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酒店創業150周年 好風水 不如好人

撰文: 張帝莊     攝影: 由半島酒店提供

25 Nov 2016

20161124_peninsula_150_607

米高.嘉道理住503號房

半島酒店由今天起一連三天,將在外牆掛起巨型氦氣球,慶祝總公司香港上海大酒店創業150周年。主席米高.嘉道理接待少數傳媒來賓時,忽然談到我們立足的半島七樓天台處,70年前的一段時間,由開派對的舞廳改成難民收容中心。那時是1946年,戰後不少外國人一時無家可歸,只好暫時由嘉道理家族擁有的酒店接收,為期好幾個月,期間總共有幾百名外國難民聚居在這裏,婦女和孩子住這一邊,男人住另外的一邊。

那時候,米高.嘉道理只有五歲,連同家人住在半島,他今天還記得自己當時住的房號是503。「我爺爺在戰時逝世,以前我們一家人住502503房,爺爺逝世後,我們只住503。」

 當然酒店經過多次改裝,當年503的正確位置,只怕難以確定。

 「昨天晚上我也住在這裏。」米高.嘉道理說。「房號呢?」我問。他神秘地笑了笑,一副「我才不告訴你」的樣子。

作為亞洲著名的富豪家族,半島位於要津,既是酒店,又是家,說他們的家族在此發迹也不為過。住在這裏,風水大抵相當不錯。嘉道理家族扎根香港,他們是否相信風水,不得而知,不過,幾代人一直堅持做善事,倒是顯而易見。

尼泊爾情意結

當我提到十年前,代表《明周》訪問一個香港女孩隻身跑去尼泊爾山區,為當地孩子建學校,報道完後,那女孩對我說嘉理道慈善基金聯絡上她,願意捐一筆頗可觀的數目時,米高.嘉道理動情地說,他們家族在尼泊爾從事慈善建設已經好幾十年。

米高.嘉道理周遊世各地,但尼泊爾對他而言,佔有特殊位置。一切緣於他的叔叔賀理士.嘉道理(Horace Kadoorie)。

那時嘉道理投入了不少資源幫助香港的農民,改善他們的耕種技術,後來香港郊區因發展而變遷,農業式微,剛好叔叔賀理士接觸到不少尼泊爾籍的香港啹喀兵,他們壯年退休,回到尼泊爾山區卻難以適應,因此賀理士便把種植技術傳授給他們,讓他們在尼泊爾重過新生活。後來到了當地視察,卻發現環境比想像中惡劣,最大問題是缺水。

「山區婦女每天早上要花兩小時下山取水,然後花三小時把水抬上山,半天的生命就這樣消耗了,因為在海拔高的地方長期勞累,很多人到了中年就死了。」米高.嘉道理對那裏的一切都非常熟悉,因為他每兩年都要去尼泊爾一次,看看當地環境的變化和當地人的需要。「最初只是幫助在香港服務過的啹喀兵,後來我們幫助了更多人,現在幫助了過百萬人,受助的山區居民,現在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水龍頭。」

最壞的時候也有最強的信心 

那不是生意,也不是政治,只是基於一種幫人的召喚。

他說:「酒店是一個劇院,是一個舞台,不同的人來到這裏,為的是一種樂趣。」

對他來說,世界也是一座酒店,不同的人來到,也是為了得到樂趣。

「歡迎你來到這裏,但我更歡迎你下一次回來!」

半島酒店管理集團的前身「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成立於1866年,是香港第三間註冊的公司,但前兩間已經消失了,屹立至今的只有這間公司,同類型酒店集團,他們也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難怪同場合出現的公司董事總經理及行政總裁郭敬文談到在英國的投資時說了一句:「Brexit(英國脫歐)?我們有一百五十年歷史。」他寄語香港人,要看到我們還有的好的一面。 

米高.嘉道理爵士也簡略談到對香港目前的看法,他說:「我不會把責任歸咎於年輕人,我對年輕人的建議是,儘管有困難,但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

你現在對香港的未來有信心嗎?「當然有。你二十年後問我同樣的問題,我也會給你同樣的答案。」

1989年中國爆發民運,一年之後,半島酒店決定是否斥巨資擴建。米高.嘉道理說:「1990年,我們要決定是否擴建半島酒店,當時距離回歸有七年,其他人都沒有信心,但我們有沒有信心呢?整個董事局包括我都有信心,1994年我們落成了,距離九七只有三年。我們一樣有信心。」

「我永遠對未來有信心,只要有好的法制,有穩定的社會。」米高.嘉道理說。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