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讀金庸】沈西城、楊興安眼中的最佳父子

撰文: 金其琪     攝影: 傅而雅、趙賦禧

17 Jun 2017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距離金庸最初在《新晚報》連載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已經過去62年之久。

訪問全片:武俠世界父子情

自去年書展以武俠為主題,到今年金庸館在沙田開幕,金庸15部小說至今仍受大眾追捧,文學價值也一再受到肯定。民政事務局今年初統計,原來港人在公共圖書館借書,最愛借的成人中文小說中,前十名有八本都是金庸,《射雕英雄傳》穩居第一。許多人讚歎金庸小說的俠義與愛情,廣東歌當年唱「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又唱「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但少有人留意的,是金庸小說中的父子情義。

c0022-00_26_41_23-still004

在楊興安《金庸小說與文學》一書中,就有一節「五倫親情」,當中回顧了最好的父子、最差的父子。今年已71歲的楊興安,當作家,當編劇,是金庸早年在《明報》社長室的御用文膽,後來也做過李嘉誠的文膽。他還有一個身份,是辛亥革命烈士、興中會首任會長楊衢雲的堂侄。

在楊興安看來,論金庸筆下最好的父子,沒有血緣關係的完顏洪烈與楊康,反而當之無愧。

有同樣看法的,還有才子作家沈西城。沈西城比楊興安小一歲,年輕時,在茶餐廳用四天時間寫出許多「金學」研究者的參考書籍《金庸與倪匡》,後來任《武俠世界》社長至今。多年過去,沈西城與楊興安講起金庸小說人物,仍滔滔不絕。

interview-00_16_37_03-still002

楊興安是金庸早年在《明報》社長室的御用文膽

金庸情有獨鍾 不一樣的父子

在《射雕英雄傳》中,楊康從在娘胎中起,就被拿來和郭靖對比。他對親生父親楊鐵心的淡漠,對實為殺父仇人的金人完顏洪烈的情感,被一眾江湖豪傑視為「認賊作父」。可是沈西城和楊興安卻覺得,完顏洪烈與楊康這一對父子,雖不是親生,卻寫得最好。

fhc_9868

沈西城寫《金庸與倪匡》,後來任《武俠世界》社長至今

「其實完顏洪烈最初不喜歡楊康,喜歡的是他媽媽,愛屋及烏才養大他。」沈西城說。完顏洪烈對楊康母親包惜弱的愛慕,自牛家村一見而開始,也為郭楊兩家埋下禍根。楊康直到成年,才知道自己不是完顏洪烈的親生兒子。

「完顏洪烈知道楊康不是親生兒子。在未揭發前,楊康當完顏洪烈是親父,但始終兩個人的感情都很好。即使楊康知道真相後,兩個人的感情也還是很好。」楊興安覺得這就是金庸設計這對父子情的特別之處。「當然,其中必然也有富貴榮華的因素在內。」

對楊康來說,繼續做完顏洪烈的兒子,他還是小王爺。當完顏洪烈身為金人,與漢人為敵時,楊康乾脆改姓,叫自己完顏康,去幫助完顏洪烈。比起郭靖的民族大義,在楊康身上,這一點最為小說中人唾棄,可是沈西城覺得若放在今天來看,倒是無可厚非。「他和他親生父親完全沒感情,一直覺得完顏洪烈才是他父親,雖然完顏洪烈殺了他親生父親,但仇恨也不是那麼大。」楊鐵心和包惜弱被完顏洪烈追捕,最後雙雙自戕而死,楊康在極悲痛之時,仍不能坐視完顏洪烈被人殺死,內心掙扎,可見一斑。

