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名冊】如果只是私家醫生有藥,我別無他選─ 抑鬱藥個案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譚志榮

03 Jul 2017

香港每一百人,就有三人是抑鬱症患者,當中超過一半沒有尋求精神健康服務協助,然而普通抗抑鬱藥竟然在便利店有售。

掏出塑膠袋,嘩啦嘩啦一股腦兒倒出一堆藥,林林總總的抗抑鬱藥、鋰劑藥、安眠藥……吳太通通如數家珍,今年五十來歲,罹患躁鬱症將近二十年,微胖身形是藥物副作用。她準備了滿滿一張紙的藥物筆記,說自己已「久病成良醫」。維基百科中最常見的抗抑鬱藥物SSRI,條目下長長一列藥物名單,她起碼服食過三分之一。

私家的藥 vs 公立醫院藥

二十年來,公立和私家醫院她都看過,見盡種種不足為外人道的複雜情況。翻查藥物名冊,精神科藥物根本沒有納入任何一種自費藥物,不納入不代表不存在,私家醫院可開的藥就比公立醫院更多,更快,更新。

早在1991年,吳太在學時,已經懷疑自己患上精神病,嚴重時曾失眠近半年,一直因恐懼不敢就醫。拖到1999年失業,她戰戰兢兢,到公立的容鳳書精神科診所求診。

服藥後不久,她與丈夫到韓國旅行,站在韓國的大街,瞳孔中央一圈圓形以外,忽然一片矇矓,連丈夫走過來她也看不見,慌得彷彿掉進水裏。她確信是藥物的作用,回港後立即轉投聯合醫院相熟的私家醫生。

事隔多年,她嘗試追溯藥物名稱,公立診所病歷紀錄過了保存年期,早已散佚,所幸還可以向私家聯合醫院申請,但等不及兩星期。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社工張姑娘推斷是初代的SRRI或百憂解,第一代的副作用頗強,令不少患者卻步,後者副作用正正包括視覺異常。

「有時我分不清楚藥與情緒起伏,是否有直接關係,但我知道,私立醫院開的藥最好境界,是服用完如同沒有食一樣,沒有副作用。」吳太說。

公立私立之別,尚不止於此。

眼前一大堆五顏六色的藥,吳太全憑記憶,點指出三包鋁包裝的藥。從左到右,思康樂(Seroquel XR)、Actavis到Teva,通通屬於情緒調節劑Quetiapine。前兩者來自私家醫生,Teva則是公立醫院取來,包裝分別不大。當時她看的私家醫生曾在青山那邊工作,一見到Teva,就皺眉猛然說:「這種好唔掂!」一解釋,原來前兩種是正廠出品,Teva則來自匈牙利副廠,「他覺得政府有趨勢用便宜的副廠藥,不肯定藥物功效是否相等,甚至覺得未必有化驗過。」

藥物以外需要更多配套

吳太的病情一直反反覆覆,多次病發。精神藥物需要循序漸進,緩緩加大藥量,私家醫生可以常常回診,聯合醫院曾以雞尾酒療法治療她,兩星期調配一次,單靠公立醫院兩到三個月一次覆診,容易錯失病發前調藥的時機。

2015年8月,她又開始失眠,一向習慣服用安眠藥,愈趨嚴重,已達一次三顆之多。私家醫生最多處方四顆,公立醫院卻只肯處方一顆,「不建議開藥」。公院面診短短六分鐘,竟遭醫生喝罵,跟她說「一是入院,一是不入」,迷迷糊糊下就同意留院了。住院時,處方藥的種類與之前沒有任何分別,她形容「被困在不斷防止你自殺的地方」,但她不想死,只是情況極差。她從未試過與其他精神病人同住,非常害怕,縮在牀上,因安眠藥量不足一直失眠,精神更差了,近乎崩潰。直至九天後,家人激動之下,決定帶她看私家醫生。「我說自己有錢去私家,就立即給我簽字走。」事後完全沒有人跟進,吳太於是完全脫離政府資助,身為護士的妹妹指,入院完全沒有必要。

「抑鬱不可能在九天痊癒,情況好轉,全因為新藥。」私家醫生給她配的Pristiq ER,屬新一代的抗抑鬱藥。抑鬱症令腦內負責神經傳導的化學物質失衡,失去快樂感受,抗抑鬱藥的重點是重新平衝。像傳統的百憂解抑壓血清素,Pristiq ER可同時壓抑腎上腺素,對大部分病人來說,完全沒有副作用。可惜,這種藥不在藥物名冊行列。「如果藥只是私家醫生有,我別無他選。」

對病人來說,收費,才是公立私立醫院的最大分界。

她屈指一算,病發最頻密時,每兩星期可看一次私家醫生,計藥物在內,每次盛惠3200元,開支相較公立醫院每兩三個月一次,門診60港元,每包藥另加10元,差上五十多倍,此外,還有一千多元一次的心理輔導。她為病「傾家蕩產」,卻換來對藥物的了解。公院診症匆匆五六分鐘,私家有半小時,可以問清楚藥物來龍去脈。她自問無能力研讀藥物背後深奧的英文說明。至於藥物名冊,除了名稱,她更是一無所知。

由於經濟原因,雖然明知看私家更好,但吳太已沒有再看私家醫生了。病發超過十次,屬高危人羣,她早有準備要一輩子看醫生,吃一輩子的藥。近年因為遺傳因素,女兒亦確診躁鬱症,對家庭財務狀況來說,無疑百上加斤。訪問後,她問記者有沒有方法申請藥物資助,又擔憂過不了經濟審查。說起當初醫生曾預測她五十多歲會康復,到了天命之年,她卻悲從中來:「若果人無咁多期望,無咁多慾望,是不是會好一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藥物資助途徑

因資助藥物的安全網門檻較高,撒瑪利亞基金會的病人家庭審查制度以往一向為人詬病。關愛基金的醫療援助計劃則涵蓋 13 項特定自費、位於撒瑪利亞基金會安全網以外癌症藥物,自今年6月18日,有關計劃亦已落實納入撒瑪利亞基金會之內,所有病人分擔藥費的比率一律降低定在家庭可動用收入的兩成,資助額可達十萬元以上。兩個基金目前涵蓋39種自費藥物。

計算方程式:( 每月家庭收入 ─ 每月認可扣減項目 ) × 12 + ( 可動用資產 ─ *資產豁免額 )

*家庭可動用資產不包括第一座物業和生財工具。讀者可往以下網址計算:http://sfecal.ha.org.hk/index.aspx?lang=tc#

● 關愛基金:設醫療援助計劃

查詢:2835 1301/2835 2221

● 蘋果日報慈善基金「醫療專戶」:資助無力負擔昂貴醫療費之有需要人士,可向基金自行申請及經由機構轉介申請。

查詢:2990 8688

● 惠澤社區藥房,為一非牟利社區藥房,亦有提供藥物資助計劃,並由註冊藥劑師主理。資助對象為基層患者如綜援人士、長者及低收入人士。

查詢:2831 3289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