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曲中的獨白】按摩女郎的等待 一片白濛濛

13 Feb 2017

img_7950

午夜深圳某按摩場特別旺場,按摩女郎小清在昏黃的睡房,與客人談到感情,她突然心血來潮,分享她的看法。

「喜歡與愛,是兩碼子的事。」

「喜歡是感覺,愛是時時刻刻想他,惦掛他,對這個人死心塌地。」這個體會,要由十年前一場大雪說起。

2007年的桂林很冷,山頭白濛濛一片,松樹羣結了冰,周圍顯得分外蕭瑟。剛中學畢業的小清依舊大清早5時打水下田,他們一家用十多年辛勞的錢,買了幾畝田,農戶變小田主。小清一心準備往城市闖,見識城市風光,去工廠做個小雜工也好。她聽說所有城市人都有手提電話,不單聽任賢齊的歌,還聽說經常會見到香港的大明星。

她的身份證是二十歲,父母在出生紙故意寫大三歲,方便她長大後出城打工。其實她是1989年出生,是一個勤儉的「小蛇女」,十年前她才十八歲。

十年一遇的寒風,改變了小清的命運。

「見不見小清,我的小清呢?」她的男友韓高興高采烈的四處呼喊,像有大事宣布。正午滿地積雪,村內的青年躲在被窩。往小清家的田路結了霜,韓高又跳又跑,跌跌碰碰走到小清門前。推開門,小清披了毛氈,眼睛瞇成一線地看着電視。

三十萬的喜悅與承諾

「小清,你看看外面的山,都是我們的。」韓高抱起嬌小的小清,女友一臉疑惑。木廠商人對結了冰的松樹虎視眈眈,韓高接了數個工程,將三個山頭的松樹斬光,商人先下了三十萬訂,這是當時桂林一套三房新屋的價錢。韓高與小清是中學同學,韓高讀書不成,就是有點膽識,學校放長假便跑到城裏打工。

韓高擁着小清在電視前轉了不知多少個圈,咔嚓咔嚓,像翻倒了數個玻璃瓶。

「你看,韓高,都下雪了!」小清推開門,笑容燦爛得像太陽花般美。

「下大一點兒!下大一點兒!」韓高甩開小清的手,走出門外仰頭迎雪。

這是小清最開心的一天,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安。

訂婚後小清跟韓高約定,結婚前一定要去城裏見識。二人手指打了勾,斬樹工程完成後,韓哥便會迎娶小清。小姑娘經朋友介紹去了深圳龍崗工廠打工,好幾個工友說在深圳見過劉德華,工友們叫小清多聽些廣東歌,多看些無綫電視,不然明星在眼前走過也不知道。

小清到書城附近CD舖,用數十元買了五隻CD,都是廣東歌金曲。一首陳百強的《等》,歌詞不太清楚,旋律她很喜歡。

小清來到深圳,心裏不踏實。女工來自五湖四海,她們亂扔垃圾,在鎮內根本不會這樣沒公德,小清離羣,最後也跟她們扔垃圾在地。深圳的事她每天向韓高報告,一天韓高的電話完全不通,同學和家人都不知道他往哪裏去了。

img_7949

故鄉的男友音信全無

小清心急如焚,想回家看看韓高在幹什麼。兩天過去了,電話仍然不通,小清開始胡思亂想。韓高不像亂搞女人的人,也不像做工程忘了時間,究竟生了什麼事?

午夜12時,小清忘了打多少個電話,等了多少分鐘,那一刻,電話總算通了。

「小清……」聽到韓高的聲音,恍如隔世。他的聲線,聽來像全身虛脫,好像剛剛打完一場漫長的仗。

「我對不起妳,本來是贏大錢的……」,小清大概知道韓高去了哪,韓高讀高中時身有數百元便到鐵皮屋打麻將。韓高兩天輸光了三十多萬。這通電話之後,韓高再沒有聯絡小清,小清也沒有再找他。

大好的婚事,押在賭枱,結果無疾而終。

「為何他做決定沒有想想我?」小清與同鄉哭訴,每天哭濕好幾卷紙巾。她仍然惦掛着韓高,一直在等他的電話,幻想一天他跑到面前,擁她入懷。

女人訴苦,只想借耳朵,同鄉太上心,開始介紹男人給她。一個不合眼緣,二個有點心意,第三個的小智有些感覺。小清開始跟小智約會,一個月後同居。新的戀情填補了小清的空虛。只是,家中獨處的某一刻,思緒又跑到桂林去。

「等,寂寞到夜深,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小智不在家,小清喜歡播這首歌,小房子隔音差,鄰居聽不懂歌詞,她很放心。在家翻被收拾,心不在焉的等,等人也等月事。她見小智未回來,獨自買了驗孕棒,二條紅線叫她百感交集,她拿起電話,第一時間告知她的男人。

「韓高,你到底想怎樣的?我跟其他男人也有了,你不用等我了。」小清匆匆掛線,伏在枕邊大哭。新生命的來臨,令她十分忐忑。

小清婚後回了小智的家鄉湖南,四年後離婚,小清獨自撫養小女兒,小女兒留在桂林跟爸媽住。小女兒上小學了,小清留在深圳當按摩女郎,每月寄錢回家。

新春回老家,她說桂林除了女兒,景色一點也不好看。

等 寂寞到夜深 莫道你在選擇人 人亦能選擇你──《等》

1985

(收錄於1985年陳百強專輯《陳百強精選大碟》)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