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年代】廿二年磨一劍:周永勤

07 Jul 2016

1994年11月區議會直選,天水圍天瑞邨落成數載,新入伙的市民迎接直選大時代。當時鄉事派與民主黨鬥得難分難解,鄉事派的立法局議員鄧兆棠派助手周永勤參選天瑞區區議員,對手是自由黨的楊欣輝。

結果,周永勤得2093票,大勝楊欣輝的100票。

「恭喜你啊,楊欣輝,你攞足100分滿分(諷刺楊只有100票),可以畢業啦!」魁梧的周永勤高興得一手抱起楊欣輝繞場,風頭一時無兩,鄉事派市民也看好這個27歲的小伙子。

一晃眼二十二年,今日他代表自由黨,以「建制派」之名紮根天水圍,仍未走出新界。他在08年立法會選舉排在周梁淑怡名單之後,2012年立法會選舉名單完全不見他的名字。過去四年,令人留下印象的是,他罵民建聯的梁志祥失去元朗區議會主席是「自作自受」;城市論壇談到天水圍問題,他亦甘心坐在觀眾席發言。今日再提起參選立法會,周永勤已經49歲半,是個「老素人」。

記者問他,這些年你在做什麼?

「嘿,我在磨劍。」周永勤挺起微隆的肚子,一邊向街坊揮手,一邊向記者說。他今日收起了銳氣,笑起來像一個洋蔥頭。

「踢爆」議員

「我讀了四個碩士,三個學士。」周永勤在廿年間讀了法律學學士、亞洲及國際研究,以及全球政治經濟等多個碩士學士。回歸後他連任多屆元朗區議員,曾任劉皇發經理,04年加入自由黨至今,可說是區內鄉事與建制的代表。

周永勤精采的故事在天水圍,很多資深的新界記者稱他是「神奇」區議員。他剛當選區議員不久,天水圍出現色魔,女受害人在附近認出犯案人,周永勤誘色魔到辦事處後報警,警方當場逮捕色魔。1999年他與工程師合力踢爆天頌苑的短樁事件,最後房委會付上2.5億加固和復修。數年前,天水圍置富加租,迫走德怡幼稚園,500個學生被迫轉校,他查冊問究,發現李嘉誠家族仍然持有超過50%股權,公眾視線又轉到李氏家族。

「問證,就要追到底,才要知道問題的癥結。民生的事不能抽水,熱潮過了,就會維持原狀。」周永勤指了指辦公室厚厚的調查檔案,滿臉自信。

自由黨中的鄉事派?

他說多年甘願做政壇潛龍,只因劉皇發。「發叔教我,第一為政不在多言;第二是水上爬龍船,岸上有人見。從政者,講力量要團結,看事物要整體。」2004年發叔推薦周永勤加入自由黨,但發叔在08年立法會選舉轉為幫民建聯拉票,不惜與周梁淑怡反目,及後發叔加入經民聯,多次拉攏周永勤,周亦婉拒。「我用自由黨名義參選,轉頭講Bye Bye,道義上係講唔去。」至今,發叔一家與周永勤的情誼仍在,而他一直有點「尷尬」地留在自由黨。

「我同發叔咩關係?四個字,唔使講嘢。」

周永勤提起去年立法會否決政改的「等埋發叔事件」,他仍然氣得好像頭頂冒煙:「發叔休養緊,大家都知,如果佢趕嚟立法會中途有咩事,點賠返條命俾佢,佢哋(建制各派)爭做發言人……」欲言又止之間,他強調:「劉皇發一日喺度,一日都可以鎮得住鄉議局。上面話唔可以組黨,但依家講得好清楚,愛國的政黨有好多,今日鄉紳投建制,唔係淨係得一個選擇!」

民生問題聯合陣線

等了廿年,周永勤不再當別人的副手,終於「擔正」上電台節目講領展霸權。節目中與政治光譜完全不同的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同一陣線,你一言我一句痛斥領展,連電台主持也嘖嘖稱奇:「咁投契,未來會合作嗎?」

「有何不可?」周永勤說。

不少人或許忘了,在殖民政府的「建制派」就是反對派,當年29歲的周永勤已挑戰政府。1995年本港立法局舉行地區直選,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將選舉由「雙議席雙票制」改為「單議席單票制」,劃細選區,降低投票年齡至18歲,部分評論認為此舉有助民主派勝算。那次選舉,民主派大勝,連鄉事派重鎮新界西選區,鄉事派的鄧兆棠亦以57票輸給民主黨的黃偉賢。選舉事務處當年公布,新界西(屯門、元朗)11萬登記選民中約6000名選民在票站未能成功投票,鄧兆棠的副手周永勤以個人身份向高等法院提出選舉呈請。

回歸大限將至,周永勤花了一年在選區找到108位受害人,他們均在1995年前曾投票但沒有遷址的選民。最後高院宣判,登記選民非選舉程序,不能作「選舉呈請」,判周永勤敗訴。至今周永勤仍然大喊:「政府當年打茅波!」

建制派不是擦鞋黨

周永勤回首區議會廿年,在「建制」和「泛民」還沒有那麼壁壘分明的年代,各派議員在民生上同一陣線,他認為今日在立法會一樣可以。「支持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你可以說是建制派。但建制派唔係一味迎合中聯辦,你要有良心先得,淨係識擦鞋,社會係唔會有進步!」

外界預期未來議會勢力分佈改變,可能多了一班強調本土自主的年輕人,周永勤認為部分年輕人好真誠,並非所有年輕人「淨係識搞事」。「雨傘運動後,我睇住佢哋揹一大袋麫包由深水埗行到大角咀探老人家,一個人抬張床,行上六樓俾公公婆婆。呢班人被標籤為激進黃絲?社會最真誠係佢哋,只不過依家年輕人有看法,覺得社會有不公義,要睇下點溝通,點引導佢。在議會上我哋一樣可以合作,可以傾。」

記者問周議員是否確信自己可引領年輕人。「可以。」周永勤截釘斬鐵地說。不過,談到朱凱迪在新界西四處派傳單,提倡直選鄉議局,招來許多鄉紳拍枱反對,周永勤對此亦難掩怒氣。「呢個朱凱迪,自說自話,邊個話要直選?邊個講呀依家?自說自話!」過了一會,他才坐下,怒氣稍息:「我無勞氣,我都想約佢傾下,講下道理。」

當日氣宇軒昂的青年變了老誠的「洋蔥頭」,磨刀霍霍,寶刀出鞘,劍指何處?實在拭目以待。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