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雨傘.政治新生代】陳澤滔: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

28 Sep 2016

2014年7月2日, 一場「預演佔中」,是陳澤滔第一次參與社會運動,也是他第一次因公民抗命而被拘捕。他之後寫了一篇《511份之1》,把這段經歷以幽默的筆觸記錄下來。一直到雨傘運動正式爆發,陳澤滔都不是傳媒的焦點。但是,這場運動,對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他一口氣連接參加了去年的區議會和剛舉行的立法會地區直選。打着「社區起義,港人話事」的旗幟,他戲言自己是「本土派中的左膠」。陳澤滔最終在九龍東選區拿下了12,854票,總得票率近4%,超出許多人的估計,有傳媒事後作選情分析,認為陳澤滔成為足以左右選舉結果的勢力。

問:「預演佔中」及雨傘運動,如何影響到你後來參加選舉?

在「預演佔中」後,我開始多寫了些對時事的看法,同時有了另一種想法。對於大眾來說,政治沉悶而離地,有時甚至被弄得太難理解,我希望以顯淺的方式,令更多人明白現在社會發生的問題。雨傘運動期間,大台霸權與拆大台之間的衝突,令人感到煩厭,那時便開始思考,是否可以另尋出路。後來高登討論區有人發起召集各區人馬的post,我們九龍東這一區大約有20多人出來,組成了「東九龍關注組」,希望以深耕細作並且貼地的方式,傳達我們的信念,後來更參加了區議會選舉。我是在觀塘長大的,眼看當區區議員的質素低下,於是希望參選而將水平拉高。最後我在康樂選區僅以99票,敗給建制派的馬軼超。

問:為何你說輸了區選會是觸發你參選立法會的契機?

若我當選了區議員,又去了參加立法會選舉,那便沒法做好區內的事,也違反了自己的理念。大約是今年2、3月的時候,青年新政的人問我有沒有興趣參與立法會選舉,於是雙方便結成選舉聯盟。加上之後看到候選人的名單,覺得沒有投得下手的人,於是便決定出來參選,令選民多一個選擇,不用「含淚投票」。

問:對於這次得到近1萬3千票有何感受?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抗爭者多於候選人,也許我不夠知名度,得票比起預期低,但我們團隊堅持以合作、溝通、不亂罵人的方式去競選,也許會令選民感到面目模糊,不知道我們路線是什麼,甚至落得兩面不是人的下場,但我會有自己的堅持,例如我從來沒有簽署確認書,也不因選舉而修改「港獨」等字眼。總括而言,雖然我們的組織小,得票不算多,但口碑尚算不錯。

問:你如何看待這次選舉?

這場選舉的打壓是從前想像不到的。像梁天琦、陳浩天等人因政治理念不能參選,到朱凱廸受到的恐嚇,都是前所未有的。我的選舉文宣上有「獨立」等字眼,房屋署拒絕把單張放入信箱,這是行政打壓。如此赤裸裸的干預,也不怕撕破假面具,正如831後說的「對話之路已盡」,我們要有心理準備,未來的情況將會更嚴重。

問:選舉結束,有什麼打算?這次選舉又帶來什麼啟示?

「東九龍關注組」因為這次選舉,招攬了數百個義工,組織的人數突然以倍數上升,架構需要重整,也希望可以發掘更多有潛質的人,為下一次選舉作準備,我自己也想退居幕後了。從這次選舉中,領悟到勝利不一定需要依靠政黨支持,要視乎個人有沒有決心,不要過於計較知名度與資源,也不要等待英雄。你看,陳澤滔說話時會口窒窒,又不是靚仔,沒有太多吸票的條件,只是以信念前行。我相信,只要是香港人認同的道路,便有人會選擇你。《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說過︰「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我們相信,票不是罵回來的。希望在本土與泛民、左翼的極端之間,能夠探索出一條可行的道路。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