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戀爛漫】漢字讓世界更美

撰文: 佟鎮南     攝影: 梁俊棋(部分圖像由受訪者提供)

05 Aug 2017

k170713duen-293

歷史上,不同民族孕育過不同文字,然而正如德國學者 Lothar Ledderose 在 “Ten Thousand Things: Module and Mass Production in China Art“(中譯本為《萬物》,三聯書店,2005年),作為一種傳遞信息的文字,漢字不像其他文化按語音讀法造字,而是按文字意思,以模件方式組合成字,因此,漢字世界是一個理性易明的世界,光從一個字的結構,可以看到世界有序、互為影響。正因為最早造字是一種以線條紀錄現世所見事物的符號(象形),然後發展出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等後稱為「六書」的造字手法,再加入先民對世界的浪漫想像,每個漢字本身就是一幅畫,因而影響至後來發展出以線條和筆墨的水墨畫,建構出一套講究平衡和呼應的美學世界;當文人將寫字—一種文字紀錄行為轉化成表現情感和美感的藝術時,令漢字成為一種觸目可見的美學培養。

因此當我們看一個字,可從當中的象形圖像和所負載傳遞字義兩種層面去解讀,所以當近年港台二地由政治引發出對漢字/「正體字」(相對簡體字霸權而產生的名稱)的保育運動,背後捍衞的,除了是對身份認同等的政治訴求,更是一種從每個字表達萬物共生、互為補足的美學。

尤其是當電腦打字取代書寫成為傳遞信息的方法,更進一步削弱了漢字這種從造型美感帶出心情和字義的浪漫性。

這次的封面故事,就是希望重新發現漢字在當下之美。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