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本Side B】公司收買佬看紅魔的浪漫‖艾雲豪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02 Jun 2017

艾雲豪年少時留英讀書時已是曼聯迷。

艾雲豪年少時留英讀書時已是曼聯迷。

名帥摩連奴上場首季派成績單,紅魔曼聯高舉歐霸盃,自2013年費格遜退休獲得最高的殊榮。輸了聯賽,魔迷仍然普天同慶。

要老臣子,還是戰績彪炳的管理層?曼聯一年前領隊懸空,成為紅魔老將傑斯與摩連奴之爭,球迷分成「傑派」與「摩派」分兩大邊。「傑派」球迷支持老臣子傑斯,球場要講情義,發展要靠青訓;「摩派」支持曾帶領車路士、皇家馬德里與國際米蘭摘盃的摩連奴,亮麗的履歷表才可靠。費格遜走了,不管被揶揄為「莫天才」莫耶斯,在任兩年的「戰術大師」雲高爾,心水清的球迷看到,足球英雄地耀眼的不只贏輸的,還有那份鐵漢之情。

筆名艾雲豪,二十年來做人稱「公司收買佬」的私募基金投資人,以金融管理角度分析「誰偷走了紅魔」。艾雲豪說偷走紅魔的浪漫,是現代足球商業化使然。資深紅魔迷如艾雲豪也無奈說:「傑斯、摩連奴,二選一,再揀多次,都係摩連奴。」球迷激情過後,細看球會商業發展的轉折,深明現代足球講感情太奢侈,因此我們才會為終身効忠同一球隊的羅馬王子托廸而流淚。

佬味濃最浪漫

「我鍾意曼聯,因為佢夠浪漫。」超過三十年「魔齡」的艾雲豪這樣形容曼聯,那一代人喜歡曼聯不為冠軍,英超1992年成立之前,曼聯的成績大上大落,成績大不如與外向型工業城市利物浦,但受歡迎程度絕不遜利物浦與其他倫敦球會。「曼聯的浪漫,係球隊表現不一致。以前睇佢哋踢聯賽,都好激氣。為了贏足總盃,或者對利物浦,球員幾日唔飲啤酒,打得好有火,表演零舍標青」,艾雲豪笑言。

曼聯於1878年成立,本土紡織工業重鎮曼徹斯特的老牌球會。上世紀六十年代曼聯經歷卜比查爾頓與佐治貝斯的黃金年代,1958年首奪歐冠,但聯賽成績平平,一度陷入降班危機。1986年有「發火費」(Furious Fergie)之稱蘇格蘭教頭費格遜執教,起初仍在榜尾徘徊。不過,英超悅目之處在於,球隊之間恩怨情仇的紀錄如字典般厚。倫敦球會對戰,老牌球會遇死對敵,球員見面份外眼紅,球隊表演脫胎換骨,二十年前的曼聯的狀態是這樣浮沉不定,捧的大多是盃賽獎盃。

mancherter02

艾雲豪分析曼聯十年的財務,結語是「92班已不復再」。

艾雲豪說,體育版沒有告訴你的是曼聯的管理歷史,「曼聯唔贏波都做老大哥,靠嘅係管理與宣傳攻勢。」上世紀五十年代,宰豬業大王愛德華士(Louis Edwards)入股,二次大戰曼徹斯特多處被空襲破壞,愛德華士兵行險着,擴建球場,令奧脫福球場的座位增至6萬,成為英國球會最大的球場,「在沒有電視的年代,球場大就係宣傳。」

上世紀90年代初,愛德華士兒子馬田集資,放手讓費格遜買人,92年至94年度連續兩季重奪冠軍。當時集資上市,仍然奪不去紅魔的浪漫,因為球會仍保持家族式管理,買入的球員與青訓「92班」均是性格球員。95年有紅魔皇帝之稱的法國球星簡東拿(Eric Cantona)對水晶宮一仗,不忿場邊球員辱罵,走到場邊起雙腿踢球迷,震撼整個球壇,費格遜仍支持這位「皇帝」。

過去二十年來,曼聯商業化背後,更衣室充滿真性情,背後涉及金融管理學的大學問:場外場內,邊個先係老細艾雲豪說,在費格遜年代多次爆發管治風波。99年奪三冠王之後,費格遜在更衣室向萬人迷碧咸「飛Boot」(球靴);愛爾蘭鐵漢隊長堅尼(Roy Kean)離隊前怒罵費格遜:「你同老闆嘈咩唧!」,堅尼從此與費格遜不和。

回不到過去?

馬田集資上市到後期私有化,曼聯經歷了「92班」的輝煌,直至費格遜退休,艾雲豪開始著書寫曼聯,他感到「曼聯不會再出現『92班』。」艾雲豪分析指,商業足球已進入另一階段,近年曼聯的利潤主要靠「賣年青球員」,這並不是曼聯獨有的現象。「很多球會原本靠青訓可以發展另一個『92班』,球隊讓年青球員亮一亮相便賣走。如是者,修咸頓所把中場新星巴利賣走,把左後衛梳爾賣走,換來的球會的發展,曼聯也不例外,傑斯曾經想力挽狂瀾保青訓,摩連奴上場往後的路便不知了。」

費格遜離開後,曼聯成為名帥地獄,艾雲豪認為今日球會管理的演變,已不是單純球場戰術,而是一盤生意。「幾時封場舖草、球員訪問,安排表演賽等等,不是雲高爾(前曼聯領隊)的強項,縱使你是球場的戰術大師,在曼聯兩年,就是管不到。」

成也費格遜 敗也費格遜

「99年三冠王後經歷兩、三年的低潮;到06至08年曼聯再上高峰。曼聯的成功,是因為曼聯很多東西為費格遜而建立。美國老細有錢不懂管,費格遜最後數年沒有制衡,令他可以將球隊變好多次,一切源於班主的信賴。」事實上,千禧年後,費格遜掌控球探及賣球員的大權;他亦重視領隊尊嚴,連2010年朗尼要求加薪,費格遜要求當時老闆格拉沙家族訂加薪協議,球員不可超過領隊。

今日的球會要應付電視、訪問、表演賽及其他商業活動。

今日的球會要應付電視、訪問、表演賽及其他商業活動。

費格遜用人大胆,艾雲豪形容他是賭徒。艾雲豪說,在紐卡素收購「十個機會miss五次嘅前鋒」高爾(Andy Cole),用高爾夥拍約基,起了化學作用,二人入球數字高達50多球,人稱「黑雙煞」;99年歐冠決賽竟起用畢特與右翼碧咸打正中場,最後換入「白雙煞」舒寧咸與蘇斯克查反敗為勝,證明費格遜「好肯去賭」。

艾雲豪概嘆,曼聯同時經歷上市,費格遜的離開,球員同一班底,竟令曼聯一下子變成散沙。「上市令很多東西不能控制。今日的足球不止在球場,領隊不止是球場指揮,很多東西我是寄予同情的。

艾雲豪透析足球金融事,作為球迷仍然選擇了摩連奴,曼聯的高層如是。

金融角度寫多幾個球會,現代足球的商業藍圖不是更完整嗎?皇馬咁土豪,AC米蘭被中資收購,巴塞好看,但只看美斯個人魅力。除了曼聯,我找不到其他球會比紅魔更好看,這樣浪漫……。」球迷與金錢,確是千言萬語在其中。


延伸閱讀

【足球說故事︰波,笨唔係咁寫嘅!】http://bit.ly/2rrs1DT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