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人物】真實一小步‖劉小麗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16 Jul 2017

01

一場議員DQ風暴,史無前例引來人大主動釋法,一共六位議員因宣誓「不莊重」而被奪取資格。先是游蕙禎 、梁頌恆,律政司繼而起訴自決派議員,包括劉小麗、姚松炎教授、羅冠聰與資深議員「長毛」梁國雄。

雨傘運動至今,本刊四訪劉小麗,由擺街站做流動教室到當選。去年9月4日當選那天,每次見她,倦容中帶點從容。

7月14日下午3時,高等法院7樓,記者、議員助理與社運人仕擠得水洩不通,也在等DQ案的結果。人群中傳來「四個被DQ」的聲音,議員助理聲淚俱下,劉小麗在立法會堅持抗爭至最後一刻。

當日下午,立法會隨即將四名議員的名字除去。劉小麗在18個事務委員會的名字,亦一一被刪走。有些委員會的名單只更新至2012年,頃刻間,立法會的事情仿似由2017年7月15日下午3時開始「重頭再來」。

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動,予人一種感覺:2016年9月的一場選舉,真實嗎?

每天都是認認真真的衝線

5月25日記者到訪小麗的議員辦事處,只有三名職員散落在座位。這次的小麗,明顯有點累。「他們每個星期當作是最後一個星期衝,我叫他們休息一星期。」

自10月被控,團隊與她一直很虛耗。DQ案未明,辦公室2月來了兩個新成員便不再請人,又不敢找實習生,有很多人想加入小麗的團隊,小麗也拒絕。最終,本身想起動已久的家務義工隊,因欠缺人手,亦不知未來去向,暫時擱置,助理繼續落區主打墟市政策。

一次被DQ,議員生涯會否就此結束?

2016年初,朱凱廸在天水圍、青衣辦墟市,劉小麗關心小販政策,倡議墟市。不可侵犯的自辦墟市的思想,今日已不再是報道熱話,因為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現在屋邨墟市可以錢銀交易,只要邨管會批准便可以,以前一定不可以。 」小麗找到政策的虛位,政府部門之間溝通不足,香港雖小,地區各自為正,她寄望以深水涉做試點,一步一步推到其他地區。今年天馬苑的領展將商場與車場判上判,街坊受害,自組關注組,計劃自設墟市,對抗領展霸權。

「自己屋邨自己救」不再是口號,已轉化成一種行動。

學做議員

 談議題,小麗頗自在,笑言在墟市上有成績」,證明捱過「終日開會」的議會,與地區民間團體協作,兩個陣地雙管齊下有力量,是可以改變一些事。始終對這位博士,議員是另一種參與。

做「議員新丁」第一步,是學習面對記者,她坦言:「講議題,還可以,個人專訪,好怕。」網民戲謔她為「小麗老母」,政治版不時寫她「又甩轆」。劉小麗說,縱使有些不是事實,她沒有太介懷,只是不習慣在立法會長廊「扑咪」,用三言兩語講政策,「接受訪問,我也要花需要時間應對,對嗎?」這是議員的另一種累。

另一個議員要學的,是學會看開。「喺議會有議員講:『依家啲公屋富戶多錢都洗唔晒』,我仍然會好嬲。」議員助理要提醒她,今日可能碰到某議員,着她按捺情緒。

未說的話

 判案日一再延期,不知日子。小麗早預測,風暴將會在7月來,在政府新舊交接期,新政府以DQ案判決作新一頁。訪問中,小麗用「用輸的態度係最積極,毒燃最忌有自信麻」,大笑一聲打圓場。這場官司,她早有準備,一早想像議會景況,反而擔心規劃議題:「土地需要姚教授的專業角度,安老議題有人去講,但一個議題得一把口係唔掂。沒有他們,不敢想像。」

siu2017

今年1月,她在立法會為上任特首梁振英在五年前的承諾「回帶」,當時梁振英參選時跟盧婆婆說:「全民退休保證,唔係轟轟烈烈,要認認真真啊。」她立即手上的咪即場被「滅聲」,主席梁君彥即時趕她出議會。一年前,她打算將窮婆婆平日在街市執的爛菜,送贈予時任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結果林鄭從後門走了。

始終,不論在議會或社區,有很多話始終未說畢,想做的東西未做好。

對於宣誓的事,小麗說:「抱歉,我知令很多人擔心。這件事教曉我,要更加有政治智慧。」而小麗未言會否再參選,但在社區一定繼續推動「安老、墟市與民主」。她說,這是當日她與團隊參選的初衷,亦相信已在民間踏出一小步。

今次DQ的,真實嗎?

宣判之後,立法會即時除去劉小麗名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