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寶珠 同志 × 基督徒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梁俊棋

11 Nov 2016

「同性戀是罪。」一句話,差一點就令黃寶珠(Pearl)放棄身邊那位一起生活了二十年的伴侶。面對一個否定自己的教會,反而令Pearl下定決心讀神學。「教會話愛我,但又話不愛我呢樣嗰樣,是一種帶有條件的愛,但是我深信基督是大愛的。」Pearl聯同其他神學生,一行十人,有攣有直,在2009年成立「性神學社」,一直推廣酷兒神學至今。同志與基督徒,兩個看似「大纜都扯唔埋」的身份,其實不一定如外界所想像般水火不容。

|尋找包容的愛|

雖然同性婚姻在港一直未能合法,Pearl與伴侶早就在1987年定下終身承諾,更舉辦過一場盛宴與親朋好友分享喜悅。「2017年就是我們的三十周年紀念。」Pearl微笑說。她臉上的笑容,不是炫耀的得意,而是經歷過沉澱的自在。Pearl在商台工作了二十六年,在電台見慣各式各樣的人物,沒料到竟然會因為重返教會而令生活起了意想不到的改變。

「我一直都是基督徒,以往沒有上教會的習慣,只會自己祈禱。」直到2005年,因為爸爸患癌,Pearl在朋友介紹下接觸到一間國際教會。「一來當時情感上需要支持,覺得返教會是親近上主的途徑,希望藉此幫到爸爸的病。」第一次崇拜,牧師在台上說一句「同性戀是罪」,Pearl聽到已覺心虛。後來她在教會裏的組長決定請牧師來為她「驅魔」。「當牧師按着我的頭唸經,教友圍成一圈為我祈禱時,我一直在流淚,我心痛他們為何不接納真正的我。」牧師囑咐Pearl快些與女伴分手,再沒有說其他支持她的話。

看着與自己共度二十個年頭的枕邊人,Pearl根本不知道如何開口。當她告訴女伴,教會要自己離開她的時候,對方反應平靜,語重心長地說:「假如你相信的宗教,真的是這樣認為,而你決定這樣做,那麼,我會接受。」那一刻,她如遭電殛:「我感受到她真的很愛我!」Pearl決定藉着回加拿大探親的機會,給自己一個靜靜思考的空間。不料,當她身在加拿大,竟然遇到一間同志友善教會。

「那是一間小教會,我看見一對對同志伴侶,牧師在講道時還提到自己的女同志身份。」牧師分享自己經歷過的掙扎,又介紹同志教友與Pearl討論,還送她一本書教導讀《聖經》的方法。「這間教會不只接納性小眾,還歡迎少數族裔、無家者、拾荒者和殘疾人士等,他們為社會的邊緣人服務。」

|神學中的酷兒|

回港後,Pearl被轉介會見主任牧師。「牧師坦承未曾接觸過同志基督徒,並不懂得如何處理,他最後只是叫我停止侍奉工作。」這樣做等於請Pearl離開教會。她忽然興起一個念頭:不如報讀神學,從另一途徑了解基督教。她報讀了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第一次接觸到這樣的說法,原來《聖經》是有作者、有編輯,原來當時的社會、政治、文化和傳統,都會影響《聖經》記載的內容。」Pearl形容這是一種正面的衝擊,原來神學可以不停演變,以至今天發展出一套講性別與性小眾的「酷兒神學」。她說,每一次演變,可能都在挑戰固有權力,但同時亦有更大機會,幫助到社會上更多邊緣人。

入讀神學院期間,Pearl並沒有出櫃,因為學院內都有保守派。一行十人成立「性神學社」當晚,在社交網站引起神學院同學一片罵聲。「其實我們只是想讓大家知道有這樣一羣人,與大家一起生活讀書。假如有其他同學有掙扎,我們會與你同行。我們要為自己發聲,讓更多人了解我們,才有機會消除二元對立。」在Pearl心目中,酷兒與基督徒的身份並非對立。基督徒應該效法基督的言行,成為他的門徒,並不是一個信教的身份。「我們經歷過許多歧視和反對後,仍然沒有放棄信仰,是因為我們相信基督教本身就是相信包容、尊重平等、擁抱多元。人的身份是流動的,基督徒只是我其中一個身份。要真正了解一個人,我會選擇聆聽他的經歷,了解他的不同身份,接納彼此的差異。」她認為,耶穌能夠吸引到世界上千萬個追隨者,是因為祂的愛無分彼此。身份,不過是人類創造的一個詞語。愛,本來就是無分性別,無分宗教,無分身份。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