「很多人說,養育之恩大過生育之恩。」楊興安自己也這樣認為。「如果是花心思養你到大,會維持長時間的情感,而生育之恩不過是天賜的緣分而已。」

沈西城說,與完顏洪烈和楊康這對父子相似的,還有歐陽鋒和楊過這對義父義子。金庸小說中,親生父子反而著墨不多,「所以有些學者說,金庸寫父子,是很怪的。」

fhc_9892

金庸武俠世界 義父之謎

為什麼金庸小說中,義父往往勝過親父?楊興安一語道破玄機:「義父有得選,親父沒得選。」

這就如同許多時,朋友好過兄弟,「因為朋友有得選,兄弟沒得選」。

記者問,那為何楊過要選西毒歐陽鋒來做義父呢?《神雕俠侶》中,楊過幼時在桃花島、全真教都受欺負,道士只教他背書,卻不教他武功,倒是歐陽鋒傳授了蛤蟆功給他。楊興安說,在楊過和歐陽鋒接近時,小楊過根本不知道歐陽鋒的品性如何。「歐陽鋒是霸道,比起公孫止那種陰險,公孫止其實更加不好。但當時楊過看歐陽鋒,不會覺得他霸道,反倒覺得他容易親近,所以產生義父義子之情,這是很正常的。」

沈西城則說,完顏洪烈和歐陽鋒「兩人雖然作惡多端,但對楊康、楊過是真正的好,對不對?」他又舉例說,洪七公對郭靖也很好,近乎義父的角色,反而郭靖的親生父親死了,所以著墨不多。類似的還有武當派張三丰對張翠山,張翠山死後張三丰對張無忌,金毛獅王謝遜對張無忌,都是金庸小說中義父勝過親生父親的例子。

楊興安與沈西城還不約而同提到《天龍八部》的一對苦命英雄,北喬峰和南慕容。兩人的親生父親都在世,卻雙雙藏身少林寺,不與兒子相認,一天也沒有養育過,甚至沒有見過面。沈西城由此說:「金庸的武俠小說,寫父子關係其實是很疏離的。」

慕容復與慕容博,蕭峰與蕭遠山,兩個親生父親後來在少林大會現身,打鬥起來,兩個兒子立刻上前幫忙。沈西城感嘆:「所以其實金庸寫的父親角色,父子之間是沒有感情,只有父親之義。爸爸沒有養我,但因為你是我爸爸,所以我幫你。乍看好像很好看,但認真想想,父子之情真的不多。」

楊興安則覺得,金庸寫到兩人有愛父之心,但在情感上,其實不太寫實。「這是理智上的,不是情感上的。」其中也有中國文化所起的作用。他說:「天地君親師,親就是父親母親,一定要尊敬愛護。」

c0022-00_30_48_12-still001

孤苦的童年 成功不靠父幹

細數金庸小說的男主角,幼年喪父或父子關係奇異的特別多。郭靖、楊康、楊過、張無忌、令狐沖,幼年喪父。段譽的生父原來是惡人段延慶,虛竹的生父原來是少林方丈玄慈,韋小寶不知自己的父親是誰。秉父親之名,一出江湖就因為父蔭而為人所識的,往往是女兒,例如黃藥師之於黃蓉,郭靖之於郭芙、郭襄,金蛇郎君之於夏青青,任我行之於任盈盈,岳不群之於岳靈珊。

金庸小說贏得褒獎無數,但也被人指出過當中的男權、父權思想。不過沈西城和楊興安都認為,那是小說中的年代背景所致。不論是何原因,金庸小說中的真英雄,往往要脫離父親庇蔭,單打獨鬥,才能成才。

「赤手空拳打天下。」楊興安如此形容。「英雄都不靠父蔭,即使有父蔭,如果下一代不生性,沒受到磨煉,很難得到成功。例如林平之,他後來武功很厲害,但早年受到過分的父蔭,出來人人都讓着他,不可能真正成才。」

沈西城則拿郭芙來舉例。「上天要給你機會,先折磨你鍛煉你,不鍛煉就好像郭芙,結果一事無成。」這不是說家庭完整的人就不能成才,而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他勉勵年輕人,即使遇到挫折,也要奮鬥向上。「父母親是很可愛,但如果你家庭不幸福,只要肯努力學習,受過磨煉,也會成才。」

fhc_9884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