個幾月,甚至同我發生衝突。他們並非向我下手,而是向我身邊的人下手,那人跟我說,有跟蹤我家人,知道他們去過哪裏,做過什麼事,又知道我的親戚住在哪裏……都是以我家人作為威脅對象。所以我再沒有住在家裏,再沒有和屋企人和親戚來往,就是不想影響到他們。這點非常重要。一個世上最窮凶極惡的極權,有咩做唔出?這是我唯一一個應對的方法,如果唔係仲可以點?報警?

記:會不會覺得走這條路很孤獨?

會,好辛苦,面對批評時,做錯政治決定,遭受質詢,都要自己面對,所以孤獨,選舉時心情好差。慶幸的是,找到一班好幫到手的團隊。一出街拉票,見到支持者,就會忘記一切。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